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限塑令為何遭遇尷尬
2017-06-12 09:20:05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限塑令應該延長監管鏈條,不僅要限用,也要限售、限産

  “您需要塑膠袋嗎?”人們在購物時,往往選擇花幾毛錢買個塑膠袋。今年是“限塑令”正式施行的第九年,然而調查顯示,限塑令處境尷尬:小商鋪直接提供免費塑膠袋,大商店賣塑膠袋,已是司空見慣之事。在一些地方,限塑令可説名存實亡,已幾乎淪為“賣塑令”。

  塑膠袋被稱為“20世紀人類最糟糕的發明”。白色污染,貽害甚巨,可謂眾所周知。塑膠袋之所以大受消費者青睞,原因十分簡單:方便。限塑令實施的初衷,正是從減少這種“方便性”入手,提高塑膠袋獲取的成本,讓用戶為使用塑膠袋支付一定的費用。但從效果來看,這樣的初衷在很大程度上落空了。

  面對塑膠袋産業的各個相關方,政策執行陷入監管之難。首先,塑膠袋幾乎滲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再強大的監管力量,面對洪水般的生活細節也難免捉襟見肘,這導致政策的執行效率較低。其次,塑膠袋生産商和零售商家有著利益最大化的訴求,也就有了逃避監管的動機;而消費者由于享受著塑膠袋帶來的便利,已養成短期內難以割舍的消費依賴。監管有難度,生産有利益,消費有依賴,各方行為的交叉地帶,恰為塑膠袋留下生存空間,使得限塑令陷于空轉、難以落實。

  在既有的困境之外,限塑令還面臨新的難題。單看這幾年隨著“互聯網+”興起的快遞業和外賣業就可知。有人做了這樣一個統計:按照每個訂單平均使用兩個餐盒估算,目前國內互聯網訂餐平臺一天使用的塑膠餐盒量約達4000萬個。快遞行業一年需要120億個塑膠袋、247億米的封箱膠帶。在互聯網經濟高歌猛進之時,小小塑膠袋的問題已經不能不引起重視。

  既有監管層面的問題,也有利益關係的掣肘,再加上經濟發展帶來的新情況新問題,限塑令執行中的困境,如同今天環境治理的一個縮影。對政府部門而言,加強監管力量、創新監管方式,是加強源頭治理的題中之義。限塑令也應該延長監管鏈條,不僅要限用,也要限售、限産,在需求側和供給側兩端同時發力。

  在執行中,如果只是政府部門單打獨鬥,那就注定會獨木難支,還應該調動社會、市場和消費者的力量,共同參與到塑膠袋的治理過程中。比如説,共用單車以市場手段解決了出行“最後一公里”的問題, 限塑也可以借助市場的力量。在一些國家,超市不再銷售塑膠袋,而是提供出租服務,顧客交押金便可租用環保購物袋,即用即租,用後即還,起到了很好的治理效果。這樣的方式值得我們借鑒,即便不能一步到位,但在探索過程中,也能逐漸找到多方接受的共贏之道。

  對于治理者來説,限塑令遇到波折,恰是豐富治理手段、提升治理能力的契機。限塑令施行已近10年,在盤點中總結得失,在推進中完善手段,有助于積累更多可推廣的經驗。創新監管方式、引入市場力量、提升環保意識,限塑令帶來的思考,可以從更廣泛的層面為環境治理提供有益啟示。隨著環境治理能力和公眾環保素養的提升,相信我們終有一天能夠告別那些危害環境的生活方式,讓我們共同的家園更加幹凈美好。(王石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限塑令”別淪為“賣塑令”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算算眼前的生活賬,塑膠袋為舒適便利加分;如果算筆長遠的環保賬,塑膠袋則為健康家園減分。與其等到不得不付出慘重代價,不如現在就將塑膠袋“繩之以令”。
    2017-06-09 08:31:39
  • 9年“限塑令”近乎名存實亡 塑膠袋為何屢禁不止?
    小商鋪隨便給,大超市從中賺得缽滿盆滿——手拎袋一律收費,連卷袋則以強制消費的方式轉嫁到商品價格中,使“限塑令”淪為“賣塑令”!
    2017-06-09 07:46:44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1125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