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酒托”普遍以詐騙追責,那“網絡醫托”呢?
2017-09-05 08:55:3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網絡醫托”,就該像對付無良酒吧“鍵盤手”“酒托女”一樣,以涉嫌詐騙犯罪進行追責打擊。

  9月4日新京報報道了北京東方起點醫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利用連環話術,假冒慈善機構人員和醫生身份,騙取全國各地的腦癱患者前往指定醫院就診,從中抽提成的新聞。據最新報道,涉事“醫托公司”在報道發布當天人去樓空,相關工商、衛生部門已介入調查。

  眾所周知,“酒托”誘使異性消費者到利益關聯酒吧進行高額消費,普遍是被以涉嫌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類似案件迭見報道。那麼,“網絡醫托”呢?

  東方起點公司僅是一家咨詢公司,並不具有從事診療活動的資質,但卻安排話務員假冒慈善機構人員對腦癱患者許以診療救助金的利誘,或假冒醫生進行“隔空診療”,並且各有分工,相互配合,從而達到將腦癱患者誘至利益關聯醫院進行診療的目的。這已經涉嫌非法行醫和詐騙。所謂詐騙,眾所周知,是指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款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

  據該公司某位主管介紹,“通過提成月入兩三萬元並非難事”。而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話務員的不菲提成所得,利益關聯醫院勢必會從入院診治的腦癱患者身上給撈回來。

  一些腦癱患者本是來自偏遠山區的貧困弱勢人群,“網絡醫托”的行為,不啻喪盡天良的謀財害命之舉。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涉嫌詐騙行為,而是涉嫌相關醫院、東方起點公司、“網絡醫托”三方合謀,有分工、有合作的團夥詐騙行為。就像一些不法酒吧與“鍵盤手”“酒托女”互有分工合作,對消費者實施的詐騙一樣,“網絡醫托”所充當的即是鍵盤手的角色。

  但令人不解的是,該公司雖也曾受到過懲處,卻只是受到北京市豐臺區工商局以虛假宣傳為名,罰款5萬元的行政處罰,未免板子高舉輕放。此案件是否也應該移交公安機關經偵部門,進行立案偵查?

  對于“網絡醫托”,就該像對付無良酒吧“鍵盤手”“酒托女”一樣,以涉嫌詐騙犯罪進行追責打擊;惟其如此,才有望徹底斬斷相關醫院、東方起點公司、“網絡醫托”之間的黑色利益鏈條,避免腦癱患者這樣的弱勢群體被誘入局中,被人宰割,利益受損。

  “酒托”訛人錢財普遍會被以涉嫌詐騙罪被追究刑責;“網絡醫托”又如何能逍遙法外?而且,比較而言,“網絡醫托”訛詐的是腦癱患者這樣的社會弱勢人群,無異于謀財害命,其性質更為惡劣,也就不能輕縱,更應依法嚴懲才對。(于立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大山深深,擋不住小小讀書郎的求學夢
    大山深深,擋不住小小讀書郎的求學夢
    金秋田園
    金秋田園
    盧靖姍亮相影片《求閒者》首映紅毯
    盧靖姍亮相影片《求閒者》首映紅毯
    北京市核心區體量最大棚改項目開始選房
    北京市核心區體量最大棚改項目開始選房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1604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