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校教師不妨學學“杭電徐阿姨”
2017-12-05 07:43:5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每年中國高校裏的教師節“門庭冷落鞍馬稀”的時候,我們總會懷想起“重構師生關係”的話題。

  凜冬已至的杭州城,據説最近因一個宿管阿姨的故事而蕩漾著盈盈暖意: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學生公寓27號樓的宿管員徐根娣,有一個“過人的本領”——她認識這幢樓裏所有的學生,能叫出全部691名學生的名字,並報出宿舍號、學院、班級和籍貫,甚至連他們有什麼興趣愛好,外賣喜歡點什麼,女朋友是誰都知道。因為跟孩子們的關係特別“鐵”,年滿55周歲的徐阿姨要退休了,800多學生在社交網站留言希望學校把她留下來。

  高校宿管江湖正能量的傳説有很多,但能如“杭電徐阿姨”般在學生中如此“自帶流量”,還真是不太多。我有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在我們身邊的高校裏,假設要走的不是徐阿姨,而是朝夕相伴的輔導員、班主任,或科任老師,還會有數百人自發跟校方“請留”當事人嗎?

  這個問題或許有些尖刻,不過,一個直觀感受大概已成共識——這幾年,在公共輿論場,除了熱火朝天討論過佔全國高校教師的69.83%“青椒”(高校青年教師)的命運,大概很多年都沒有看到哪個高校的師生關係能溫暖如春了。“大學老師基本上是上完課就走人”、“畢業了,專業老師都不認識我”……這大概是高校學生對老師最標簽化的印象。這兩年,主流媒體對中國高校師生關係的探討基本以“無解”來總結陳詞。是的,在知乎等平臺上,討論好教師的話題越發稀薄;更多的,是關注或吐槽學習技能和狀態之“術”,而非師生關係之“道”。

  古人雲,“君子不器”。當高校在“術”之考評上對教師施壓太重,大概就沒有人去關注師生生態建設之情感與價值的關係。當下高校師生關係異化,大概有三重肇因:第一,通識教育中的形式考評太多,而情感教育領域又鮮有關注。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不認識學生那又怎樣?比如杭電徐阿姨——每個學期,學校公寓管理中心都要對宿管阿姨進行“認人技能考核”。考試的內容就是看本棟樓的學生照片,然後寫出他的名字、宿舍號,如果能寫出籍貫,那就加分。“徐阿姨每次都能拿第一名,而且是滿分。”問題是,我們的高校,什麼時候讓老師主動“認人”過呢?一句話,道德自覺解決不了的事情,唯有仰仗制度他律。

  第二,在市場化的熏染中,高校師生關係散發出濃鬱的“消費型”意味。客觀地説,擴招政策之下,不少高校自己主動異化了角色定位,將“傳道授業解惑”之公共責任待價而沽,自動忽略了教育的基礎性與公益性。結果,你自然不能指望消費者逢年過節想著跟“商家”去表情達意。而杭電宿管徐阿姨則説,“我把他們當自己的孩子,哪有當媽的記不住自己孩子的名字的。”關係定位擺正了,這才有了孩子們對徐阿姨的投桃報李。此外,捎帶著可以提下的是,不少高校對青年教師的甄選往往重智商(學歷)而輕情商,若是一群“孤僻的學霸”執教課堂,師生關係想融洽也怕是不太容易。

  宿管工作是數百號人的工作,也許難度係數並不亞于數十人的課堂。杭電徐阿姨能把這事做得上下皆滿意,實在是一門大學問、一種大作為。忽然想起當年轟動全國的“張磊捐耶魯”的故事——耶魯2002屆畢業生張磊于2010年向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捐贈888萬美元。張磊説,耶魯管理學院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在這裏學到了很多東西,不僅僅是金融或企業家精神,還有給予的精神。

  學問能改變一個人的履歷,精神才能改變一個學生的修為——于此,我們時有切膚之感。當下而言,如果我們的高校及教師能從“杭電徐阿姨”身上學到些什麼,中國高校師生關係的重構之路也許會穩妥很多吧。(鄧海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05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