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拾金不昧需要什麼樣的社會共識?
2017-10-31 08:47:2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邊認可“司機主動歸還乘客遺失物值得稱讚”,一邊又認為“(司機)要錢的行為實在不可取”,這是陜西西安市灞橋區孟先生面對自己所乘坐的計程車司機拾金不昧時遭遇的困惑,也是拋給社會的一道道德選擇題。報載,因為不滿計程車司機索要200元誤工費等費用,孟先生最終選擇向行政主管部門投訴司機,此事一經媒體報道,在網絡上引發了不小爭議。

  相對于拾金不昧,人們對拾金而昧似乎更容易達成共識。這不僅因為我國自古以來就有“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雲”等倡導和主張,更因早在上世紀80年代頒布實施的《民法通則》就明確規定,“拾得遺失物、漂流物或者失散的飼養動物,應當歸還失主”,由此實現了“傳統美德”與現代法律的對接。然而,囿于“傳統美德”中對“道”與“義”的要求,拾金不昧者應不應該索取一定的補償,反倒陷入了爭議。部分人擔心,倘若拾金不昧的行為總是要對應著一定的錢財“回報”,不僅有用物質利益標注道德價碼的嫌疑,還可能誘導一些人將“回報”作為踐行“傳統美德”的前提,陷入功利主義。孟先生的“不爽”或許就基于此。還有另一種可能是,孟先生基于自身的行動邏輯,認為如果換作自己是司機,會不講代價歸還失主,遂以此要求計程車司機。

  很多問題一旦涉及道義、道德就容易變得復雜。一度在國內網絡上非常火的哈佛大學知名教授邁克爾·桑德爾討論社會正義的公開課中就由一個例子切入進行了一連串追問:有軌電車剎車失靈,司機是應該選擇衝向有1個人的岔道,還是有5個人的岔道?作為醫生,要不要為了救5個病人而殺掉1個來體檢的人,或者什麼也不做,看著5個病人死去?在桑德爾看來,除了實用主義者的利益最大化取向和自由主義者強調選擇的自由,增進社會正義的最佳選項是“正當獲取利益”,即在尊重每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的同時,關注並促進社會正義和公眾德性。就此而言,計程車司機的做法和孟先生的主張,歸結起來實際就是,哪一種選擇在滿足各自利益的同時,更能增進公眾德性?

  回溯到傳統社會倫理主張中,雖然有“窮秀才何岳兩次還金”這樣的故事,但同樣不能忽視的也有《呂氏春秋》中“子貢贖人”這樣的討論。在後者,孔子之所以認為子路救了落水者後欣然收下感謝者的一頭牛,優于子貢贖回國人卻拒絕國家補償,“觀化遠也”,無外乎子路的做法更符合社會多數的人情和心理預期,從而更可能帶動大家促進公眾德性。作為個人選擇,子貢的做法當然值得褒獎,但倘若以此作為社會公德的尺規,就可能催生“逆向選擇”,就如同很多網友替司機千方百計尋找失主感到不值,認為“下次撿到直接扔河裏吧”。順便説一句,從法律上講,“撿到(財物)扔河裏”這種隨意性處置也要承擔一定後果。

  由此而引發的問題是:拾金不昧者的利益主張,如何才更符合桑德爾教授的“正當獲取利益”原則?據説有的國家有拾金不昧者可以索取涉及價值5%-20%補償的不成文規定,而我國法律上其實也早有相應要求,即前述《民法通則》那條規定的後半句:“因此而支出的費用由失主償還。”據稱,計程車司機為了説服後面乘客,“給了對方50元錢才把包拿回來”,且為此還去交警隊搜尋失主聯繫方式。倘若孟先生認為這些不值200元,更應該向法官求助,而不是去主管部門投訴。照他説,自己投訴是認為“對方應當把包上交車隊處理”,因此對計程車司機而言,或許這次的投訴就權當買了“教訓”,至于“上交”對當事人來説是不是總能實現效率最大化,就只能見仁見智了。■子 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貴州丹寨:吃新節 展盛裝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88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