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明星小藥膚樂霜黃牛倒賣價格翻倍 首兒所濕疹復診門診昨日開通
2017-12-16 07:34:0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明星小藥膚樂霜黃牛倒賣價格翻倍

  首兒所濕疹復診門診昨日開通 方便復診患兒及家長取藥

  在打擊黃牛的同時,首兒所也根據患者需求加強供給能力攝影/本報記者 郝羿

  首兒所自制的“明星小藥”“膚樂霜”被醫院門口報刊亭、小賣部高價倒賣。一支在醫院原價45元的兒童用藥,到了院外就被黃牛倒賣至200元一支。日前,盤踞在兒研所周邊的這一灰色倒藥鏈被某視頻博主曝光並舉報。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周邊已無倒賣“膚樂霜”的黃牛,而線上代買“膚樂霜”的生意依然紅火。首兒所表示,目前“膚樂霜”的唯一正規購買渠道為醫院藥房,昨日已開設“濕疹復診專病門診”,旨在控制黃牛,同時方便真正有需求的家長。

  事件

  網曝“膚樂霜”難開

  黃牛倒賣200元一支

  12月7日,一段“三眼兒”視頻拍攝的兒研所周邊倒賣“膚樂霜”的6分鐘短片在網絡上熱傳。消費者福子發現“膚樂霜”這類明星小藥,只有在兒研所挂號看病才能開取一定數量“膚樂霜”,挂不上號自然開不到這種處方藥。在限購的同時滋生了不少兒研所周邊的黃牛倒藥産業鏈。

  跟隨福子的鏡頭,他先來到兒研所前臺,詢問如何才能開到治療濕疹的明星小藥“膚樂霜”。工作人員表示,必須帶著孩子直接挂皮膚科開藥,或是帶著初診病歷挂皮膚科開藥,但當時的皮膚科已經沒有號了。

  于是福子來到了兒研所正門周邊的小超市、報刊亭和小賣店詢問是否可以買到“膚樂霜”,得到的答案居然都可以買到。報刊亭的攤主直接開價200元一支,而且不還價;小超市收銀臺也可以買到,價格150元一支;小賣店的開價同樣是200元。醫院裏45元一支的“膚樂霜”出了醫院門身價就翻了多倍,黃牛卻説,一個普通號50元,一支藥50元,剩下掙的都是辛苦錢,一點也不貴!福子隨後向12345舉報了這一情況。文/本報記者 王薇

  現場

  醫院周邊倒藥已難覓

  網上價格仍翻倍

  視頻被曝光後,本周,北青報記者多次來到兒研所周邊進行實地調查,發現醫院周邊已不見有人兜售“膚樂霜”。報刊亭老板説:“我這裏沒有,你得到醫院去開。這個都被曝光了,誰還弄。”記者又走進了醫院正門外,視頻中出現的小超市和小賣店,當記者詢問是否可以買到“膚樂霜”的時候,攤主先遲疑了一下,然後擺擺手説沒有,得到醫院裏面去開了。

  在醫院東門和北門外的一些小賣店裏,店員在聽到記者要買“膚樂霜”後,一家店的夥計向正門方向指了指,“我們這兒沒有,你去正門那幾個店問問,他們有沒有,不過聽説最近不好弄了。”

  北青報記者又登錄淘寶網,輸入“膚樂霜”一下子可以搜到十幾家宣稱是寶媽排隊代購的兒研所出品的“膚樂霜”的店鋪。“首兒代購”成了代購者宣傳的招牌。這裏面的價格也會上下波動,45元一支的價格在網上賣到80元到105元一支不等。同一家代購店,12月14日的價格為90元一支,12月15日的價格就變成了95元一支。文/本報記者 王薇

  探因

  便利門診抬門檻

  患者買藥難

  兒研所的明星小藥“膚樂霜”以治療兒童濕疹最為出名,“首兒代購”成了代購者宣傳的招牌。

  80後郭女士的寶寶今年1歲多,她告訴記者,聽説兒研所皮膚科的號難挂,她和身邊的幾個家長都是在一個“媽媽圈”裏給孩子買代購的“膚樂霜”和其他兒研所的自制小藥。“最近的好像是漲了,年初,一支膚樂霜是60多元,現在要80元一支了。”問及為什麼漲價?郭女士説,代購方是這樣解釋的,一方面是藥比以前難開了,多跑也不一定能開到,當然就要貴一些,另一方面是生活成本增加了,這個也得漲一些。

  到底是什麼讓倒藥的代購們更難開到膚樂霜了?

  今年2月中旬,有媒體曾報道兒研所為方便專程來開藥的家長設置的“便利門診”外,有黃牛倒賣“膚樂霜”。針對這一情況,兒研所後來對“膚樂霜”的開藥方式進行了調整。醫院貼出通知,“為保證醫療安全,自 2017年3月1日起,初診未帶患兒的不予開藥。復診未帶患兒者請提供一個月內我院就診病歷記錄,否則將不予開藥。”

  但事實是,醫院開藥管理嚴格後,黃牛開到“膚樂霜”的困難增加,但倒藥並沒有禁絕,一些挂不到當日號的患者也失去了綠色通道。

  家長挂不到當日號

  部分患者轉向代購

  為何患者不能通過正規途徑開藥而選擇黃牛呢?在家長的印象裏和倒藥黃牛的口中,兒研所皮膚科的號難挂,所以人們才從代購處買藥。

  昨天上午10點,北青報記者在兒研所一層大廳看到,自助挂取號機前排著長隊,一名家長領著孩子準備挂皮科門診,但係統顯示當日和後兩天的號全部約滿,如果看病只能預約下周一的門診。看了看螢幕,這位爸爸放棄了挂號。

  當天的普通皮科門診沒有號了,看濕疹的小患者是不是可以到急診挂號,開到“膚樂霜”呢?這位父親帶著孩子又走進了急診大廳,急診分診臺的護士表示普通濕疹只能到皮膚科開藥。

  記者調查還發現,目前,很多年輕父母很相信“媽媽圈”裏的代購。他們對于嬰幼兒的這些小藥時常會準備一些。“孩子得了濕疹,總愛抓,就怕他撓破了感染。如果發現症狀我們當然是想當天就能看上病,拿到藥,可是挂不上號啊!只能先從代購手裏買上一支兩支的,先用著,然後再預約挂號,多拿幾支。只要能等,預約一般能挂上號,可心裏急,總是覺得等不了。”一位1歲寶寶的爸爸告訴記者。(文/本報記者 王薇)

  應對

  開設“濕疹復診專病門診”

  針對醫院附近黃牛“倒藥”的情況,日前首兒所所長羅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院方已採取了一係列措施,聯合屬地派出所、食藥所等部門對藥販子進行了嚴厲打擊。“如果存在內外勾結,我們也絕不手軟”,羅毅説。

  院外打擊的同時,首兒所內部也建立起“黃牛過濾屏障”。例如,通過資訊係統跟蹤監控就診卡,查看是否存在高頻率的膚樂霜取藥情況。對于就診記錄顯示反覆開膚樂霜的就診卡,可以進行凍結。“這種可能會‘誤傷’有些患兒家長,我們也可以在核實情況後解凍”,羅毅説。同時,在取藥窗口,如果出現一個人拿三張及以上處方單取膚樂霜的,工作人員可以拒絕給藥。

  “出現黃牛‘倒藥’反映出膚樂霜的供需矛盾,我們醫院也要加強供給能力”,羅毅説。其中一個措施,就是開設“濕疹復診專病門診”。該門診專為濕疹復診患兒開設,與初診不同,復診專病門診可不帶患兒,但家長必須攜帶一個月內在首兒所皮膚科的初診病歷,不帶患兒復診僅限一次。每次開藥不超過5支,一周內不能重復開藥。

  “一周內不能重復開藥,是考慮到5支怎麼也能夠一個患兒使用一周了”,羅毅説,同時該門診僅限一次復診患兒使用,是因為如果患兒兩次開藥使用效果都不佳,則應考慮重新診斷治療。

  目前濕疹復診專病門診每天的號源量為200個,上午100個,下午100個。“按照普通門診來算,一個皮膚科大夫的半天接診量在35為佳,而濕疹復診專病門診因為不需要再做診斷,可以節約單個患者的時間”,羅毅説。

  非皮膚科醫生可開一支膚樂霜

  羅毅還表示,為了盡量滿足患兒對膚樂霜的需求,醫院也希望通過盡可能提高供給,杜絕高價倒賣藥品行為。目前,醫院還允許非皮膚科專科醫生在門診遇到濕疹患者,可以開具膚樂霜。其表示,這是醫院的一項特殊規定,如果其他醫生確診患兒為濕疹,可以開具膚樂霜,但醫院對數量做出限制,只能開一支。

  處方藥需經診斷後使用

  不建議家長自行診斷

  有家長反映,冬季天冷,怕孩子出門凍著,想減少帶孩子去醫院的次數,因此往往家長一人到醫院向醫生描述病情開藥。對此,羅毅説,可以理解家長的心情,但由于膚樂霜屬于處方藥,經過醫生診斷患兒是濕疹、且適合用膚樂霜,才可以開。“事實上家長過來跟醫生説我要開膚樂霜,就相當于家長給孩子做了診斷,這樣是不符合診療規范的”。(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記憶體

  膚樂霜目前已有23年的使用歷史,每年的使用量在75萬只左右。作為首兒所的院內制劑,目前膚樂霜僅能在首兒所購買。羅毅介紹説,院內制劑不同于藥品,沒有完成藥品上市的流程,但同時因為現階段的良好療效,可以在院內流通使用。而至于為何還未獲得國準字號成為藥品上市流通,羅毅認為難點在于資金和場所環境,“藥品上市前的臨床試驗需要很大一筆經費,此外還需要有合適的志願者參與,這些都是我們目前所面臨的難題”。同時羅毅表示,首兒所會積極配合相關部門推進院內制劑在北京地區綜合醫院兒科間的流通,更好地滿足患者需求。(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119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