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消協:押金難退 21萬人次投訴酷騎
2017-12-13 07:39: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1月14日,一輛酷騎單車被遺棄在花壇裏。酷騎單車頻現押金退款難引發消費者集體維權。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中消協官網發布致酷騎公司及相關責任人的公開信。

  中消協官網發布致酷騎公司及相關責任人的公開信。

  今年8月份以來,因押金難退,退款專線無法撥通,酷騎單車遭到用戶大面積投訴。昨日,中國消費者協會致信酷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酷騎公司”),稱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關于酷騎公司投訴21萬人次。據初步調查,該公司大量收取消費者押金,並挪作他用,出現押金退還難問題,至今仍有數億資金尚未退還。

  酷騎公司數億資金尚未退還

  昨日,中國消費者協會在其官網發布了《致酷騎公司及相關責任人的公開信》,信中稱,今年8月下旬以來,酷騎公司因押金、預付資金退還出現嚴重問題,導致消費者大面積投訴,並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根據北京、四川等地消協和工商、市場監管部門受理消費者投訴情況的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關于酷騎公司投訴21萬人次。近期,中國消費者協會也集中收到大量有關酷騎公司的情況反映,截至12月11日,共收到消費者對酷騎公司的投訴咨詢電話672人次,請求訴訟信1500余封,消費者訴求主要集中在要求退還押金、預付資金、控告涉嫌集資詐騙等。

  信中顯示,據初步調查,酷騎公司自2016年11月18日成立以來,認繳資金10億元,注冊用戶近1600萬,先後投放車輛140余萬輛。酷騎公司大量收取消費者押金,並挪作他用,出現押金退還難問題,目前除退還了少部分消費者押金外,至今仍有數億資金尚未退還。

  不僅如此,酷騎公司人為設置押金退還障礙,先單方面關閉網上、電話等退款通道,後關閉酷騎單車總部現場退款通道,並公告成都市某住所為退還押金地點。但經調查,該退款方式子虛烏有,誤導了大量消費者持續前往。

  希望共用單車盡可能免押金

  中國消費者協會認為,押金作為消費者租用特定標的物的擔保資金,是消費者的個人財産,任何單位和個人都無權處置,應當實現即租即押、即還即退。

  酷騎公司大量挪用消費者押金,對于消費者退還押金訴求採取無人回應、不提供真實聯繫方式、回避問題解決等不負責任的行為,嚴重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合同法》等相關規定,嚴重違反《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等相關要求,嚴重侵害了消費者財産安全權、知情權、選擇權、公平交易權等合法權益,中國消費者協會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為此,中國消費者協會公開要求酷騎公司及張夫芝(法定代表人、股東)、畢言(股東、監事)、高唯偉(原首席執行官)等相關責任人:1.主動與有關部門或消費者協會取得聯繫,就消費者的押金、預付資金的存管、佔用等情況進行詳細説明;2.主動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取證,做好善後處理,依法承擔企業及個人應負法律責任;3.主動回應消費者關切和公眾質疑,向消費者和社會公眾公開道歉。

  公開信中介紹,今年3月23日和12月5日,中國消費者協會先後兩次集體約談共用單車服務企業,就相關問題進行説明,酷騎公司均未到會。

  信中,消協提醒酷騎公司等共用單車服務企業,企業的經營創新不能以損害消費者權益為代價,誠實守信、依法經營,主動承擔消費維權第一責任人責任。消協提出,希望共用單車服務企業盡可能地採取免收押金的租車方式,更好地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 回顧

  酷騎單車曾兩次暫停線下退款

  據新京報記者此前報道,今年8月份開始,酷騎單車用戶大面積反映,通過APP退押金時,逾期並未收到,且客服無人接聽。

  9月28日中午,酷騎單車官方宣布鑒于高唯偉管理能力不足,決定罷免其CEO職務。酷騎公司稱,8月中旬起,出現退押金遲緩問題,進而演變為擠兌,公司一直在努力解決資金問題,包括與投資人洽談、尋求全面收購,但進展比不上擠兌的發展形勢,導致事態進一步惡化。

  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酷騎單車APP于10月份停止更新,伺服器也已經下線。消費者想要退回押金,只能前往通州酷騎公司總部辦理。

  此後,不少辦理退款的用戶,在酷騎總部排起長隊。11月14日,記者探訪發現,酷騎總部辦公室粘貼一張手寫的“退押金須知”公告,退款須知顯示,退款時間為周一至周五9:30-17:00;周六、日10:00-15:00。本人持身份證可退押金,或出示相關證件的直係親屬,包括結婚證、戶口本、或居住地址相同的身份證。

  11月20日,酷騎公司發布通知稱,原位于北京市通州萬達廣場的辦公室暫停辦理退押金事務,現場退款只能攜帶用戶本人身份證或駕照、護照等有效證件前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吉泰路588號海洋中心1棟708室辦理。

  酷騎公司公布了三部退押金專線,但用戶反映,三部電話均無法打通。

  11月22日,酷騎單車再次通過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由于線下退款點嚴重影響現場公共秩序和安全,已暫停線下退款。這已是酷騎第二次暫停線下退款。

  ■ 律師説法

  共用單車押金監管存空白

  共用單車押金問題討論已久,今年2月,央視財經對共用單車的押金問題進行了調查報道,調查稱共用單車押金不能直接退還,數億款項缺監管。此後各大共用單車企業紛紛聲稱由第三方銀行監管。

  今年6月,酷騎單車表示押金保管在招商銀行,隨後公開宣稱與民生銀行達成合作。就此問題,招商銀行向記者回復稱,該行未與酷騎簽訂有關共用單車押金存管協議,也沒有相應存管賬戶。而民生銀行也對外否認。

  酷騎單車前CEO高唯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我們當時和民生銀行簽署押金存管的協議,但是並沒有實際的對接。現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用于公司運營,購買車輛了。”

  此前酷騎單車公告稱,累計投入9億多資金,尚有近150萬用戶沒選擇退押金,市面上也有近140萬輛單車在運營。依據押金為298元推算,酷騎單車目前超4億押金未處理。

  “目前押金的具體監管方式、監管主體處于空白狀態,一旦共用單車企業及其負責人私吞押金,將會直接導致共用單車用戶的經濟損失,其行為將涉嫌集資詐騙罪。”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常莎介紹。(記者 趙凱迪 陳維城 戴軒)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戳穿日本右翼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五大謊言
戳穿日本右翼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五大謊言
黃河壺口瀑布現流淩封河景觀
黃河壺口瀑布現流淩封河景觀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寒冬“熱”建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寒冬“熱”建
新疆綠皮“小慢車”駛出“快”生活
新疆綠皮“小慢車”駛出“快”生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1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