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聚焦綠色農業發展 秸稈利用如何“點草成金”
2017-09-26 08:17:32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黑龍江農墾江川農場水稻秸稈回收現場。農場推廣的水稻割曬、拾禾兩段式收獲技術,為秸稈打包提供了基礎。這些打包的秸稈將交給當地的泉林紙業黑龍江分公司,可用于發電、造紙、供熱。 本報記者 喬金亮攝

  今年是農業部實施東北秸稈治理行動的第一年,中央財政安排資金6億元,在東北地區60個主産縣開展整縣推進秸稈綜合利用試點,力爭到2020年,東北地區秸稈綜合利用率達到80%以上,新增秸稈利用能力2700多萬噸。如何建立秸稈資源綜合利用長效機制,既解決環境問題,又讓農民受益?記者採訪了有關農戶和專家——

  眼下的黑龍江農墾江川農場,水稻收割機和秸稈打包機在田疇上完美銜接,一片秋收的忙碌。農場推廣的水稻割曬、拾禾兩段式收獲技術,為秸稈打包提供了基礎。“成熟的水稻在機械割斷稻莖後,平鋪在稻茬上,晾曬自然脫水,在水稻籽粒收獲後,秸稈也提早達到打包標準,晾幹一塊、打包一批、運走一批。”江川農場場長李國鋒介紹,農場每天出動40多臺套秸稈打包機械,以每天700多公頃的速度進行打包,並做到及時轉運。

  全國秸稈看東北

  東北四省區是我國的大糧倉,同時秸稈總量也大。目前東北秸稈綜合利用率偏低,原因一是還田難度大,二是收儲運體係不健全

  “農作物光合作用的産物一半在籽實,一半在秸稈。”教科書上的這句話對于東北地區有特別的意義。東北四省區是我國的大糧倉,糧食調出量佔全國的三分之一,同時秸稈總量也大,戶均秸稈量是全國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不誇張地説,東北地區秸稈問題解決了,全國的秸稈綜合利用水平也就邁上一個大臺階。同時,由于長期高強度、超負荷利用,東北黑土區耕地有機質含量下降。推進東北秸稈還田利用,有利于促進用地與養地結合,保護好黑土地。

  不過,現實是,目前東北秸稈綜合利用率依然偏低,實現秸稈綜合利用目標任重道遠。吉林省農科院研究員吳興宏長期關注秸稈利用,他介紹,東北地區是我國最大的玉米主産區,每年可收集的玉米秸稈産量超過1.1億噸,約佔全國玉米秸稈資源的44.5%。目前,其玉米秸稈總利用率不足50%,剩余50%左右均被廢棄或焚燒。

  在黑龍江哈爾濱市雙城區採訪時,當地農業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秸稈利用仍處于起步階段。一方面,秸稈利用的直接效益不高,一畝秸稈打包需60元,翻埋、耙地作業需100元左右,單靠農民自己很難持續投入,加之近年玉米效益不好,如沒有普惠性補貼,很難調動農民積極性。另一方面,全區秸稈翻埋機械僅有30多臺,每小時作業量20畝,一個作業期(20天)滿負荷運轉,也只能完成6萬畝。另外,秸稈還田機、打包機、免耕播種機等數量也嚴重不足,很多合作社只能用改裝的簡易機械。

  雙城區的情況並非個案,那麼,東北地區的秸稈利用水平為何明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分析:一是還田難度大。東北玉米收獲後到土壤封凍通常僅有半個多月時間,特殊的氣候條件造成秸稈還田難、腐解慢,加之缺乏寒區低溫快速腐熟菌劑和大馬力拖拉機、翻轉犁等專用配套設備,進一步加大了還田難度。二是收儲運體係不健全。目前收儲運服務體係尚處于起步階段,經紀人、合作社等服務組織發展滯後,導致離田難度大。與其他糧食主産省相比,東北地廣人稀,增加了離田秸稈的運輸半徑和費用,“有稈不收、有收無儲、有儲難運”的現象普遍存在。

  三大手段找出路

  推進秸稈處理要明確肥料化、飼料化和能源化三大方向。要處理好農用為主和多元利用的關係

  秸稈的收儲運僅是第一步,關鍵要在利用方式上做文章。農業部農業生態總站副站長王久臣説,我國秸稈綜合利用總體上可歸納為“肥料化、飼料化、能源化、基料化、原料化”五大類,每一項利用方式都需要科技做支撐。記者在東北採訪了解到,目前各地探索形成了許多好做法,集中在飼料化、肥料化、能源化三方面。

  內蒙古科右前旗是個牧業大縣,全旗每年家畜總頭數約447萬頭(只),巧妙實現了秸稈的飼料化利用。“全旗每年回收秸稈110萬噸,回收率達到90%以上。其中,秸稈轉化為飼料利用率達64%,相當于節約飼料糧14萬噸。”旗農牧局局長劉文明説,以一只肉羊為例,舍飼喂養青貯飼料成本由每天2元錢下降為每天0.5元,成本下降75%,帶動農牧民轉變了草食家畜飼養方式。去年儲備下來的70萬噸秸稈飼料可減輕200萬只羊單位的天然草原放牧壓力。

  黑龍江哈爾濱市雙城區年産秸稈總量290萬噸以上,其中玉米秸稈佔九成。去年,該區被確定為國家秸稈綜合利用試點縣,發力肥料化利用。當地重點扶持合作社,依據秸稈實際收儲和利用量,對其在秸稈的收儲運等環節給予補貼。目前,全區有85個合作社參與秸稈肥料化利用,肥料化利用量佔比達54%。與之對應,全區建設35個蔬菜綠色標準化生産基地,全部使用秸稈等堆制的有機肥。基地蔬菜達到A級綠色食品標準,畝均效益在2000元以上。

  吉林榆樹市是全國第一産糧大縣,面對巨大的秸稈年産量,榆樹把秸稈能源化利用作為重點。3年來,能源化利用平均每年提高5個百分點。當地對秸稈運輸車輛開辟綠色通道,所有收費站全部免費通行;秸稈加工企業電價由原來階梯電價轉為農用電價。整合省市縣三級資金5650萬元,對能源化利用進行補貼扶持,由原來的企業單一補貼,擴大到對秸稈儲存站點、生物質鍋爐等6項補貼,最高補貼額度達70%,促使各類主體輕裝上陣。

  張桃林表示,推進東北地區秸稈處理要明確肥料化、飼料化和能源化三大方向。要處理好農用為主和多元利用的關係,既要通過秸稈直接還田或過腹還田等方式,走農用為主的路子,也要因地制宜,合理引導秸稈能源化、原料化等利用方式,推動秸稈向農用為主、多元利用的方向發展。確保到2020年,秸稈綜合利用率達到80%以上,露天焚燒現象顯著減少。

  政策扶持破痛點

  破解秸稈難題表面在農業,但出路卻廣泛分布在一二三産業中。所以,秸稈綜合利用,是一個打通一二三産業的問題,需要更適應發展需求的産業政策全面支持

  今年初,東北四省區農科院及農墾科學院,組建了“東北區域玉米秸稈綜合利用協同創新聯盟”,形成“集團軍”的研發模式,針對玉米秸稈深翻還田、寒區秸稈快腐等關鍵技術展開聯合攻關,推動秸稈綜合利用發展。中國農科院資源環境經濟研究室研究員朱立志説,隨著協同創新探索,秸稈綜合利用的不少技術都相繼成熟,關鍵在將其推廣普及和産業化。要以秸稈為紐帶,將秸稈收集與生態種養、秸稈能源化進行有機銜接,加固農業循環經濟鏈條。

  針對以上痛點,2016年,農業部會同財政部整合資金10億元,選擇農作物秸稈焚燒問題較為突出的10個省(區)採取整縣推進的方式,開展秸稈綜合利用試點。2017年,將東北地區試點縣擴大到60個,同時優先選擇20個産業基礎好的縣,集中試點補助資金,連續4年滾動支持,形成具有區域代表性的秸稈綜合利用示范樣板。

  “以秸稈肥料化利用為例,秸稈直接還田、漚肥還田、生産商品有機肥都是手段。”王久臣説,不少地方在秸稈造肥上取得了一些進展,利用補貼支持和引導合作社發展綠色有機食品,增加了秸稈造肥效益,但長期推進還要靠有機肥企業、農民、合作社用市場化方式進行,建議在秸稈造肥用地、有機肥企業建設和發展有機循環農業上出臺政策,使其能夠形成産業發展鏈條,從而建立起秸稈肥料化利用的長效機制。

  記者了解到,現行秸稈綜合利用政策主要集中在秸稈禁燒、大氣污染治理、農機購置補貼、生物質發電等方面,多是針對某一環節設立的,缺乏對全産業鏈的係統性支持,亟需在秸稈還田補貼、收儲運、加工利用等方面形成係統配套的政策體係。此外,雖然近年來農業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出臺了一些用地、用電、財稅等方面的政策,但在各地落實上還有困難,影響了社會資本投資秸稈利用。

  專家表示,破解秸稈難題表面在農業,但出路卻廣泛分布在一二三産業中。所以,秸稈綜合利用,是一個打通一二三産業的問題,需要更適應發展需求的産業政策全面支持。可以把農作物秸稈利用列入戰略性新興産業來定位,在産業政策上,給予重點支持和扶持;同時,以不同類型農業區域為基礎,因地制宜建立技術支撐體係。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楠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蓬勃發展的交通“大動脈”
蓬勃發展的交通“大動脈”
國慶花壇扮靚首都
國慶花壇扮靚首都
“塞上明珠”寧夏沙湖吸引遊客
“塞上明珠”寧夏沙湖吸引遊客
動畫片主角“化身”稻草人亮相宜興農田
動畫片主角“化身”稻草人亮相宜興農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23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