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決戰貧困的勇猛衝鋒--革命老區脫貧攻堅的“阜平探索”
2017-10-09 09:27:12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0月9日電 題:決戰貧困的勇猛衝鋒--革命老區脫貧攻堅的“阜平探索”

  新華社記者王宇、范世輝、任麗穎

  在中國反貧困鬥爭的時代坐標上,河北省阜平縣有著特殊含義--

  2012年冬,踏著皚皚白雪,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龍泉關鎮駱駝灣村和顧家臺村訪貧問苦。“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國決勝決戰脫貧攻堅的號角,從阜平吹響。

  阜平,曾經的晉察冀邊區政府所在地,新中國成立後的全國重點貧困縣,五年來,向著脫貧攻堅宏偉目標,發起艱苦卓絕的勇猛衝鋒。

  有一種擔當氣壯山河--“阜平不富,死不瞑目。”為了讓鄉親們早日過上好日子,阜平一萬八千多名共産黨員,把這份責任與使命,時刻扛在肩上

  五年,不過歷史長河中的一瞬,于阜平卻有不一樣的分量。

  “總書記來我們村時説,希望早日聽到我們脫貧致富的好消息。今天,我想告訴總書記,我已經脫貧了!”阜平縣顧家臺村村民顧成虎説。

  五年前,總書記來到貧困戶顧成虎家。當時顧成虎家破舊的院子裏只有一堆玉米棒子,老伴兒和兒子在家裏病著。如今,老兩口不但可以享受低保、養老待遇,除了打工收入,家裏土地流轉後一年的租金和分紅超過5000元。

  “對困難群眾,我們要格外關注、格外關愛、格外關心,千方百計幫助他們排憂解難,把群眾的安危冷暖時刻放在心上,把黨和政府的溫暖送到千家萬戶。”總書記的話語言猶在耳。

  穿越歷史的塵埃,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是共産黨人矢志不渝的使命。

  “阜平不富,死不瞑目。”新中國成立後,當時的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輾轉得知阜平百姓依然貧苦的消息,動情地説:老百姓保護了我們、養育了我們……阜平的鄉親們現在生活還沒有明顯改善,我于心不忍。

  讓聶帥心心念念的阜平,曾為中國革命作出巨大貢獻:抗戰時期,阜平以不足9萬人口,養活了9萬多人的部隊。全縣2萬人參軍參戰,5000多人光榮犧牲。

  然而,由于各種原因,阜平久陷貧窮--

  這裏有的是我國北方山區最貧瘠的自然條件:“九山半水半分田”,全縣除了10多萬畝水澆地,剩下的大都是用石頭塊壘在山梁上的“薄田”,只有十幾公分的土,經常是春天風一刮,夏天水一衝,地就沒了。

  直到2013年,阜平仍有近一半人深陷貧困,全縣30%人口沒有初中以上學歷。總書記去過的駱駝灣村,當時608人裏,428人深處貧困。

  這裏存在著一些老區群眾久陷貧窮後的心理狀態:一些群眾脫貧信心缺乏,“等靠要”思想嚴重,“脫貧是你們幹部的事”;一些黨員幹部擔心“阜平這地方,邁進腿就拔不出來”……

  靠什麼脫貧,成為擺在20多萬阜平人面前的巨大考驗。

  “革命老區和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黨和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總書記的考察極大激發了老區黨員幹部和群眾的鬥志。

  阜平不變,寢食難安。把使命牢記在心,上上下下共同努力,阜平脫貧攻堅換擋加速:

  縣委確定了“三年大見成效、五年穩定脫貧、八年建成小康”的“三五八”發展目標。從2013年到2016年,四年時間出臺了126項脫貧與發展規劃,平均十天一個。

  “我們選配一批40歲左右、農村基層工作經驗豐富的中青年幹部充實到鄉鎮黨委書記崗位,讓黨政幹部到難村、政法幹部到亂村、經濟幹部到窮村、專業幹部到産業村。”縣委書記郝國赤説。

  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宗亮就是郝書記找來的“能人”。幾年前剛到任時,劉宗亮去下轄的黑林溝村走訪時驚訝地發現,這個村的支書已經82歲,全村47年沒蓋過房子,47年沒辦過喜事。

  “脫貧攻堅不等人。對于不作為的村支書,我們開黨委會,就地免職。”三個村支書還沒到換屆,就被劉宗亮不留情面地拿下。

  2017年,中央、省、市、縣幫扶阜平縣210個村,安排幫扶人員總數628人;此外,國家在財政扶貧投入、産業扶貧、基礎設施和生態建設……一係列支持政策為阜平拔掉窮根提供有力保障。

  從縣到鄉再到村,阜平各級黨員幹部一如運轉起來的發條,停不下來。

  舍小家、顧大家,為盡快擺脫貧困現狀,很多黨員幹部轉如陀螺,根本沒有時間照顧家人。

  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宗亮一家老小住在保定,自己一個人住在鄉上。周末他經常是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地跑,很少回一趟家。

  幾年前,有一次回家,劉宗亮發現以往活蹦亂跳的女兒變得不一樣了,怎麼叫都沒反應。他趕緊送女兒去醫院檢查,原來,因為疏于照看,兩天前的一場高燒,把女兒耳朵“燒”壞了。

  活潑的女兒從此再也聽不到爸爸的聲音。

  談起工作來沒完沒了的劉宗亮,談到女兒,哆嗦著嘴唇,沉默不語。

  劉善龍,阜平縣農業銀行行長,常年工作在扶貧一線。三年前,他的妻子生病需要到石家莊的醫院檢查,他説,9月是季末,發放扶貧貸款工作太忙,等下個月吧。最後,妻子只能獨自去醫院檢查。當他得知檢查結果是癌症,並要立即手術治療時,他懵了。

  他請了幾天假,飛奔到省城醫院,懷著負疚之心與術後的妻子難得地待在一起。

  妻子滿眼委屈地問他:如果我死了,你會後悔嗎?

  ……

  五年衝刺,五年跨越--

  阜平貧困人口從2013年的10.81萬人下降到2016年的3.57萬人,貧困發生率由五年前的超過50%有望降至今年的10%;

  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6542元,比2012年翻一番,比全國貧困地區平均水平高2.1個百分點;

  5年完成533.5公裏通村公路、15條138公裏三級以上公路建設,17.3萬人飲水安全問題一舉得到解決。

  有一種探索蜿蜒曲折--從給“真金白銀”到發展個體經濟,再到融入市場經濟大潮,阜平為革命老區脫貧闖出一條新路

  1941年1月的新華日報,以社論的方式這樣記載阜平:堅持抗戰,需向阜平看齊……創造千百個類似阜平的鞏固堡壘。

  走過歲月長河,如今的阜平,正在中國反貧困鬥爭戰場上書寫革命老區脫貧的“阜平樣本”。

  老區脫貧難在哪兒?難在基礎設施薄弱、人才資金匱乏,但最根本難在發展思路的落後。

  想透這個道理,阜平走過不少彎路。

  長久以來,小農經濟在阜平一直佔主導地位。習慣了臉朝黃土背朝天,山裏人從不打望外面的世界。脫貧,就是等幹部們給“真金白銀”。

  “真金白銀”經常給,但老區的群眾卻依然貧困。

  讓龍泉關鎮幹部至今想起來仍哭笑不得的是,國家救助貧困戶的棉大衣發下去,有個村的村民們當時卻要求平分,老鄉説:“分不了一整件,要個袖子要個領子也行,然後等機會再要,攢夠了縫在一起穿。”

  當地幹部意識到,治窮,必須動員群眾發展産業。于是大力推廣種核桃、大棗,養肉牛、肉羊,家家戶戶掀起“兩種兩養”熱潮。

  看似脫貧有望,然而並不樂觀。

  “買羊羔時每只600元,幾十只羊辛辛苦苦養了一年,市場價格下滑,成羊每只才賣500元。沒脫貧,還更窮了。”不老臺村一位老人説。

  引進核桃品種不長仁,大棗成熟期高發爛果病,瘟疫突襲養殖戶手足無措……個體經濟粗放的管理模式和應對市場能力的不足,讓貧困戶在市場大潮裏頻頻“嗆水”。

  怎麼才能穩定脫貧?

  “推進扶貧開發、推動經濟社會發展,首先要有一個好思路、好路子。”習總書記的論斷給當地左衝右突的脫貧工作指明了方向。

  “市場經濟需要標準化生産、規模化經營、品牌化營銷,而貧困戶單打獨鬥闖市場又太難,這就要盡快把一家一戶的生産組織起來,融進市場經濟的大潮。”縣委書記郝國赤説。

  經過調研論證,阜平縣開始用現代農業發展方式大力發展食用菌、林果等産業。“在‘政府+企業+農戶’模式下,龍頭企業生産菌棒,我們負責大棚裏種菇,採出的菇由提供菌棒的企業回購。”一包棚貧困戶説。

  扶貧模式的重構,把貧困戶變成現代化農業生産鏈條中的一環,分享到了市場經濟的紅利。

  然而,若想保證現代化農業生産穩定發展,必須積聚與之匹配的財政、金融、保險等現代經濟要素。但金融機構怎麼才能惠及貧困戶?

  五丈灣村邊的一處養驢基地,曾經的貧困戶齊國存臉上的笑容給出了答案。不久前,他剛花了20多萬元,住了30年的老房子被翻蓋一新。

  “買頭小驢得5000元,沒有銀行貸款,這事根本幹不成。”

  齊國存養驢獲得的貸款,來自阜平縣大力推行“政銀企戶保”貸款模式,政府搭臺增信、銀行降檻降息、企業農戶承貸、農業保險兜底保障。協調聯動下,群眾無需抵押,便可申請貸款。

  搞産業脫貧,貧困戶最擔心“賠”。一旦“賠”了,就有可能一輩子翻不了身。為此,阜平縣政府與保險公司合作,在全國率先推出成本價格損失保險,對市場價格波動造成的成本損失進行保險,防止貧困群眾因創業返貧。去年保險公司理賠近2000萬元。

  與産業發展同步,阜平縣在易地搬遷、教育培訓、醫療保障、社會兜底等諸多方面打出了“組合拳”:大力發展職業教育,實現“一人就業、全家脫貧”;建立農村大病患者及特殊慢性病患者再次補償機制,讓貧困群眾不再“無錢治病、因病返貧”;實施農村低保分類施保政策,確保低保對象吃穿不愁……

  有一種精神力拔山兮--“擼起袖子加油幹!”被時代激活的阜平群眾,正用埋頭苦幹向世人展示革命老區的新活力

  “你問我什麼?槍、彈藥,埋在哪兒?來,我告訴你!槍、彈藥統埋在我的心裏!”在距離阜平縣城南20公裏的冀察冀邊區司令部舊址,70多年前刻在墻上的詩句,依然清晰可見。

  時光歲月演進不滯。阜平百姓不拘泥眼前、不受制現實、不畏懼挑戰,敢于叫板困難的精神和決心延續至今。

  秋分,大棚裏的蘑菇迎來今年最後一茬瘋長,下莊村的王衛青跟著“長”在了自家的蘑菇大棚裏。老王由于身患輕微殘疾,外出打工很不方便,過去待在家中除了種地沒什麼活計,天一黑就睡覺。2015年,天生橋鎮引入蘑菇大棚,他在忐忑中決定響應政府號召。

  “政府給擔保向銀行貸款建大棚,銷路還能保證。這樣要再懶下去,神仙都救不了了。”王衛青説。

  然而最初,老王並不適應種蘑菇的緊張節奏。一個月下來,他瘦了13斤。

  “你得隨時盯著,控制蘑菇等級。多睡一會兒,幾千塊錢就沒了!”這個曾經的“閒漢”“懶漢”經過幾次磨煉,如今半夜兩三點進棚,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一夜只睡三五個小時。

  2016年,王衛青的蘑菇賣出18萬元,凈賺4萬元,這相當于家中過去幾年的收入。

  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對脫貧的執念,抽掉了王衛青的“懶筋”,也撕掉了幾十年來貼在老區群眾身上的“等靠要”標簽。

  截至2016年底,阜平縣已建起3000多個食用菌大棚,6000多戶農戶參與其中。昔日抗日遊擊隊藏匿其中的青紗帳,如今建起先進整齊的種植大棚。

  “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詰屈,車輪為之摧。”太行深山裏,有人起早貪黑和貧困鏖戰,有人不懼困難勇闖新路。

  2016年3月21日,對龍泉關鎮黑崖溝“留守婦女”高小紅來説是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猶豫了幾個月的她,最終下了決心在那一天把寫著“黑崖人家”的匾額挂在自家門口。

  “挂之前我好幾次想放棄,大家都勸我幹脆不要試了。但我考慮既然參加了幾個月的農家樂培訓,不能就這麼算了。結果挂上去一看,我感到特別自豪。”

  這個山溝家庭婦女的異舉成了全村人關注的焦點,久居太行深山區的人們聚在一起竊竊私語:“農家樂?能成嗎?”

  然而當暖春的腳步再次踏訪黑崖溝,高小紅用事實回應了那些議論。她用去年掙到的錢扒掉原來家中的幾間老房,擴建成精致的二層小樓,樓上住宿,樓下用餐。人們不再聚在一起議論,而是直接走進“黑崖人家”跟高小紅學習怎麼做菜,怎麼給過來旅遊的客人們提供服務。

  “路鋪好了。剩下就看你敢不敢邁出第一步?得拿出點兒勇氣來!”高小紅説。

  政策搭臺,百姓唱戲;臺高一尺,戲高一丈。如今,越來越多的山區人民依托政策擺脫了千百年來的困頓宿命,有了站到舞臺中央的勇氣和自信。

  ……

  五年前,那條總書記在凜冬中走過的鄉間小路,如今已變成平坦開闊的柏油馬路;

  五年前,那些總書記在寒風中握過的粗糙雙手,如今已成為支撐脫貧攻堅的遒勁力量;

  五年前,那些總書記始終念念不忘的山區老鄉們,今天有句貼心話兒想捎給始終惦記他們的那位“親人”--

  “我們有信心過上全面小康的好日子!”

相關鏈接:

習近平: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

新華社評論員:脫貧攻堅要實打實幹

當脫貧攻堅遇上脆弱生態--來自貴州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的報告

中國西北角奮進在逐夢小康的脫貧路上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77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