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農村集體産權改革 絕非“吃光分凈”“一股了之”
2017-12-09 11:25:31 來源: 瞭望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黑龍江省綏化市蘭西縣榆林鎮雙崗村農民在整理玉米 王松攝/本刊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走訪閩、黑、豫等省多個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地區發現,金融服務不配套、集體經濟發展不暢等問題嚴重制約改革見效。同時,一些地區“吃光分凈”“一股了之”等思想蔓延,土地確權中擱置的“硬骨頭”制約著改革廣泛推進。部分地方幹部和專家建議,從幹群認識、金融配套、集體經濟、政經分離等多方面下功夫,確保農村産權制度改革見實效。

  多重問題制約試點見成效

  一些地區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後,村裏資源、資産的經營問題逐漸凸顯。接受《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時,福建省農業廳農村經濟體制與經營管理處副調研員羅良標説,原來集體組織經營活動不收稅,但改革後身份變化,需要在工商登記,稅率最高超過50%。這打擊了新經濟組織登記的積極性,“要用工業企業稅收政策去要求集體經濟,那集體經濟很難壯大,農民在改革中獲得的紅利也會削減”。

  相比集體收益,農民對個人産權、股權的“變現”更關心。“一些地區的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仍有困難,這對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不利。”河南省濮陽市農業局農村經濟經營管理科科長王慶國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現在股權抵押貸款在各地已經出現,但總體來看,比例非常小,一些金融機構推進相對緩慢,農村金融服務無法和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需求相配套。

  作為全國第一批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29個試點縣之一,福建省福州市閩侯縣農業局經管站站長程金泉説,農村集體産權權能改革包括佔有、收益、有償退出、繼承、抵押、擔保等六權,有股權證後,按道理説可以享受這六項權利。但目前只做到前四項,“抵押和擔保這兩項,銀行方面有限制,還沒完全落實”。

  土地確權時擱置的“硬骨頭”直接影響了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推進。王慶國舉例説,土地確權時,一些地方無法標定土地權屬界址點、線,較難解決的土地權屬爭議問題被擱置。這些以前擱置的問題在清産核資中又暴露出來,影響了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推進。

  這種權屬紛爭,在同時存在森工、農墾、地方縣市等多個行政體係的黑龍江省格外明顯。《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了解到,黑龍江省不少縣份存在與農墾或森工係統之間的土地權屬糾紛問題。一位幹部舉例,比如某個地方,先有農民耕地,後規劃成林場。“農民實際種植幾十年,你要當林地就比較難辦。土地確權時這些‘硬骨頭’被擱置下來,現在清産核資就沒法再擱置了。”

  一些基層幹群認識上仍有差距,導致改革動力不足。在農業大省黑龍江、河南等地,這種制約格外明顯。東北一地級市農委負責人介紹,一些村的機動地等資源都被發包到本輪承包期結束,村裏可轉化收益的有效資源不多,因為現在看不到收益,所以很多農民對産權制度改革積極性不高。

  警惕改革潛在風險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查發現,改革中存在一些潛在風險和不良傾向,需要警惕。

  一是警惕“吃光分凈”“一股了之”等思想蔓延。本刊記者在黑龍江、河南、福建等省部分試點區調查發現,一些地區在股權劃定時缺少對集體股必要性的認識。有的農民説,既然是要為個人確定股權,就都分清楚,要“吃光分凈”。不少地方幹部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已背離了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主旨,“即便順利改了,也會影響後續發展”。

  二是警惕人地矛盾等問題在清産核資中集中爆發。為了加快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東北一些省份已全面啟動農村集體資産清産核資工作。東北某産糧大縣一位經管係統幹部説,隨著清産核資陸續展開,原有不規范合同浮出水面,這些矛盾隨之集中出現。這位幹部舉例説,有的村20畝地一年100塊錢就發包出去了,但時過境遷,很難查清楚。這些土地問題容易成為影響農村穩定的新難題。

  三是警惕基層組織領導力被弱化。東北某縣一位村幹部介紹,當地大多數村經濟基礎薄弱,基本靠上級轉移支付和發包村裏機動地過日子。每年村裏開支不少,除了村幹部工資,還有村裏環境整治,有時光清雪一項一年就得兩萬多元。改革後,很多有了股權的農民都在外打工,可能不會同意村裏的一些開支,村委會辦公和維護村裏日常發展的經費存在無法保障的隱憂。

  這種情況在負債村更突出。福建省閩侯縣農業局局長吳家鈿等人擔心,隨著改革推進,“政經分離”之後,村裏沒錢了,社(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裏有錢了。如果兩套人馬,村裏不多的人才都會往“社”裏去,以後“社長更牛,村主任沒有人當”。

  多措並舉掃清改革障礙

  針對當前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前、中、後面臨的制約和風險,一些地方幹部和專家建議:

  加強思想動員和組織宣傳,提高基層幹部對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認識,進而帶動農民共同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一些地方幹部認為,要對沒有村積累,且無法馬上獲得股權分紅等的農村基層群眾,做好解釋説明工作,認清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重大意義,“改革不僅僅是為了分權、分紅”。

  及時啃下土地確權中的“硬骨頭”,為農村産權制度改革清障。農業部宣布,預計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全國農村承包地確權。黑龍江省綏棱縣、方正縣一些幹部建議,及時排解農村清産核資過程中出現的新問題,減輕並減少人地矛盾等新的不穩定因素。加快解決土地確權時遺留下來的擱置問題,掃除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最後一公裏”。

  加快農村金融配套服務,與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相匹配。王慶國等地方幹部建議,盡快從國家層面上搭建平臺,由政府信用或相關資金做擔保,撬動金融杠桿,推動經營權、股權利用,吸引更多基層群眾參與改革。

  加快出臺扶持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的意見,通過優惠的稅費政策等措施推動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帶動改革成果惠及更多群眾。閩侯縣上街鎮副鎮長鄭龍認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是一種新的特殊法人,適應的稅費條款要區別于其他企業組織。(管建濤 林超 宋曉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農村集體産權改革試點明年擴圍 促産權要素流轉成重點
    北京浙江等地有望進行整省試點,促進産權要素流轉成工作重點 下一步,完善集體資産股份權能、促進農村産權要素流轉將成為試點地區的工作重點。中共中央、國務院在今年年初發布了《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意見》,對推進改革進行了頂層設計和總體部署。
    2017-12-08 07:09:20
  • 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試點明年將增至300個
    農業部副部長葉貞琴1日表示,2018年將繼續擴大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試點,將試點由現在的129個增加到300個。
    2017-12-01 17:16:1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頤和園十七孔橋“金光穿洞”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北京“東四南歷史街區保護更新公眾參與項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浚縣古城展新姿
浚縣古城展新姿
冬韻西湖
冬韻西湖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084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