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禁放煙花爆竹順應了民意之變
2017-12-05 08:40:5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好的年俗當然要與時俱進,要契合這個時代民眾的環保訴求、安全訴求。如果依然拿一成不變的傳統來硬套當下的生活,未免捍格不入。

  12月1日,北京市人大常委會通過關于修改《北京市煙花爆竹安全管理規定》的決定,將北京五環路以內區域(含五環路)由“限制燃放區域”調整為“禁止燃放區域”。五環以外,各區也將劃定禁止或限制燃放煙花爆竹的區域。

  相信一些人會有悵然若失、空落落的感覺,有些不舍與焦慮:一點炮仗的聲息也無,我們過的還是不是那個傳統中國年?熱鬧在哪裏?喜氣又靠什麼傳遞?“姑娘要花,小子要炮”的老北京民謠是不是也要改一改?

  這些想法並非不可理解。但應該看到,任何公共政策的變化背後,除了城市管理者的治理思路之外,也有著廣泛而深刻的民意基礎。在當下的城市,對于煙花爆竹的取舍,早已超出了“年味兒”的考量范疇,而上升為城市治理精細化的問題。依然拘執于傳統的年味兒,聽任炮聲震天響、煙花滿天飛,不再適應現下高密度城市生活的現實需要。

  北京已經擁有2000多萬人口,這些人大多數居住在密匝匝的高層樓宇之中,一年一度的集中燃放,很難説給人帶來歡樂更多還是麻煩更多,或者説,一部分燃放者的歡樂沒準兒就是他人的磨難。而這筆賬終究是要算進整個社會的運作成本,成為這個社會無法回避的沉重負擔。這些年來,盡管炮仗的銷售量、燃放量逐年下降,但火情仍達到年均160件、傷人達到年均389人。而任何疏于防范的恣意燃放,都有可能産生災難性後果,比如2009年央視新址大火。

  因燃放煙花爆竹引發的社會傷痛,在長時間刺激公眾的情緒,甚至産生連鎖反應。這一切均是因為當下城市生活的形態、方式與以往不可同日而語,城市治理必須因勢而變。這也是北京在持續12年“限放”之後,不得已啟動“禁放”的深層原因所在。與公共安全、社會秩序等價值比起來,“年味兒”只能讓位。

  何況,“年味兒”並不必然意味著漫天的硫磺味兒。硫磺的味道如何,公眾自有切身體感。而從環保部門對春節期間空氣品質的監測結果看,近5年,除夕、初一、正月十五燃放煙花量大的3天PM2.5平均濃度高于春節期間,春節期間又高于全年。每年集中燃放的那幾天,炮仗的煙火相當于一種新的霾源,或許不無喜慶,但終歸是會遮蔽藍天、堰塞呼吸的霾。

  即便從老百姓的層面看,這些年來,從民意調查看,燃放意願也在逐年下降。2017年春節前,北京市社情民意調查中心的調查結果顯示,82.9%的被訪市民表示不打算在京燃放煙花爆竹,較2016年上升6.4%。在被訪市民中,36.5%表示“沒有燃放意願”,56.7%希望進一步“禁放”。可見,政府適時修改相關規定,進一步嚴格燃放,本身也是對社情民意的積極回應。

  一個歡樂的中國年,並不應該只有“熱”和“鬧”,也不必然指向霹靂般的煙花爆竹。好的年俗當然要與時俱進,要契合這個時代民眾的環保訴求、安全訴求。如果依然拿一成不變的傳統來硬套當下的生活,未免捍格不入。這也意味著,有必要發掘、養成新的年俗,以接續傳統、傳承文化、熨帖人心。

  至于新的年俗在哪裏?這個不忙定論,也需要時光的積淀。至少在目前而言,能夠享有更多的藍天,聽聽呼嘯的風,在溫暖的冬日陽光裏走一走,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胡印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 煙花爆竹還是少放些好
    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了燃放煙花爆竹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對春節期間這一傳統習俗的態度在發生變化。煙花爆竹並非過節的“必需品”,更不能成為炫富的“展示品”。
    2017-02-11 09:09:29
  • 珍惜燃放煙花爆竹減少的成果
    燃放煙花爆竹明顯減少,值得大大點個讚。其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公眾越來越不接受一個糟糕的空氣環境,越來越願意為空氣治理付出努力,甚至作出“犧牲”。于治霾而言,這是助力,也是一種壓力。希望有關方面珍惜燃放煙花爆竹減少的成果,公眾已經付出了努力,如果還不能治好霾,那則何以面對公眾。
    2017-02-06 08:32:35
  • 治“春節霧霾”,禁放煙花爆竹當靈活施策
    誠然,這樣的習俗與現代生活有諸多衝突。但對于燃放煙花爆竹,也不能簡單地一禁了之,要能綜合考量,比如民間習俗、空氣品質等。
    2017-01-17 08:05:03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2058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