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又一家共用單車瀕臨倒閉 酷騎單車用戶到府討押金
2017-09-28 17:20:33 來源: 中國經濟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9月27日),有微博網友爆料,一批酷騎單車用戶來到位于北京通州的酷騎總部退押金,而之所以要現場退押金,是因為APP上已經無法完成退款了。

  “到了現場,就直接登記個手機號,然後支付寶充值的就直接給退款了,不過微信充值的還要等,就剩下幾位工作人員登記,還有警察,領導早就跑了,公司裏一個人都沒有。”去現場退完款的張先生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酷騎單車與P2P誠信貸為同一CEO,曾有酷騎離職員工向媒體爆料,兩家公司共用同一個財務。

  酷騎單車押金難退

  總部、分部人去樓空

  酷騎單車押金難退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今年8月中旬起,全國各地,有不少酷騎單車用戶反映,酷騎單車無法在它承諾的7天內進行押金退款。有的用戶甚至表示,押金退款申請了一個月,押金仍然沒有退回,一直提示耐心等待,客服電話也打不通。

  對于押金的問題,酷騎單車曾經于8月26日在其官方微博上作出過回應,當時酷騎回應稱,用戶退押金遲緩是由于酷騎集中上線的新功能,更新頻繁,係統不穩定。

  隨後的8月30日,酷騎單車發布了名為“酷騎單車新CTO即將上崗,9月份技術係統將很快穩定完善”微博,微博中再次強調了酷騎的押金退回遲緩是由于係統不穩定。微博中酷騎也提到,新的CTO上任後,預計9月份全部問題都能得到解決,一切恢復正常。

  然而,現在已經9月底了,酷騎單車官方微博的更新停留在了8月30日。一切不但沒有得到解決,恢復正常,酷騎單車的問題卻越來越嚴重。

  除了北京的酷騎用戶找到府去退押金,《證券日報》記者還在百度貼吧、微博等公共平臺發現,有許多外地的網友留言,請北京的用戶有償跑腿代為申請退押金。

  近日,據杭州媒體爆料,維護杭州的酷騎公司已經人去樓空,辦公場所已經租給了一家新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酷騎的公司今年5月入駐,9月便結清租金後搬走。

  除了杭州,西安、合肥、長沙等地的酷騎單車分部也已人去樓空。《證券日報》記者多次致電酷騎單車客服電話和公司電話,均無法接通。

  據媒體報道,酷騎公司于近日發布了內部信,稱公司目前資金非常緊張,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正常運營、員工工資的正常發放,為了不影響員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給大家一次自願選擇的機會。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酷騎單車的倒閉已成定局。他的運維成本要增加,而且沒有資本進入,更何況共用單車市場格局已成型,他只有迅速撤出才能減損。

  酷騎前員工爆料

  公司與P2P共用財務

  9月中旬,有酷騎的前員工向媒體透露,酷騎單車的退款問題並不是官方所回應的“技術問題”那麼簡單。

  該前員工還爆料稱,酷騎單車的CEO還有一家P2P貸款公司誠信貸。經《證券日報》記者查證,誠信貸和酷騎單車的CEO的卻是同一人——高唯偉。

  該前員工表示,這兩家公司都在萬達30層,實際上就是一家公司。酷騎所有的財務技術人員、財務人員都在誠信貸。

  《證券日報》記者致電誠信貸客服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誠信貸客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否認了兩家公司是一家公司的説法,稱只是CEO同一個人,兩家公司由不同的人來管理。

  不過,該爆料人卻指出,雖然説是兩套係統,但工資確實一個人發,酷騎和誠信貸是共用一個財務的,肯定是一家。一家共用單車的企業,卻和一個P2P公司不分家,很明顯會出問題。

  于斌認為酷騎和誠信貸共用財務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兩家公司,減少運營成本是關鍵。獨立互聯網專家張旭也表示這樣的可能性是存在,不過真實性還需要調查。(余若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故宮北城墻對公眾開放 能俯瞰整個紫禁城
故宮北城墻對公眾開放 能俯瞰整個紫禁城
巨型鲅魚鰻魚亮相青島水産市場
巨型鲅魚鰻魚亮相青島水産市場
沂蒙山玻璃橋投入使用
沂蒙山玻璃橋投入使用
浙江安吉“彩虹隧道”亮相
浙江安吉“彩虹隧道”亮相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74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