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用單車押金難退 消協可否提起公益訴訟
2017-12-19 08:59:0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共用單車押金難退 消協可否提起公益訴訟

  今年下半年開始,活躍在二三線城市中的一些單車企業倒閉,沒過多久,在一線城市裏穿行的酷騎、小藍也開始倒下。

  一時間,許多用戶的押金無法及時退還。

  12月12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了對酷騎公司的調查結果,顯示酷騎公司至今仍有數億元資金尚未退還給消費者。這就意味著,全國有數百萬的酷騎單車用戶押金至今“下落不明”。

  不久前,中消協舉辦了“共用單車問題座談會”,來自法學界的多名專家就押金收取是否合法、消費者維權問題展開討論。一些專家指出,共用單車引發的押金問題已經涉及到數百萬用戶的利益,相比事後補救,政府應該監管在前,通過第三方托管保證用戶押金安全。

  平臺收取押金雖合法但不能亂用

  針對押金問題,今年8月,交通部等10部門聯合出臺《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鼓勵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企業採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賃服務。

  “共用單車企業為了預防個別用戶對單車造成損壞,收取一定的押金,不能説是違法,關鍵在于單車企業如何收取,如何使用押金。”國家法官學院原副院長曹三明認為,“如果共用單車企業在正常、合法經營條件下,收取用戶使用押金,適用《合同法》第13章中關于租賃合同的有關規定”,但現實是大多數單車企業僅僅在手機上提供一個押金説明,其中並沒有對押金怎麼使用、怎麼退還做出明確説明。“如果押金收取額度和管理辦法都是由單車企業單方面説了算,那麼這樣一個約定內容就是‘霸王條款’。”

  一些法學專家認為押金的法律屬性應該是“質押”,使用時做擔保,用完後應立刻原路返還,也就實現了“即租即壓、即還即退”。

  中消協調查結果顯示,酷騎公司自2016年11月18日成立以來,認繳資金10億元,注冊用戶近1600萬,先後投放車輛140余萬輛。酷騎公司大量收取消費者押金,並挪作他用,出現押金退還難問題,至今仍有數億元資金尚未退還給消費者。

  在北京市潮陽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鋼看來,共用單車平臺表面上是在做互聯網自行車租賃,但通過收取押金和預付款形成的巨額資金,放進銀行或者有其他投資行為,就涉及了金融交易。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會長河山認為,押金的所有權屬于承租人,即消費者,一些單車企業拿了消費者的錢去搞金融,“這就和押金的概念完全相反了。”

  “如果不加以妥善管理,特別是不由第三方來監管,它會有極大風險,會給消費者造成極大損害。”曹三明強調。

  能否借消協之力展開“公益訴訟”

  在目前這種形勢下,曹三明認為,對共用單車押金無法退回一事可以請消協組織提起公益訴訟。

  2013年新修改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47條規定,“對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行為,中國消費者協會以及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的消費者協會,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因為它的性質涉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符合公益訴訟的法律條例。”曹三明認為,如果讓消費者為了幾百元的押金去打官司,訴訟成本太高。如果數以千萬計的消費者都要到法院去打官司,會造成司法資源的浪費。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肖建國持不同看法。最高法出臺的《關于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消協組織可以對經營者侵害眾多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或者具有危及消費者人身、財産安全危險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

  肖建國認為,在退還共用單車押金問題上,雖然受到損害的消費者人數比較多,但實際支付押金的消費者數量應該是明確、特定的。如果不能滿足侵害“不特定”消費者權益這一條件,則不能構成消費公益訴訟。

  他建議,即便消協組織不能提起公益訴訟,也可以大有作為,在消費維權方面發揮積極作用。他指出,根據《信托法》的規定,如果眾多受害消費者把自己退還押金的請求權轉讓給消費者協會,消協組織就能以訴訟信托人的身份提起訴訟。“前提是消協跟眾多消費者之間訂立信托協議,消費者承諾把押金退還請求權轉讓給消協,由消協作為原告向法院起訴單車公司。這樣訴訟的格局就變為一對一的訴訟了,可以減少司法資源的浪費,同時也避免因眾多消費者起訴引發社會穩定的擔憂,還可以解決單個消費者因訴訟成本問題無力起訴的困擾。”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長助理蒙瑞進一步建議,“可以用格式條款這一條來進行訴訟,比如(在合同裏明確)共用單車企業押金多少日之內退還,或者説對于押金使用不平等條款,我們可以通過公益訴訟直接確認其條款無效。這可能避免很多風險,而且法律事物上也完全符合多數和不特定這兩個要素,這個可能是有一些作為的空間。”

  “訴權的信托,或者訴權的轉讓,這些可能在實踐中都會有一些爭議,都不是非常順暢能夠適用的。”她認為,“訴權的轉讓,其實可以變成一個委託關係,比如説消費者協會指定一個特定律師,或者一個律師團體作為這類訴訟的委託代理人,然後向這些已經投訴的消費者發出通知,徵詢他的授權。如果被授權,那麼這個代表人代為處理的後續流程,對于用戶個人來説,並沒有特別大的訴訟負擔,這是比較可行的爭議最小的處理方式。”

  中國政法大學開放教育辦公室主任吳景明指出,在消協提起訴訟時要考慮能為消費者討要什麼樣的一個權益,怎麼來維護消費者權益。他建議,消協組織可以向法院提出兩個訴訟請求,以此來保護已繳納押金的消費者和尚未繳納的潛在消費者。第一,可以請求法院責令共用單車公司建立一種退還押金的合理機制,並且必須保證及時退還。“這個訴訟請求針對的是沒有交押金、不特定的潛在消費者。”第二個訴求是要求共用單車公司返還押金,“對于退還押金,不是賠償問題,是一個返還財産的問題,性質是不一樣的。”

  設立第三方監管刻不容緩

  在曹三明看來,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制定有效的實行第三方監管的法律制度。“希望國家盡快頒布第三方監管預付金押金的規范性文件,最低應該是‘行為法規’”。他呼吁為了應對當前緊急狀況,有關行業部門、立法部門,盡快制定對押金和預付金實行第三方監管的、托管的法律制度。”

  一些專家指出,目前押金問題已經成為一種群體性事件,政府應該監管在前,而不是事後補救。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證券法學研究會會長曾筱清也認為應該制定相關的資金管理制度,才能讓企業知道問題的嚴重性,而不是去推諉。“政府要調查資金的走向,到底是非法轉移了,還是某些人用來非法牟利了,要給消費者一個交代。”此外,曾筱清建議,政府應該要求共用單車企業設立“風險準備金”,並且相關的資金托管機構要對押金的使用情況做詳細披露。

  在北京市消費者協會投訴與社會監督部主任陳鳳翔看來,目前《電子商務法(草案)》二審稿正在公開徵求意見階段,該法律能規范互聯網催生的各種商業業態模式。

  他建議,在法律出臺之前,現階段政府應該參照傳統的行業業態進行管理,但要採取新措施,在《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的政策框架下,盡快、盡早地研究制定相關的配套政策和措施,“一方面督促單車企業承擔主體責任,另一方面採取行政措施,借助司法手段,推動問題盡快解決。”(實習生 胡譯文 記者 寧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重慶街邊銀杏冬日展秋色
重慶街邊銀杏冬日展秋色
福建長汀天井山現霧凇奇觀
福建長汀天井山現霧凇奇觀
甘肅肅南冬日冰瀑璀璨 成冰雪“童話鎮”
甘肅肅南冬日冰瀑璀璨 成冰雪“童話鎮”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132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