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延慶低收入農戶兩年內脫貧
2017-11-05 08:11:2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下虎叫村的村民在“山楂小院”打工

  十九大報告原文: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

  延慶劉斌堡鄉下虎叫村,昔日偏遠的貧困山村依靠政府的産業幫扶,使九成低收入農戶脫貧,成為延慶低收入村增收轉型的樣板。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從延慶區獲悉,今年延慶區超過七成低收入農戶脫貧“摘帽”,2019年前延慶低收入農戶將全部告別貧困。

  據介紹,延慶將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低于11160元的農戶家庭界定為低收入農戶,目前全區共有13089戶,家庭人口27390人,其中永寧鎮、張山營鎮、劉斌堡鄉3個鄉鎮有6662戶低收入農戶,佔全區低收入農戶總數的50.9%。

  針對這部分農村低收入群體,去年延慶區出臺“十三五”時期低收入農戶增收及低收入村發展實施意見,並制定六大類幫扶措施,包括社會保障兜底一批、促進就業轉移一批、發展産業扶持一批、村莊建設提升一批、生態建設惠及一批和社會力量幫扶一批。

  其中在産業扶持方面,延慶區農委相關負責人介紹,主要是對于需要扶持産業的群體,對低收入農戶發展農林産業給予資金支持和技術指導。同時對于需要金融貸款的群體,研究金融幫扶政策,對符合條件的低收入農戶創業、發展産業提供小額貸款及財政貼息服務。此外,對于需要拓寬銷售渠道的群體,加快農産品營銷網絡建設,完善農村地區物流配送體係,組織龍頭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面向低收入村戶開展農産品産銷合作。

  下虎叫村的改變就得益于政府的産業扶持。下虎叫村黨支部書記張有旺告訴北青報記者,2014年延慶區種植中心與村裏結對子幫扶,根據村裏的條件,種植中心免費向村民提供玉米種子、有機肥,以及種植技術,村民的種子和肥料不用掏錢,僅此一項每戶一年就能省去500元的成本。

  2015年,種植中心又牽線搭橋,幫村裏介紹了一家經營高端民宿項目的公司,下虎叫村破舊的老房子和清幽的環境在對方眼中正是難得的旅遊資源,于是2015年10月,村裏利用農民的閒置房改建而成的高端民宿“山楂小院”開業,目前“山楂小院”在下虎叫村已擴展到8個院子,節假日入住率達到95%,平日入住率也超過五成。村民不僅可以在“山楂小院”打工,為民宿提供農副産品,年底還能從村合作社分到紅利。張有旺説,通過各類幫扶,全村已有九成低收入農戶人均年收入超過區裏規定的11160元門檻,擺脫貧困。

  “下虎叫村是延慶區低收入村增收脫貧的一個例子。”延慶區農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按照目標,今年延慶區超過七成的低收入農戶通過增收摘掉貧困的帽子,2019年前延慶低收入農戶將全部告別貧困。

  故事

  黑臉膛書記為窮村脫貧找出路

  下虎叫村資源匱乏,以前村民全靠大田玉米種植為生,人均年收入只有5000多元,是延慶的貧困村。村裏50多戶中,有30多戶是低收入戶,因為很多人外出務工,下虎叫村成了空心村。2010年,在外打拼20年的黑臉膛光頭漢子張有旺回村成為書記。

  “既然回村當了書記,就得做點事兒出來,不能總讓父老鄉親們這麼窮下去!”張有旺是個有想法的人,他仔細盤算了村裏的家底,能利用的只有20多間破舊閒置的房屋、600畝土地,還有45歲以上的勞動力。唯一還算拿得出手的,就是好空氣了。

  2015年機會來了,一家經營高端民宿的公司看中了下虎叫村,在村裏建起了“山楂小院”。村民們靠著“山楂小院”,收房租、掙工資、賣特産、入股分紅,開始過上了好日子。

  69歲的村民賈書林以前靠種7畝玉米地為生,全家一年只有2000多元的收入。去年開始,他在“山楂小院”找了份看車的工作,一個月工資有1000多元。“現在除了種地,在家門口還能上班,每年能多出1萬多元的收入,平時想吃肉了隨時有錢買。”賈書林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足。

  明年,下虎叫村還將加大旅遊基礎設施投入,在周邊的山林中建設10公裏的登山步道,並新建可以停放100多輛汽車的停車場。此外,村裏還將進行環境整治和污水治理,拆除違建,通過恢復農村原貌來吸引更多的城裏人。(記者 李天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1906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