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學術研究專業評判不能讓位于“注意力”
2017-09-20 08:27:0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一所研究性大學將點擊量設定為衡量學術成果價值的標準時,它已經失去了對知識的起碼尊重。

  近日,某大學在新出臺的學術成果認定標準中,將老師在網絡媒體上發表的網文也列入考核指標:只要閱讀量超過10萬+,就等同于發表了學術論文。

  此舉在網絡上引發強烈反響。盡管很多人對該政策的一些具體細節並不認同,但他們也認為將網文納入學術評價體係,對打破長期以來的高校評價體係的僵化取向有積極意義。

  然而,我並不看好這種考核指標。這件事不妥的地方不在于學術評價標準自身的變化,畢竟標準是人制定的,總是會依實際情況不同而改變。我認為,此舉糟糕之處在于,這種變化,不是“量”的差異,而是“質”的墮落。它基本上相當于否定了學術研究的獨特價值。

  關于知識分子應不應該在公共媒體發聲、追求學術成果的效益最大化,這一點其實沒什麼爭議。但我們必須在邏輯上厘清一個道理:是否在公共媒體上發聲是知識分子自己的選擇,而不是這個職業(知識生産)對他的要求。也就是説,無論我們採用何種方式讚美或饋贈“公共知識分子”,都與學術自身的價值無關。

  舉個最直白的類比:如學術成果一樣,文學作品也應盡可能吸引大眾的關注,但無論在什麼時候,我們都不會看到諾貝爾文學獎會將“銷量”作為一個考量標準,否則,《哈利·波特》係列小説的作者羅琳一定會囊括世界上所有的文學獎。

  何況,將這一問題的焦點置于“知識分子的公共性”之上,本身就是避重就輕的行為。最關鍵之處不在于知識分子是不是在公共媒體上發表觀點,而是什麼類型的觀點有資格被認定為“成果”。

  當一所研究性大學將點擊量設定為衡量學術成果價值的標準時,它已經失去了對知識的起碼尊重,因為決定“點擊量”的因素多種多樣,其中絕大多數與學術本身沒有任何關係。一個不學無術但極為口若懸河的學者,完全有可能在這場競技中超越那些成就斐然但不喜空談的學者;某些與社會進程結合緊密的學科,也完全有可能在價值上碾軋那些需要坐冷板凳的基礎學科。無論該大學的標準如何通過精細的方式對這些可能性加以抑制,它所縱容的以非學術標準衡量學術價值的行為,都將不可避免將人們引向一種反智的歧途。

  實際上,將“注意力”作為一種標準去幹擾乃至“污染”各行各業的專業主義已經成為全社會的普遍現象。“注意力”不是壞東西,但與之捆綁在一起的,通常都有各種疊床架屋的商業及政治利益。需要爭取注意力,就必然要努力博得大眾的喜愛,知識的自主性在這裏不可避免出現部分的喪失。這是一個十分值得我們警惕的問題。

  注意力經濟對各個社會領域的侵蝕不可避免,但知識和學術應當成為獨立精神和專業主義最後的堡壘。連知識的生産者都要向流行情緒卑躬屈膝,我們用什麼去推動社會的發展?(作者常江為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 新華時評:對學術不誠信者必須零容忍
    針對此前發生的一國際知名學術期刊對來自中國作者的論文集中撤稿事件,14日科技部會同多部門通報了最新調查進展,表示正對被撤論文逐一徹查,對查實存在問題的論文作者將嚴肅處理。
    2017-06-14 21:47:57
  • “買署名”涉嫌學術不端
    雖然被美其名曰“柔性引進”,但這種“買署名”的方式實際上已經不再是什麼人才引進,而是涉嫌“學術不端”了。
    2017-02-13 08:57:26
  • 以學術主導破解評價不公
    日前,《武漢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和《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同一天發表聲明,表達對被踢出新版CSSCI來源期刊目錄的意見和不滿。
    2017-01-23 08:58:01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南京街頭共用單車“疊羅漢”
南京街頭共用單車“疊羅漢”
精彩紛呈看雜技
精彩紛呈看雜技
天安門廣場國慶花卉開始布置
天安門廣場國慶花卉開始布置
南京長江大橋主橋橋面全部拆除露出“鐵骨”
南京長江大橋主橋橋面全部拆除露出“鐵骨”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169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