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隨手拍違章”何來侵犯隱私權

2017年01月08日 11:42:3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交警收集交通違法證據,並非只有現場收集這一種形式,市民舉報的資訊如果能夠查實,應當可以作為交通違法證據。把群眾舉報的資訊作為執法線索或處罰的事實依據,這在執法部門是常用的合法手段,在交通執法部門也當是如此。

  江西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近日出臺規定,鼓勵市民“隨手拍違章”。按照規定,市民在生活中發現交通違法行為,可以通過線上填寫車輛號牌、違法時間、違法地點等資訊進行有獎舉報,最低獎勵20元,最高10000元。該規定引發了一些網友和律師的質疑。

  質疑者認為,市民拍攝交通違法行為,有偷拍嫌疑,涉嫌侵犯當事人的隱私權。任何一項公共政策或職能部門採取的措施,都會與特定或不特定的普通人發生關係,都應當立足于保障而不是侵害公民的權利,社會輿論和專業人士首先探究公共政策或措施是否涉嫌侵犯公民的權利,這種“權利優先”的觀察視角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公民權利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保障公民權利也不是一種抽象的行為,判斷一項公共政策或措施是否涉嫌侵犯公民權利,應當結合法律規定與公共政策或措施的具體內容進行分析,而不能僅憑簡單的概念輕率認定。

  質疑者認為“隨手拍違章”涉嫌偷拍和侵犯隱私,這種意見是基于對“偷拍”和“隱私”的簡單理解。《治安處罰法》規定,偷窺、偷拍、竊聽、散布他人隱私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我國法律對公民隱私權沒有專門規定,而以保障公民肖像權、名譽權等權利實現對隱私權的保護,“隨手拍違章”是否涉嫌侵犯公民的肖像權、名譽權?

  首先,警方鼓勵市民將“隨手拍違章”資訊舉報到交管部門專門係統,作為交管部門處理交通違法的參考資料,但沒有鼓勵市民將這些資訊直接發到網上,或通過其他形式予以公開。因此,當事人違章的資訊(包括當事人肖像)不會被公之于眾,不會造成其肖像權、名譽權受損。其次,“偷拍他人隱私”涉嫌違反《治安處罰法》等法律法規,但“偷拍”的內容如果不是他人的隱私,就不一定構成違法。市民“隨手拍”所“偷拍”的內容,是妨礙和危害公共交通安全的交通違章行為,顯然不能算是當事人的個人隱私,何來“侵犯隱私”之説?

  質疑者提出的另一個問題是,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規,交通警察被賦予收集交通違法證據的權力,市民拍攝的圖像不能作為處理依據。據報道,一名律師引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條的規定,認為交通警察對交通違法的取證應“著裝公開拍攝,杜絕隱蔽或跟蹤拍攝”。然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條只是規定,“交通警察執行職務時,應當按照規定著裝,佩戴人民警察標誌,持有人民警察證件,保持警容嚴整,舉止端莊,指揮規范”,並無所謂“取證應‘著裝公開拍攝,杜絕隱蔽或跟蹤拍攝’”的規定。

  其實,市民“隨手拍”並舉報到交管部門係統的違章資訊,不會被交警直接作為處理違章的依據,交警要對這些資訊進行甄別核查,只有認定屬實後,才能對當事人進行處罰。交警收集交通違法證據,並非只有現場收集這一種形式,市民舉報的資訊如果能夠查實,應當可以作為交通違法證據,這也是交警收集交通違法證據的形式之一,在法律上並無不當。把群眾舉報的資訊作為執法線索或處罰的事實依據,這在執法部門是常用的合法手段,在交通執法部門也當是如此。

  警方鼓勵市民“隨手拍違章”,並給出最高達到萬元的重獎,此舉並非無可挑剔而無需任何改進。比如,應充分提示市民“隨手拍”時注意自身安全,避免“隨手拍”行為本身妨礙公共交通安全;還要注意避免與違章當事人發生直接衝突,避免引發糾紛妨礙公共交通安全。總之,警方鼓勵市民“隨手拍”,既不涉嫌程式違法或違規收集交通違法證據,市民“隨手拍”也不涉嫌侵犯他人隱私,一些網友和律師的質疑是不能成立的。(潘洪其)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4851120267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