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垃圾“按量付費”彰顯公平原則
2017-10-30 09:19:1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日前,《廣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草案)》提請廣州市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進行二次審議。與一審稿相比,二審稿進一步明確了垃圾分類的個人責任,提出按照“多産生多付費”等多項原則進行收費,同時細化了引導與鼓勵的措施,生活垃圾減量分類做得好或有助于積分入戶、獲得物質獎勵等。

  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隨著經濟社會的飛速發展,生産生活中勢必産生大量垃圾。據世界銀行的報告顯示,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固體垃圾産出國,産出垃圾佔東亞垃圾産出量的70%。城市垃圾存量急劇上升,如何對其進行有效、無害處理是當前城市綠色發展面臨的重要難題。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幹意見》著重強調要從源頭上減少垃圾産生,大力解決“垃圾圍城”問題,並提出到2020年,力爭將垃圾回收利用率提高到35%以上。源頭治理的一大關鍵就在于激發群眾的熱情。無疑,廣州上述草案提出的“誰産生誰付費、多産生多付費,混合垃圾多付費、分類垃圾少付費”的“按量付費”辦法,具有“四兩撥千斤”的積極意義,彰顯了公平原則,值得予以肯定和推廣。

  未來學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曾如此預言:“繼農業革命、工業革命、電腦革命之後,影響人類生存發展的又一次浪潮,將是世紀之交時要出現的垃圾革命。”世紀之交,北京、上海等8個城市成為全國第一批垃圾分類處理試點城市,17年過去了,大多數試點結果卻難如人意。總體而言,垃圾分類有倡議、缺標準,有試點、少管理,進展遲緩。究其原因,缺乏激勵機制是關鍵因素。

  都説垃圾只是放錯了地方的資源,但難就難在將其順利歸位。

  實行垃圾“按量付費”,打破了以往傾倒垃圾的“大鍋飯”做法,誰倒垃圾多誰付出的成本就多,將促使一些人手變得勤一些,先對垃圾進行挑選,挑出有用的,倒掉無用的,控制垃圾無限加大。這不僅減少了環境污染,而且可以減少家庭垃圾費支出,節省大量的資源,可謂是多贏之舉。

  其實,垃圾“按量付費”並非廣州獨創。據韓國環境部統計:韓國1980年開始垃圾産量急劇增加,2005年韓國食物垃圾達550萬噸,每人平均年排放量為187.2公斤,2009年每人平均排放量為390公斤。為了緩解“垃圾圍城”的危機,韓國政府在1986年出臺了《廢棄物管理法》,並于2012年對該法做出了“按量付費”的調整。

  韓國在生活垃圾管理方面採用“按量付費”的方法最早始于1994年,當年在韓國的31個縣和行政區進行試點,1995年迅速在全國范圍內普及。如今,韓國對食物垃圾進行收費主要採用三種方式,第一是射頻識別卡RFID,居民用卡打開特制垃圾桶,將垃圾扔進去。係統會自動稱重,然後記錄在用戶的賬戶裏。用戶需要每月繳費。第二是付費的垃圾袋,特制垃圾袋按容量定價。第三是條碼管理係統。居民可以直接將食品垃圾扔到垃圾桶裏,並購買垃圾桶上的條碼貼紙。

  此外,美國、英國、德國、日本等國的部分城市也都採用垃圾計量收費制,具體做法是按容器收費、按品質收費、按垃圾袋(券)收費等。發達國家的經驗表明,垃圾分類做得越細,垃圾的回收利用率就越高,處置成本越低。

  當前,我國的垃圾分類仍然是個短板,實現“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的“推進生産和生活係統迴圈連結”“健全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網絡,加強生活垃圾分類回收與再生資源回收的銜接”,亟待多方聯動,形成合力。

  究竟哪一種做法更適合我國國情,廣州垃圾“按量付費”已經先行一步,希望各地區各部門能抓住機遇,勇于創新,摸索出適合我國國情、成本可控、成果可見的垃圾分類模式,讓垃圾分類成為改善生態環境的惠民之舉,為經濟轉型發展助力。(盛人雲)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中國國際時裝周拉開帷幕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高原戈壁中的“巡天者”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1874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