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2017-10-17 12:55: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國際·圖文互動)(2)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10月12日,在敘利亞阿勒頗,易卜拉欣·坦比學校的學生在校園裏玩耍。新華社記者 鄭一晗 攝  

  新華社敘利亞阿勒頗10月16日電 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新華社記者鄭一晗 車宏亮

  “雖然條件遠不如過去,但能回到學校我已經很開心了。”在一間預制板房裏,15歲的穆罕默德·哈祖裏正在上阿拉伯文課。這個年紀本該上九年級的他,因戰亂失學多年後,正就讀七年級。

  一排白墻藍頂的簡易板房就是孩子們的教室,板房建在學校原址一片開闊的空地上。這所用敘利亞烈士易卜拉欣·坦比命名的學校,戰時曾被武裝人員佔為據點,在衝突中損毀嚴重,建築大多淪為危樓。遠處的教學樓沒了外墻和玻璃,一間間破敗的教室暴露在外。

(國際·圖文互動)(4)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10月12日,在敘利亞阿勒頗,易卜拉欣·坦比學校的學生在簡易板房教室裏上課。新華社記者 鄭一晗 攝

  2012年,敘利亞曾經的第一大城市和經濟中心阿勒頗爆發戰事,學校所在的東城被反政府組織控制。去年12月底,政府收復東阿勒頗後,著手重建被戰火摧毀的校園,失學的孩子開始重返課堂。

  5年多來,哈祖裏不僅無學可上,還要打工補貼家用。“起初我在修車行幫工,當時還覺得不上學挺自由的。”但很快哈祖裏就想念起校園,他邊打工邊自學,希望有一天復學了不會落後同齡的孩子太多。

  孩子們失學的年歲不一,學校在進行測試後,把不同年齡的孩子分到同一班級。11歲的奧馬爾·納桑説,東阿勒頗被佔領期間,他只能到反對派武裝開設的學校讀書,“學校大部分課程都是宗教內容,還教我們使用武器,為了使我們能加入戰鬥。”

  學校被佔後,50歲的阿拉伯文老師穆罕默德·穆斯塔法被迫前往沿海省份塔爾圖斯避難。得知阿勒頗解放後,他立刻回來重執教鞭。

(國際·圖文互動)(3)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這是10月12日在敘利亞阿勒頗拍攝的易卜拉欣·坦比學校原址。新華社記者 鄭一晗 攝

  “孩子們求知的意願很強烈,盡管物質條件有限,教師也不夠,但我們會盡力讓一切好起來,”穆斯塔法説,為了幫孩子們趕上正常的學業進度,學校正努力將兩年的課程壓縮到一年完成。

  雖然開學有一段時間了,還是不斷有新的孩子入學。47歲的阿卜杜勒-阿齊茲·奧斯曼正領著兒子來學校咨詢就讀事宜,兩周前他們一家剛從拉卡逃到阿勒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他的家鄉施行殘暴統治,學校都被關閉了。

  校長告訴奧斯曼,他的6個子女都可以來學校上學,而且不用交任何費用。“太好了,孩子們有學上,未來才有希望。”盡管滿臉倦容,奧斯曼還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阿勒頗教育局副局長薩米爾·哈拉克告訴記者,阿勒頗市有400所學校在戰爭中不同程度受損,其中280所完全被毀。而整個阿勒頗省在戰前有4000余所學校、125萬名學生,多年戰亂過後,如今僅剩950所學校在運作,學生數量也銳減至45萬。

(國際·圖文互動)(1)通訊:危樓邊搭起簡易板房——阿勒頗失學兒童重返課堂

  10月12日,在敘利亞阿勒頗,易卜拉欣·坦比學校在受損的教學樓原址旁搭建簡易板房作為教室。新華社記者 鄭一晗 攝

  “除了遭戰火毀壞,很多校舍還用來給逃離家園的人居住,所以教室很緊張,”哈拉克説,教育部門對各個校園的受損情況進行了評估,正在根據不同情況制定重建方案。

  目前,在敘利亞政府以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等國際組織的幫助下,阿勒頗已在多個受損校園搭建了約100個簡易教室。

  “但這畢竟只是暫時的解決辦法,冬天馬上要來了,孩子們需要暖氣,還需要堅固的課桌椅和很多教學設備。”説到這裏,哈拉克一臉憂慮。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大熊貓家族迎新客
北京大熊貓家族迎新客
人類首次“看到”引力波事件
人類首次“看到”引力波事件
中國警方向美國遣返一名紅通逃犯
中國警方向美國遣返一名紅通逃犯
江蘇阜寧上演“千人魚宴”
江蘇阜寧上演“千人魚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60091121815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