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小戰友”和警察爸爸同上崗
2017-10-07 07:09:5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月4日,天安門廣場,天安門分局民警王艷軍在廣場東側路執勤。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國慶節期間,天安門廣場上一個穿著義工標識的小小身影,因被稱為民警“最小的戰友”而走紅。

  事實上,她是天安門分局民警王艷軍的孩子,名叫霏霏,今年4歲。國慶節期間,她和媽媽一起在天安門廣場“開啟”了“零垃圾”計劃。整整一天,霏霏穿梭在天安門廣場擁擠的人群中,撿拾遊客遺漏在廣場的垃圾,並向國內外遊客提起倡議加入環保計劃。

  在她的帶動下,王艷軍的同事們也主動加入進來,在霏霏的綠色環保計劃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孩子媽媽説,每到節假日,霏霏唯一的心願就是能和爸爸在一起的時間多一些。國慶節在天安門廣場做義工,是為了能和爸爸一起並肩“戰鬥”。

  休息時也是備勤狀態

  10月4日,上午9時30分,北京陽光明媚。天安門廣場一側便道上,王艷軍穿著黑色制服站崗中。“請問出口怎麼走?”“請問廁所在哪”……不時有遊客前來詢問,甚至在他身側挨著等候。

  他挨個回答遊客問題,眼神仍在四周掃射,大聲提醒著,“排隊有序,走起來,別停留,寬地方站。”

  10點,兩小時的站崗終于結束,王艷軍和同事們排著隊伍回宿舍休息。他拿出杯子大口喝起水來,“嗓子太幹了,現在大家都有點上火。”

  兩小時後,他仍要繼續上崗。事實上,從9月30日夜裏一點開始,民警持續站到早上8點,連續作戰7個小時。國慶期間,民警則是從早上8點值守到夜間10點,直到廣場內的所有遊客清空完畢;到了夜間,仍有24小時執勤巡邏。

  “10點下班回宿舍也不能睡得太沉。這裏現在叫備勤室。”他指著宿舍外的警鈴,“休息時也是備勤狀態,只要鈴聲一響,就要立即整裝待發,隨時應對突發事件。”

  備勤室,不時有年輕民警進出和他點頭打招呼,王艷軍今年39歲,1998年從警至今,在天安門分局工作已經14年,是分局裏的老警了,工作之余,他會給年輕新警傳授經驗。

  在王艷軍眼中,天安門民警站在一個特殊的位置,是首都面向遊客的一個窗口,主要的工作就是為人們服務,疏導、勸解、告知等等。

  “更多時候,就像是問詢處。但是只要上崗,就得繃緊神經,一點小事不能疏忽,哪怕是垃圾桶裏一根沒滅的煙頭。”他時常這樣和年輕民警叮囑。

  國慶第一天,天安門客流量達到75萬多。“如何在大人流中找出不穩定因素,需要的都是經驗基礎上的觀察”。王艷軍舉例説,比如精神病人,他的眼神不一樣,一旦發現了,就得保持在安全的距離裏盯緊,一旦病發及時上前制止,“這涉及太多人的安全,得確保沒有遊客被誤傷或者驚嚇到。這是不平凡的地方,工作中,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從警多年“最害怕的就是過節”

  從警多年,王艷軍坦言,自己最害怕的就是過節。

  “我媽打電話問你回不回來,她媽打電話問什麼時候去,媳婦問什麼時候出去玩。我沒有辦法,保證下夜班能休息就很知足了。”他無奈笑道,心中一直有對家裏的虧欠。

  尤其這個四歲的女兒霏霏,和他最是親近,“有時候孩子抱著你的腿,喊著‘爸爸今天別走,陪陪我’,還得説謊,讓媽媽抱在一邊,偷偷關門就走。所以我每天上班特別早,趁著她還沒起。”

  霏霏如今已經是隊裏的常客,民警裏沒有不認識她的。“我時常把孩子帶到隊裏,沒有辦法,家裏就我和媳婦兩個人看孩子。”王艷軍説,有時正常休息期間,局裏臨時開會,他也只能把孩子帶到單位,把門關上讓她一個人待在宿舍裏。“我去開會大概1小時吧,回來她就哭了,抱著我説‘爸爸別走了,我害怕’。”

  説起國慶當天的照片走紅,王艷軍也很是意外,“其實只要聽説是天安門,不管是什麼活動都特別開心。有時她會坐在我的自行車後面,笑著説,‘爸爸你這太漂亮了’。”

  “你知道爸爸是做什麼的嗎?”時常會有人這樣問霏霏,她會笑著回答,“我爸爸是警察,只要有爸爸在,就安全。”(新京報記者 左燕燕)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玩轉全球之靈性亞洲
玩轉全球之靈性亞洲
諾貝爾文學獎揭曉
諾貝爾文學獎揭曉
秋雨卷珠簾
秋雨卷珠簾
三峽大壩開閘騰庫
三峽大壩開閘騰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766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