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朋友圈推送“老賴”廣告,有“擾民”之嫌
2017-11-13 08:15:4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法院“曬老賴”是一種權力,但是其他公民沒有被強制收聽、觀看的義務。

  11月9日,河南省三門峽市陜州區法院利用微信朋友圈可以投放廣告的功能,將首批19名“老賴”的資訊,推送到三門峽市轄區十萬名市民的微信朋友圈內。這種曝光“老賴”的方式,引發了不小的爭議。有人認為,朋友圈推送,屬于“精準曝光”,讓曝光更具威懾力。

  我不太認同這種説法。法官執行公務、“曬老賴”,不應引發“擾民問題”,不應該通過朋友圈推送廣告的方式,將無關的公民卷入事件當中。

  “曬老賴”的本質是一種司法強制,達到履行判決目的就可以了,而不是一種主動“懲罰權”,不應主動追求降低當事人社會評價的目的,用廣而告之的方式把當事人“搞臭”,這不是法院的職責。

  針對積弊已久的“老賴”問題,2013年《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的若幹規定》,明確法院將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通過報紙、廣播、電視、網絡、法院公告欄等其他方式予以公布”。包括之前,上海多家著名商場的LED大螢幕上滾動曬“老賴”資訊;今年,浙江三門縣法院等推出“老賴”的“失信彩鈴”,都還可以被認為是通過“其他方式予以公布”。

  但是通過朋友圈廣告“曬老賴”,則涉及另一個問題。眾所周知,微信朋友圈的“界面”很窄,如果是微信廣告被推送,你只要看朋友圈就是繞不開的。公眾對于司法工作,應該有不被打擾的權利。

  法院“曬老賴”是一種權力,但是其他公民沒有被強制收聽、觀看的義務。把老賴資訊曬在公告欄、曬到電視上,是一回事;但如果把老賴照片強制杵到公民眼前,你不看都不行,恐怕就是另一回事。這麼廣譜地“嵌入”無關公民的正常生活,或許的確有助于提升執行效果,但卻以廣大公眾的自由權被入侵為代價,得不償失。

  手機端的私人化資訊發布和推送,是人類傳播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現象,它既有互聯網本身的公眾性,又有著極端的私人性。其法律地位算不算“公眾場所”有不少的爭議。但是,至少微信朋友圈有著明顯的私人性質,哪怕作為一種“消極權利”也應該得到司法機關的重視。□沈彬(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曝光再升級,讓老賴無處逃
    搭建失信被執行人平臺其實就是要給群眾營造一種安全感,群眾能夠時時處處查詢、知曉身邊的失信者,就能很好地保護自身利益。
    2017-10-12 09:20:12
  • 標注老賴電話是個不錯的創意
    標注老賴電話,讓撥打和接聽電話的每人平均知道其是老賴,無異于讓這些失信人在熟人面前出醜,讓其感受到來自熟人社會的壓力,進而及早履行義務。
    2017-08-29 09:02:04
  • 用大數據追蹤“老賴”是一劑良藥
    建立並完善熟練運用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的智慧司法環境,能夠促使誠實守信、敬畏法律成為每一個社會成員的自覺行為。
    2017-07-28 08:46:14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上海:快遞業迎“雙十一”
上海:快遞業迎“雙十一”
老樓房有了新電梯
老樓房有了新電梯
杉林水韻
杉林水韻
英高官因“密會”以色列官員辭職
英高官因“密會”以色列官員辭職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944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