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面對“教科書式耍賴” 法律也無可奈何?
2017-11-28 09:10:2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評價治理“老賴”的成效,不是看黃某這樣的極端情況,而是看整體的效果。但推動對“老賴”的治理,需要從黃某這類極端案例中尋找動力。

  遭遇交通肇事兩年後,一直沒拿到賠償,受害者的兒子無奈之下,以“教科書式耍賴”為題,在網上曝光了女司機黃淑芬的行為。兩天後,河北唐山中院決定對黃淑芬拘留15日。媒體獲得的拘留決定書顯示,唐山中院稱,他們在執行趙香斌申請黃淑芬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中查明,被執行人黃淑芬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依據民訴法規定,決定對黃淑芬拘留15日。(澎湃新聞11月27日)

  耍賴不可怕,可怕的是還理直氣壯。一邊是被一場交通肇事拖垮的家庭和亟待救治的受害者,一邊卻是交通肇事者對責任的不管不問,甚至大言不慚地叫出“我就是人品有問題,你在這説有啥用”等跋扈之語。于這樣的案例面前,復雜、多元的輿論場,也罕見地“統一”起來,形成對“人品有問題者”的一邊倒批評。這是世道人心的基本面,也是一個有著正常是非觀的社會的正常反應。

  只是,這樣的案例,談人品、道德、世道人心是必要的,可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有網友追問“生而為人怎麼能壞到這種程度”,其實更該追問的是,法律真的拿這樣耍橫的人沒辦法?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輿論曝光後,法院就以黃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對其實施15日拘留。由此也説明,黃某的錯誤從其決心做“老賴”的那一刻起,其實已經上升到法律問題,而不再是簡單的“人品”問題。那麼,在受害者家屬迫于無奈不得不選擇輿論曝光來維權前,司法部門對黃某的一係列絕不執行法律義務的行為,是否做到了充分而及時的幹預?正常司法程式的啟動,為何要等到輿論倒逼?

  雖説司法執行難目前仍是一個有著普遍性的問題,可即便在現有的法律條件下,黃某“教科書式耍賴”也很難説完全是鑽法律的空子。如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限制高消費令”規定,“老賴”不得乘坐飛機,不得購置汽車,不得出外旅遊、度假及為家庭成員支出大額費用,不得出國出境——這些理應被限制的行為,卻在黃某聲稱自己沒錢時“照做不誤”。不難設想,假如“限制高消費令”能夠落到實處,至少黃某的耍賴不會顯得如此輕松。即便黃某此前還未被認定為“老賴”,但針對這種具體情況,“限高令”的介入就該提前,以充分壓縮“老賴”生存的空間。

  此外,案件審理過程中,包括黃某“離婚”“讚助女兒買房”等在內的一係列涉及財産的操作,是否構成了惡意轉移財産,司法部門也有主動調查的必要。就這些細節來看,黃某的做派或不只是讓人見識到了人品的“壞”可能抵達的程度,更照見了當前一些法律執行和制度上的漏洞。

  像黃某這般把老賴做得如此理直氣壯、心安理得的或許只是極端個案,可林林總總的執行難現象卻不少見。在這一大背景下再來看黃某的表現,除了譴責敗壞的人品,更應將之視為對治理“老賴”敲響的警鐘。一方面,無論“老賴”的具體表現方式如何,是“低調”還是跋扈如黃某,所有“老賴”都只有程度之別,而無本質之差,在治理層面都應該予以同等的重視;另一方面,評價治理“老賴”的成效,不是看黃某這樣的極端情況,而是看整體的效果。但推動對“老賴”的治理,需要從黃某這類極端案例中尋找動力。

  法律是公民維權最後的手段與依靠。雖説法律不是萬能的,但對“教科書式耍賴”,法律若無可奈何,只能説社會的正義、公平維護機制仍顯得過于薄弱,給予了耍橫者不該有的社會空間。黃某的表現或不具廣泛的代表性,可越是在這樣的非典型遭遇中,越能讓人清晰地看到,類似的人品坍塌和司法執行不力發生在任何一個受害人身上,都意味著個人的災難和正義的失效,法律不應該拿這種超出社會應有寬容限度的行為沒辦法。當然,仍有必要提醒的是,這裏講的對于黃某的懲罰,應該克制在司法范疇之內,輿論譴責和呼吁懲罰屬正常,但必要的度還是需要的。(朱昌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英國哈裏王子宣布訂婚
英國哈裏王子宣布訂婚
一路芬芳
一路芬芳
足協杯:上海申花奪冠
足協杯:上海申花奪冠
青海雜多救助受傷野生雪豹
青海雜多救助受傷野生雪豹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2020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