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紛爭第一高樓,這真的有意義嗎
2017-09-29 08:55:54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6日,成都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網站發布公告稱,將于10月19日公開拍賣一塊面積達299畝的商住用地。根據出讓條件,地塊臨福州路一側的建築結構高度擬定為677米,這一高度將讓項目成為“中國第一高樓”以及“世界第二高樓”。同時,這高度也把剛剛將“中國第一高樓”美名揣在懷裏還沒捂熱、結構高度達636米的武漢綠地中心甩在身後。

  這幾年,有些地方政府是卯足勁在爭神州“第一高樓”的帽子。2014年,蘇州動工建設結構高度達598米的中南中心,連上塔冠最高點可達729米。不幸的是,後來曾傳出因資金鏈等問題而停工的事。2015年9月,天津結構高度達596.5米的高銀117大廈封頂,成為當時僅次于迪拜哈利法塔的世界結構第二高樓、中國在建結構第一高樓,把結構高度為580米的上海中心大廈踩在腳下。但同樣不幸的是,天津的桂冠很快又擊鼓傳花到了武漢綠地中心手裏。當然,還是世界第二,比不上迪拜塔。

  于是,好事的網友們替一些城市的主政者“憤憤不平”了:既然如此好“高”,那幹嘛要屈居世界第二?為何不幹幹脆脆造一座超越迪拜塔的大樓,成為世界第一高樓呢?從網友們充滿諷刺的段子裏,我們看到了他們心中蘊藏的不滿。

  為什麼不滿?倒不完全在于造高樓本身。如果有需要,有資本投資,不影響城市規劃,造多高並不是什麼事。關鍵就在于,這種純粹為了比別的城市的高樓再高一截而盲目追求數字上的“第一”“第二”,這才是一種無聊的遊戲。有的高樓為了追求(區域)“第一”,在建設過程中層層加碼,甚至變著花樣增加高度,這已經嚴重偏離了建築本身的用途。還有的高樓,就因地方官員一句話就改變規劃、隨意增加高度。

  這種不管規劃設計,不看成本核算的做法,很容易導致資金鏈斷裂。當年史玉柱準備在珠海建的巨人大廈,就遭遇過類似情形,導致公司破産,大樓爛尾。

  還有,城市裏造高樓往往是源于土地稀缺,以及追求更高的容積率,或者幹脆説就是為了追求更高效益。但在城市裏,容積率越高未必就越好,過高的容積率可能導致大樓的居住密度越大,舒適感越差,空置率也可能隨之上升。試想,在那麼高的樓層上辦公或居住,方便嗎?事實上,連迪拜塔的不少樓層都是閒置著的,這説明超高樓的市場需求其實有限。這也是為什麼,國外固然也有高樓大廈,但並沒有像這樣單純地去追求建築的絕對高度。

  此外,超高層建築還有消防安全、維護管理等多方面問題。高層建築的消防問題,一向公認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國內城市建那麼多超高樓,可是超高樓消防滅火短板始終沒補上,一旦發生火災後果不堪設想!運營的成本更是高得驚人,一趟電梯從底樓運作到200多層的樓頂,要耗費多少電?有人戲稱:在超高樓裏,連撒泡尿衝一次馬桶的成本,都得幾十塊人民幣。如果不是必要,為何要一味追求這種不經濟的建築模式呢?

  總之,可以造高樓,但不能不顧實際需求地一味追求”第一高樓”,更不能受政績的蠱惑而加入這場毫無意義的比高低遊戲。(項向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 新華時評:“兒住高樓母在矮屋”值得反思
    記者最近在內蒙古農村採訪發現,一些子女的住房寬敞明亮,甚至是小樓豪宅,而父母卻蝸居在低矮破舊的老屋裏。
    2017-05-16 11:03:10
  • 寧可少建高樓也要不淹不澇
    拿出決心、勇氣、智慧和辦法,即使不能在短時間實現不淹不澇,也終歸能夠減少損失,而且會不斷逼近目標 希望城市管理者不欠新債、多還舊債,聽取民意民願,真正解決“到城市來看海”問題。
    2014-05-13 16:51:21
  • “世界第一高樓”莫用質疑奠基
    聽 聽 聽 聽遠大集團高838米、比迪拜“哈利法塔”還要高10米的“天空城市”從宣布奠基起就墮入了迷霧中。“世界第一高樓”再好,也不能用質疑奠基。
    2013-07-27 17:33:32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天安門廣場“花果籃”流光溢彩
天安門廣場“花果籃”流光溢彩
走進埃及黑白沙漠
走進埃及黑白沙漠
特戰精英泉州“爭霸”
特戰精英泉州“爭霸”
故宮北城墻對公眾開放 能俯瞰整個紫禁城
故宮北城墻對公眾開放 能俯瞰整個紫禁城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742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