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合力共建失智老人友好社會
2017-11-24 12:18:31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首屆北京失智老人照護服務與管理論文大賽暨論壇日前在北京舉行。據悉,對失智老人的照護人員存在巨大缺口,全國有近千萬的失智老人,與之相對應的,只有60萬左右的養老護理人員,其中持證上崗的不足10萬。

  生命從無到有,從旺盛到衰敗,走過一輪。人類也一樣,從幼年、壯年到老年,也是一輪,“老小孩”一詞就頗有往復的意味。尤當老人患上失智症,更像一個混沌未開的小小孩,給家人、社會帶來諸多焦慮與負擔。統計顯示,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失智症已成為繼心臟病、癌症、中風後,威脅老人健康的“第四大殺手”。

  失智老人何處去?據北京中醫藥大學發布的《失智老人照護現狀的調研報告》顯示,和子女居住的失智老人佔42%,獨居的失智老人佔41%,在養老機構居住的失智老人只佔1%。可見,居家仍是失智老人最主要養老方式,其他途徑微不足道。另有材料表明,失智老人病程可達5到10年,甚至長達10到20年,給家庭帶來的負擔可想而知。

  世界衛生組織曾指出,“當一個家庭成員被診斷患有失智症後,其照護服務提供者很容易成為第二個病人。”這種説法也許有些絕對,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道出失智老人居家養老之困境。要是失智老人配偶健在且健康,能夠貼身照顧其日常起居那還好點,若全靠子女照顧,想照料周全可就難多了。因為,子女身兼多個社會角色,精力、時間有限,“久病床前無孝子”往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比起心智正常的老人,失智老人的護理難度更大、成本更高,民辦養老機構視之為“燙手山芋”。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是心智正常的老人,一層樓一名護工就可以勝任,對于失智老人,兩三名護工也未必能夠忙得過來。每增加一名護工,每月就要多支出幾千元工資,養老機構自然不樂意。以前,某地發生過一名失智老人被護工綁在椅子上的事,如此對待老人顯然超出公眾認知范圍。對此,止于道義譴責是不夠的,還得想辦法解決才是。

  破解失智老人照顧困境,無非集中在人力、財力、物力上。先説財力,要是能夠獲得外部經濟支援,讓其家庭有能力外聘護理人員幫忙,從而減輕親屬照顧壓力,或讓接收失智老人的養老機構獲得一定的補貼,幫助機構增加服務力量、改善服務品質,不失為一種積極的思路。如廣州市正在試點推行長期護理險,整體報銷比例為65.6%,最高單月報銷超過3600元。要是失智老人也能享受到長期護理險,可助護理一臂之力。

  在許多較早進入老齡化的國家,通常有配備醫護人員的專門養老機構。在我國,這樣的機構還比較少,且不説專門接收失智症患者的機構,連有接收能力的康復醫院、養老院也不多。隨著老齡化不斷深入,失智老人群體日益龐大,失智老人療養問題也要盡早提上議事日程。政府建專門養老機構兜底不太現實,依靠市場運作會逼退實際需求,可以通過政策、財稅工具,推動失智老人療養事業發展。譬如,將失智症納入“門診特種病”報銷范疇,讓醫保分擔部分責任;在土地、稅收、財政上傾斜,撬動社會資本進入這一領域;在醫學院校或職校設立護理專業,培養失智老人治療、看護的專業人才;創造條件,激活慈善、養老等各類社會組織參與進來……

  失智老人是一個社會問題,單靠醫生、家屬無法應對,必須你我伸出援手,合力共建失智老人友好社會,讓每一位失智老人都得到善待。(練洪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木星藍色風暴 宛如油畫般壯美
木星藍色風暴 宛如油畫般壯美
紐約感恩節大遊行加強安保
紐約感恩節大遊行加強安保
浙江大學開設舞龍舞獅課
浙江大學開設舞龍舞獅課
西湖落葉 堪比油畫
西湖落葉 堪比油畫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00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