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校接受捐贈與校企合作是兩回事
2017-02-04 08:13:4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南開大學新聞網日前刊發報道:“2016年12月30日,美寶國際捐贈儀式暨南開大學徐榮祥再生生命科學中心揭牌儀式在八裏臺校區舉行。美寶國際向我校捐贈人民幣5000萬元支持生命科學領域研究,並依托我校生命科學學院生物活性材料研究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成立南開大學徐榮祥再生生命科學中心。”美寶集團的神奇發展過程以及徐榮祥的“醫學成就”一直存在爭議,南開大學接受這筆巨額捐贈由此引起外界質疑。

  高校接受社會資金,需要把社會捐贈和商業合作、學術合作分開而論,如果只是接受捐贈,對捐贈者的教育和學術標準不必有太高要求,而如果要進行商業與學術合作,就必須有嚴格的教育與學術標準。高校不能把社會捐贈與進行商業合作、學術合作混為一談。

  通常,高校接受社會捐贈,如果對方不要求任何回報,那誰的捐贈都可接受,只要把捐贈用于辦學即可。高校接受社會捐贈後,也可以用學院、教學樓、實驗室、研究中心冠名權,作為給捐贈者(個人或機構)的回報,但捐贈者不能幹預學校、學院、研究中心的教育與學術活動。即便用捐贈者的姓名冠學院名,捐贈者也最多只是學院的名譽理事,而不能對學院的具體辦學事務指手畫腳。

  在國外,大學(和學院)實行理事會治理制度,減少了圍繞捐贈的爭議,也比較好地處理捐贈與自主辦學的邊界。在接受捐贈時,學校將公開聽取師生意見,告訴師生捐贈金額多少、捐贈用于何處、如何回報捐贈者。即便如此,在接受捐贈、作出回報學院冠名權這類對學校的形象影響較大的決策時,學校也會面臨較大的爭議或質疑,因而需要格外謹慎。

  如果機構或個人不僅是要求回報冠名權,而且要直接參與學校的教育活動,或聯合進行科研活動,那他們提供的資金就不屬于社會捐贈,而是屬于合作經費。如果個人或機構出資要進行合作,高校就要結合學校的辦學定位,以及對方的教育與學術背景,評估這種合作是否合適,需要就合作進行充分的論證。高校需要防患的是,一些別有用心的個人和機構,借與高校合作之名,拿高校為企業産品的學術水平背書,以此忽悠公眾;也要防止高校內部人員利用高校資源去搞合作,表面上學校獲得了捐贈,實際上變成了少數人的資源。

  我國高校實行行政治校,不論是接受社會捐贈,還是與機構或個人合作,都由學校行政決策,難以對社會捐贈和合作科研進行明確區分,也難以針對社會捐贈和與社會機構合作,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決策程序。把與社會機構合作視為社會捐贈,用社會捐贈之名進行宣傳,或者降低對合作機構的評估,種種怪現狀由此發生。由于把社會捐贈和教研合作混在一起,大學師生也質疑社會捐贈會不會幹擾學校辦學,由此高校接受社會捐贈時常引發爭議,影響了高校的形象與公信力。

  具體到南開大學這起“捐贈”,從學校公布的信息分析,更像是企業出資與學校合作建立研究中心,而不是回報一個研究中心的冠名權那樣簡單。校方表示,“我校與美寶國際及徐榮祥基金會在洛杉磯簽約,決定成立南開大學徐榮祥再生生命科學中心,以互惠雙贏為原則,在南開大學教學科研的原則規定范圍內,開展再生生命科學基礎與應用研究及成果轉化”,可見該校對雙方共建研究中心、開展商業和學術合作並不諱言。

  據報道,2016年徐祥榮之子徐鵬花費千萬美元,買下了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健康學院冠名權。有人以此來論證南開大學接受捐贈的合理性,這是接受捐贈、購買冠名權與教研合作混為一談了。實際上,徐鵬花費千萬美元獲得的只是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冠名權,而不是和這所大學共建研究機構,不是和大學進行商業合作或學術合作。

  明明是企業出資和高校合作成立研究中心,為何在宣傳報道中變成高校接受捐贈了呢?這就需要學校説明,所獲得資金中究竟有多少是捐贈,有多少用于成立研究中心,聯合成立研究中心的目的是什麼等等。近年來,一些捐贈者除要求冠名之外,還經常有建立研究中心的要求,而一些研究中心其實主要是為機構或個人服務。高校要有明晰的認識,接受捐贈並冠名是全校事務,而捐贈者要求高校建立研究中心,更是教育和學術事務,不能都由行政拍板,不能為了獲得一筆資金,而放棄學校的教育和學術標準。(艾萍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新聞評論
    張家界天子山霧凇美景立春迎客
    張家界天子山霧凇美景立春迎客
    5199.3萬人次——春節假期鐵路“有點忙”
    5199.3萬人次——春節假期鐵路“有點忙”
    休斯敦熱烈歡迎姚明來休參加球衣退役儀式
    休斯敦熱烈歡迎姚明來休參加球衣退役儀式
    一男子在盧浮宮持刀行兇
    一男子在盧浮宮持刀行兇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406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