新華網 正文
現代教育應該保護孩子的“詩心”
2017-12-06 08:39:1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有本事衝我來,別在家長會上嚇唬我爸!”這兩天,你的朋友圈有沒有被一組來自孩子的詩刷屏?這組富有童意童真童趣的詩,給人帶來了“詩和遠方”。很多人看完之後大發感慨:如果不抓緊時間充實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寫作水準可能連小學生都不如了!

  看了這組來自小孩子的詩,確實很有驚艷的感覺。比如一個七歲小朋友寫的:“燈把黑夜/燙了一個洞。”這個“燙”字用得多好,不禁讓人想到王安石寫“春風又綠江南岸”推敲“綠”字的故事。一個八歲的小朋友寫道:“春天來了/我去小溪邊砸冰/把春天砸得頭破血流/直淌眼淚/到了花開的時候/它就把那些事兒忘了/真正原諒了我。”雖然還很稚嫩,但又多麼富有哲理。

  不知道這組詩有沒有經過成年人的加工,但就生活經驗分析,現在的小孩子是能夠寫出這樣的詩的。記得有一年中秋過後,我家剛上幼兒園的孩子看著天上的彎月説:中秋的時候,月餅吃多了,月亮長胖了;月餅吃多了,現在生病了,月亮變瘦了。看到“月有圓缺”,聯想到健康生病,這種邏輯也只有發生在孩子身上了。

  從藝術性上講,這組來自孩子的詩可能還有所欠缺。這也很正常。這些孩子年紀尚小,大多剛上小學,有的還在上幼兒園,他們連基本的字還沒有認識,沒有基本的文化積淀,更不要説經過專門的詩歌訓練。但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的詩有著一種簡單、直接而動人的力量。其實,詩歌出現之始,本就是記錄人們最直接的觀察與思考。而這組來自孩子的詩,正由于他們最直接的觀察與思考,這才有了打動人心的力量。

  很難説這些孩子長大之後還有多少人保留寫詩的習慣,更難説會有幾個人成為詩人。蕓蕓眾生,自是不可能人人都成為詩人,也沒有必要人人都成為詩人。但是,不能成為詩人,卻應該擁有詩一樣的心靈。詩人荷爾德林有一句詩:“人,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之上”,因為哲學家海德格爾的借用並賦予其哲學內涵而廣為人知。能不能實現“詩意地棲居”,外部環境是重要的,更重要的還是在于能不能擁有一顆“詩心”。

  面對這組孩子的詩,有人感喟:我們當初不知怎麼過來的。其實,在每個人成長的路上,都曾經有過“詩心”,只是走著走著,後來走丟了。所以高曉松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才會引起那麼多的共鳴。這也正是我們想問的,現在這群引起驚艷的孩子,再過十年二十年後,還會有多少人保持“詩心”?如果他們興趣來了再寫一首詩,還會像現在這樣有著觸及人心的美嗎?

  這裏不是向現代教育叫板。教育有其自身規律,經過這麼多年的探索,也形成了一些共識,不應該受到過多置喙。包括現行的語文教育,依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與必要性。這裏更多是在提醒,在規范化教學的同時,依然應該給孩子提供一個自由生長的天空,不要輕易過早地給他們套上枷鎖,讓他們能以“赤子之心”面對世界?想到以分數為代表的教育體制對孩子心靈的壓抑,想到現行詩歌面臨的種種爭議,讓人感到一絲沉重。

  不奢望所有人都成為詩人,但所有人都應該留有一顆“詩心”。當然,能不能存有一顆“詩心”也有社會的問題,有時社會的堅硬與復雜讓人們不再心靈柔軟。但不管如何,現代教育應該保護孩子的“詩心”。在欣賞完這組來自孩子的詩並且大發感慨後,這或許才是最值得我們思考的。或許我們應該向孩子學習寫詩,不是學習技巧,而是學習“詩心”。(毛建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新華網評:那麼可愛的孩子,他們怎麼忍心傷害?!
    那些傷害孩子的幼師,他們看不到孩子的可愛,因為他們對孩子沒有産生真正的愛。如果我們不能嚴格控制幼師的準入門檻,不能大力提升幼師的素質,不能盡快完善對幼師的管理,不能以強有力的執法示范“以儆效尤”,就很難保證不會再有孩子受到傷害。
    2017-11-23 20:38:30
  • [及時點]如何不讓孩子上幼兒園陷入“兩難境地”?
    我們不僅要加大托幼機構的建設力度,也要調整政策,設立更符合實際的辦園要求。
    2017-11-21 15:03:59
  • 快樂成長才是孩子起跑線上的助力器
    成績和分數固然重要,但父母的陪伴與理解,讓孩子在合適的年齡做合適的事,保持對世界的熱愛和好奇心,在主動探索新事物中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所在,這些或許更為重要。
    2017-11-09 08:49:4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063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