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紹興:歡迎回來,陽明先生!
2017-11-03 09:31:0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月30日,首屆紹興“陽明文化周”開幕。它標誌著,隨著王陽明熱在中國大地上的急速升溫,紹興,陽明心學思想成熟之地與埋骨之鄉,已然開筆做傳承王陽明思想這篇大文章

10月30紹興“陽明文化周”開幕第一天,與會者拜謁王陽明墓。照片提供:紹興市委宣傳部

  天空中飄下淅淅瀝瀝的小雨,池壁斑駁、古舊的王衙池,水面上波瀾不興。在水鄉紹興,這樣的池子普通得就如江南説來就來的小雨。

  池子的西南方向,一座二層居民樓的廊檐下,四位中年女士專注地玩著撲克牌,她們的身後,是一圈靜靜的圍觀者。西北角,幾個老街坊坐在屋檐下有一搭無一搭地閒聊。

  王衙池長35米、寬25米,比籃球場略大。池水不甚清澈,池的東北角水面,倒映著白墻青瓦的民居。在附近的紹興國際大飯店做餐廳服務員的王女士説,池水從前很渾,住家們都在池裏面洗衣物,實施“五水共治”工程後,水清多了。

  幾個月前,池的西南角,立起一塊彩色告示牌,在四鄰街坊的眼中,這方倣佛不起眼的悠悠千年的池子一下子大放光芒起來。

  “紹興碧霞池,俗稱王衙池,係中國哲學史上‘天泉證道’的發源地,是當代哲學家的朝聖之地。”告示牌上寫道。

  原來,這裏就是震古爍今的一代大儒王陽明的故居伯府第所在地。王衙池就在王府門前。未來,它將會沸騰起來。

  在水池邊生活了幾十年的普通紹興人一時還意識不到這些。一個小時過去了,女士們的撲克牌仍在繼續,不時伴以酣暢的大呼小叫。老街坊們的話頭,仍在柴米油鹽間跳躍。

  不過,半年來絡繹而來的訪客與小道消息交織在一起,讓他們隱約感覺到,池子500多年前的主人,王陽明,他們不甚了解的大人物,或許會讓他們如池水一樣平靜的生活發生改變。

  10月30日,首屆紹興“陽明文化周”開幕。它標誌著,隨著王陽明熱在中國大地上的急速升溫,紹興,陽明心學思想成熟之地與埋骨之鄉,已然開筆做傳承王陽明思想這篇大文章。

  萬山奔溪,終于匯成浩蕩江河。

  王陽明“鐵粉”

  “改革開放近40年,經濟上去了,但道德出現某些滑坡,因為有些人讓私欲蒙蔽了自己的良知。只要能像王陽明那樣,做到知行合一、致良知,無論做事做人,問題都能得到解決

  晚上8點半,從諸暨市辦事回來的張校軍,直接來到紹興環城西路百花苑內,步入竹林掩映中的三味茶樓。隨即,王陽明話題在繚繞的茶香中飄蕩了兩個多小時。

  張校軍是紹興市政府副秘書長兼辦公室主任,紹興政學界的許多人知道,他對王陽明頗有研究。

  張校軍對王陽明的興趣開始于2013年。那一年的紹興“兩會”上,紹興市九三學社副秘書長吳金權提出開發、保護王陽明故居的提案。當時的張校軍與主管文化的副市長對接這一提案,從此接觸王陽明,興趣一發而不可收。

  “學習陽明學,主要要學做事心要正,意要誠。”張校軍這樣看待王陽明思想的當代價值,並結合當下的王陽明熱來闡述這一看法,“不能聽到有人説21世紀是陽明的世紀,就來趕時髦。要思考在社會轉型的大時代中,所謂理到底是什麼,怎樣運用心學去平衡現代人的心靈。”

  “致良知”“心即理”“知行合一”“無善無噁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王陽明心學中的這些核心表述,以及王陽明生平與思想形成中的細節,從這位59歲官員的口中不斷流出,不過,張校軍説,自己只是陽明心學很初級的愛好者而已,談不上研究。

  為了佐證一些説法,張校軍從隨身的黑色拎包中掏出日本學者岡田武彥所著的《王陽明大傳》。這是學術界公認的王陽明研究領域裏的一部巨著,分上中下三冊,洋洋近千頁。

  張校軍説,這套書,他已經是讀第二遍了。

  他手頭在看的是中冊。書頁中有許多用鋼筆寫的批註,記下閱讀的心得、質疑。

  書中47頁寫到,正德五年(1510年)十一月,王陽明入京朝覲。在上京途中,王陽明共寫了6首詩歌,抒發自己在政治大潮中的無力感。此前的6個月,他在江西廬陵任縣令,雖然身體病弱,但依然取得了不俗的治績,因此內心平靜,才得以在上京途中飽享桃花、雲水和春山等大自然的樂趣。作者並引述王陽明的《午憩香舍寺》一詩,認為是陽明赴京途中經過吉安近郊的香舍寺所寫。

  張校軍根據詩中的“桃花成井落,雲水接郊墟”兩句批註道,十一月沒有桃花,故此詩不應該是王陽明上京途中所作,而是在廬陵做縣令時,“郊遊去寺院午餐,桃花落井應指春末。”

  在116頁和117頁,批註更加細密,主要是對書中所寫的王陽明在正德八年(1513)二月的遊學路線提出疑問。根據自己對紹興、余姚一帶地理的了解,張校軍猜測,王陽明一行很可能是從當時的越城進入四明山,而不是像書中所寫的那樣是從上虞。

  與張校軍對細節的執著不同,紹興另一位官員——越城區北海街道工作委員會書記趙國良,則用一種更奔放更激情的方式,表達對陽明先生的另類紀念方式。

  北海街道工作委員會的轄區內,是王陽明故居伯府第的所在地。趙國良對陽明心學的熱情,有傳承文化的自覺,而發展本地經濟則似乎是更強大的推動力。

  北海街道辦事處趙國良的辦公室,若説已被王陽明“佔領”,並不誇張。緊靠兩面墻壁,擺放著一摞摞王陽明題材的書,包括王陽明的《傳習錄》《王陽明家訓》,浙江大學教授董平著的《傳奇王陽明》,岡田武彥著的《王陽明大傳》。還有不知名作者所寫的《知行合一王陽明》。

  “每種我買了100冊,送給人看。”趙國良語帶一股豪邁之氣。

  他這樣理解弘揚王陽明哲學的現實意義:“改革開放近40年,經濟上去了,但道德出現某些滑坡,因為有些人讓私欲蒙蔽了自己的良知。只要能像王陽明那樣,做到知行合一、致良知,無論做事做人,問題都能得到解決。”他並認為,王陽明哲學在當今中國的成功者、精英人群裏更有市場,原因是心靈的需要。

  “數百年之後,還有那麼多人信奉王陽明,是陽明心學的力量。”趙國良説。

  不過,相比送書,更能詮釋趙國良近乎狂熱夢想的,是辦公桌上厚厚一冊銅版紙彩打的《陽明故裏(西小河)規劃方案》。

  2016年,趙國良邀請清華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圍繞王陽明故居的保護與開發,設計了這一原則為“保護為基礎,發展為核心”的雄心勃勃的方案。根據方案,在深度挖掘王陽明心學文化要素的基礎上,開發後的陽明故裏,將具備歷史文化體驗、城市人文體驗、精致旅居體驗、匠人文化創客、時尚休閒體驗五大功能,各功能區域內將設置各類業態,“滿足客人吃住行遊購娛各類需求”。

  顯然,方案的背後,是“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邏輯。方案描繪的宏大願景是:讓西小河成為國際人文旅遊目的地,最具東方魅力的歷史文化商業街區。

  小學課堂上的陽明先生

  學生自願到講臺前,用古裝帽子、胡子等簡易道具,輪番扮演王陽明父子與老和尚,演繹陽明小時候的立志故事,學生們十分投入,那些積極上臺表演與舉手發言的孩子,都能得到獎勵的小紅燈籠

  “端正坐好,雙手放在膝上,閉上眼睛,調整呼吸。”身著淺藍色中式對襟衣服的金燮成,向臺下20名分成5組的小學四年級學生,字正腔圓地發出指令。

  學生們聞聲照做,進入冥想狀態。

  “一、二、三,輕輕地吸氣。想想我的志向是什麼?再次調整呼吸,深深地呼吸。為了實現我的志向,我可以做些什麼呢?”金燮成繼續發出引導的指令。

  金燮成30歲出頭,他在紹興市陽明小學講授王陽明課程。這一課程,每個年級一個月裏有兩個課時,是陽明小學的標誌性課程。

  9月25日這天,金燮成講授的主題,是王陽明的“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這句話。王陽明一生,從小就立下成為聖賢的志向,最終,不但成為偉大的軍事家,同時也是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詩人,被認為集中體現了中國古代文化當中最高的人格理想。

  金燮成的課活潑生動,他讓學生自願到講臺前,用古裝帽子、胡子等簡易道具,輪番扮演王陽明父子與老和尚,演繹陽明小時候的立志故事,學生們十分投入,那些積極上臺表演與舉手發言的孩子,都能得到金燮成獎勵的小紅燈籠。

  陽明小學是中國不斷升溫的王陽明熱的縮影。

  近3年前,這所位于紹興市宛委山陽明洞天附近的小學,名字還叫鶴池苑小學,在紹興近80所小學中不顯山不露水。2014年11月,它改名為陽明小學,頓有時來運轉之勢。

  “今年4月的公祭大禹,一票難求,但我們的學生得到了入場的機會。”陽明小學校長馬士力不無得意地説。學校獲得參加各種表演的機會也多了起來,一些知名學者走進學校做講座,“見的多了,學生變得很放得開、自信,”馬士力用這些例子,説明改名給學校帶來的效應。

  名字的改變只是冰山一角。馬士力説,為學校導入陽明主題文化,用陽明文化浸潤師生,培養出陽明先生那樣知行合一的人格,才是改名後的陽明小學的教育理想。

  作為學校改名的首創者,馬士力是陽明哲學的信奉者。他也是紹興市王陽明研究會的會員。用陽明思想去影響教師,是馬士力工作的一部分。

  “教育必須回歸內心,心不在了,書教不

  好。孩子們將來會記住,哪些老師是在吊兒郎當地教書,哪些是用心在教,而這會決定你將來的幸福感。”馬士力説,他常會向教師們講這些道理。

  王陽明一生喜歡築室靜悟、調養生息。陽明小學在周四下午安排了固定的靜悟時間。每次20分鐘,先用5分鐘靜坐冥想,然後用5分鐘記錄所想,最後是10分鐘的交流時間。

  “有的孩子在靜悟時想到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交流時哭得淚流滿面。”馬士力説。

  特色帶來了品牌價值,馬士力也更努力張揚學校的獨特性。陽明小學的校園裏,陽明文化符號被表達到了極致。圍墻、走廊,甚至廁所門旁,都懸挂著介紹王陽明生平及思想的匾牌。

  學校改名,教學中加進了陽明思想的內容,家長們起初不能理解。但孩子們的表現改變了家長們的看法。“學生與家長們對學校有了自豪感”,隨著學校知名度的提高,學校附近的房價每平方米漲了近千元,説出這些時,馬士力開心地笑了。

  紹興文理學院教師向記者提供了一份關于學生創造力與學校文化的研究報告,其中對小學四年級學生創造力傾向數據的分析結果顯示,陽明小學四年級學生的創造力傾向總得分是111分,同年齡其他學生得分為89分。

  2016年10月,馬士力參加了在北京舉辦的首屆“中國陽明心學高峰論壇”。在1000多名與會者中,他是唯一的一位小學校長。

  民間的激流

  陽明的氣度如光風霽月,而能吸引販夫走卒,也足證陽明心學的吸引力。事實上,民間的、自發的追隨,才是思想與學説生命力的體現

  在一個醫療專業會議的間歇,郭航遠應記者之約,在主會場旁邊的會議室中落座。一個心臟病醫生與陽明心學的因緣,在室外喧囂的聲浪中娓娓展開。

  今年50歲的郭航遠是紹興人民醫院院長。這家三甲醫院的醫護人員大多知道,自己的院長除了是一位日本留學歸來的醫學博士,還是陽明心學的忠實愛好者。他樂于向醫護人員宣講陽明哲學,倡導建設人性化的醫院、做有文化的醫生。

  2016年5月,浙江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了郭航遠的《醫説陽明心學》一書。在紹興的陽明心學研究者、愛好者的光譜中,又添加了一個獨特的色係。

  根據郭航遠的自述,他對王陽明心學的興趣,事實上要早得多。

  2003年,郭航遠到日本福井大學醫學部做博士後研究。作為紹興諸暨人,他從小就知道有個叫王陽明的古代名人。但到了日本,體會到日本人對王陽明的熱情,才令他産生一探陽明心學的興趣。

  “許多日本大企業的領導者都説自己是陽明哲學的信徒。一位海軍將軍甚至在腰間別著一塊牌子,上書‘一生俯首拜陽明’。”郭航遠回憶説。

  在《醫説陽明心學》的前言,他詳細介紹了陽明心學在日本的傳播、流變以及代表性研究者,並開列了50余本在當代中國掀起的王陽明熱中,值得關注的學術性與通俗性著作。

  身為心臟病醫生,每天面臨人心之實體,但郭航遠當下似乎更關心中國人的心靈狀況。他以自己熟悉的醫療領域為例,慨嘆風氣過于功利,醫學本原的東西被丟棄。

  “許多同行聚在一起談的都是醫院有多少床位、業務量,而很少談醫療的內涵。”他同時感嘆“動刀動槍”的治療氛圍太濃,而忽視了預防、大健康的理念。

  郭航遠認為,醫院不應只熱衷于規模擴張,而應回歸到是否有利于老百姓的健康。醫生心態要回歸良知,回歸學醫時的承諾。

  史載,王陽明在世時,門下有一個奇怪的門徒,叫王心齋。此人是個鹽丁,沒讀過幾本書,但喜好哲思。他到江西訪王陽明時,毫不客氣,昂然上座,與陽明反覆探討格物致知之理,對陽明大表嘆服。然而隔日又對王陽明表示反悔,陽明曰:“善哉,子之不輕信從也。”心齋復又上座與陽明辯難,曠日持久,始大服,為弟子如初。王心齋後來成為泰州學派的開創者。

  陽明的氣度如光風霽月,而能吸引販夫走卒,也足證陽明心學的吸引力。事實上,民間的、自發的追隨,才是思想與學説生命力的體現。

  在紹興,像郭航遠這樣的陽明哲學的業余愛好者,所在多有。

  紹興文理學院教授會計學的教師張炎興,專注于王陽明在紹興遺跡的考證,撰寫了多篇相關論文,他説,下一步,將從考證之學轉入意義之學,準備研究陽明洞對王陽明的意義。陽明一生,多次到紹興陽明洞裏靜坐、修煉,張炎興想索解的是:陽明什麼時候去洞裏?他遇到了什麼樣的人生問題才會到洞中修煉?

  從事植絨産業的企業家孫有峰,對哲學有著超乎常人的興趣。他説:“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我們需要真理嗎?我們需要光明嗎?這些問題,不管一般人有沒有興趣,它們都在那裏。不關心這些問題,並不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但有的人會在一生中反覆追問這些終極問題,我可能就是這少數人中的一個。”

  孫有峰對陽明生平、思想如數家珍,並對王陽明的“雖其言出于孔子,吾不敢以為是也”之言所傳達的熱愛真理、不盲從的精神品質,深表折服。

  劉曄是陽明哲學的一個年輕愛好者。戲劇專業畢業的她,在紹興特立宙動畫影視有限公司擔任總編輯。她正帶領自己的團隊制作有關王陽明的動漫,節目計劃明年在央視播出。劉曄與夥伴們還運營著公號“陽明寶藏”,介紹陽明思想,閱讀量雖然還不高,但每日堅持更新。特立宙的母公司是紹興一家紡織企業,老板丁立清也是位陽明哲學的愛好者,曾幾次帶領劉曄等員工到貴州龍場祭奠王陽明。

  在紹興,于民間層面推動陽明哲學傳承而“動靜最大”的,要屬潘建國。

  潘建國並非紹興本地人,但基于對陽明哲學的興趣,從2008年開始,到紹興尋訪王陽明遺跡,就此踏入陽明心學領域。在他的一手推動下,2014年,嵇山書院得以復院。復院儀式上,莫言、葉嘉瑩等重量級作家、學者絡繹到場,蔚成聲勢。由北宋范仲淹創建、王陽明曾于此講學的嵇山書院,千年之後,得以再續香火。

  還須記一筆的是,根據紹興市文物管理局提供的資料,早在1998年,港商高月明即出資對王陽明故居中的觀象臺進行修繕,他是王陽明故居保護中比較早的民間先行者。

  燒開最後一度

  “保護、開發與傳承,不能搞成僅是旅遊的東西,旅遊只是把思想與文化拓展到大眾中的載體,讓先賢的遺産發揮心靈支撐與精神故鄉的作用,才是目的

  涌動于紹興大地上的強勁的陽明心學浪潮,最終喚起政府層面的有力回應。

  據悉,對王陽明故居的大力度的保護與開發計劃,已經擺上紹興市政府的議事日程。紹興市與團中央影視中心合作的40集電視劇《千古大師王陽明》,已經開始投拍。紹興小百花越劇團正在緊鑼密鼓地排演越劇《王陽明》。

  10月30日,首屆紹興“陽明文化周”開幕。來自全國的116名王陽明研究專家、學者,雲集紹興,活動周以“天下同念——王陽明墓拜謁典禮”拉開帷幕,期間舉辦了多場研討會、講座。

  “要全鏈條地去做,要體現紹興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責任感和擔當。”紹興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何俊傑説。他並介紹,活動周將與全國幾百家與王陽明有關的機構聯手,組建聯盟,發表《紹興宣言》,共同弘揚陽明文化。

  何俊傑同時表示,在保護、開發王陽明故居及傳承陽明心學的過程中,要防止過度商業化的傾向。他以王陽明墓地為例説,政府有關方面否決了一個商業氣息過重的開發計劃,改以種樹為主代替在墓地周圍的大興土木。

  “保護、開發與傳承,不能搞成僅是旅遊的東西,旅遊只是把思想與文化拓展到大眾中的載體,讓先賢的遺産發揮心靈支撐與精神故鄉的作用,才是目的。”何俊傑説。(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張修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電動雙座飛機能飛兩小時了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藍盾尖兵這樣煉成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主視角近觀戰機空中加油全過程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近百只紅嘴鷗現身昆明城區水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90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