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童年經典”為何總是“毀童年”
2017-04-03 07:50:48 來源: 中華讀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中國觀眾眼中,《西遊記》《葫蘆兄弟》《舒克與貝塔》《黑貓警長》這些兒時記憶中的“虛構英雄人物”,無一例外地擁有精彩的故事框架和良好延展性的人物設定。然而近日,新版《葫蘆兄弟》于30年後再登電視熒幕,整體“萌萌噠”的畫風、毫無新意的故事內容和場景動作,惹來眾多批評。有觀眾吐槽,制作方打著“懷舊情懷”的旗號進行創作,實際是在日漸多元、激烈的競爭面前,躲進集體記憶裏逃避、取巧。(7月21日《南方日報》)

  觀眾對新版《葫蘆兄弟》的“槽點”主要集中于,一是內容沒有再創作,依舊是舊版的故事大綱;二是人物形象的改變讓人難以接受,不少網友在觀看後表示,新版人物“太嫩”,盡管“呆萌”了不少,但走的卻是網紅大眼路線,從先前英氣十足的少年變成了“傻白甜”的“大頭兒子”,連爺爺也看起來年輕了好幾十歲,皮膚光滑得像磨了皮;三是劇情進展緩慢,情節拖沓冗余,造成節奏緩慢;四是特效制作完全是“五毛錢特效”。總之,吐槽是一波接著一波。

  新版《葫蘆兄弟》如此不受待見,真是愧對觀眾的懷舊情懷。《葫蘆兄弟》本來是大批70後、80後觀眾的經典童年記憶,70後人到中年,大多數80後也處于青年的尾聲,他們此時最容易懷舊,總愛回想在過去歲月裏所經歷的讓自己高興得意的人或事。趙薇導演的處女作《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之所以那麼火爆,就在于它戳中了許多觀眾的懷舊情懷。創作者基于讓觀眾懷舊的神聖目的,重拍他們的童年記憶,就要竭盡所能,以足夠的誠意做到懷舊而非“傷舊”。

  而像新版《葫蘆兄弟》這般原想懷舊,最終卻變成了“傷舊”,並不少見。如去年《黑貓警長》大電影在院線播出後,大量懷著懷舊情結觀看此片的80後觀眾,大呼新形象、新劇情“毀我童年”,4000萬制作成本,最終僅收獲6330萬票房。今年暑期檔,經典電影《大話西遊》也迎來第三部後續版本。未上映之前,就被不少網友從演員到劇情全方位挑刺,直呼“毀童年”。這樣的例子恐怕不勝枚舉。一張張“懷舊牌”最終幾乎都沒有給創作者帶來名利上的雙豐收。

  之所以出現這種結局,一個最大原因在于,不少創作者熱衷于重拍童年經典的背後,存在著急功近利的創作思維。他們急于重拍、翻拍過去的經典作品,説穿了,是急于以懷舊為號召力,號召觀眾奔赴影院為他們貢獻票房,急于將觀眾的懷舊情懷“變現”。至于是否對得起經典,有沒有創新、有沒有突破,有沒有藝術追求、人文情懷,會不會招致觀眾的吐槽與責罵,倒成了次要的了。以這種目的和態度重拍經典,會下一番狠功夫,做出既有新意又有誠意的詮釋嗎?

  可以説,重拍童年經典總是“毀童年”,問題不在于像新版《葫蘆兄弟》創作者所説的“資金不足”,而是誠意不足。要想以懷舊為賣點招攬觀眾,首先要放下懷舊背後的功利算計,用作品本身的優質贏得觀眾青睞與尊重。正如影視專家所説,“懷舊牌”並不具有天然的吸引力,它提供給影視作品的只是“萬分之一個情緒出口”,永遠不能代替真正優質的內容。重拍經典要有品質基礎,與其瞎拍亂拍,向觀眾找罵,不如省點精力、時間與資金,創造自己的經典。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志艷
新聞評論
    鳥瞰春色
    鳥瞰春色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237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