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腹地的“創新領跑”——我國中部地區創新驅動發展紀實
2017-09-23 10:20:30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9月23日電 題:中國腹地的“創新領跑”——我國中部地區創新驅動發展紀實

  新華社記者

  發射全球首顆量子衛星,建造全國首臺千萬億次超級計算機,每年推廣“超級稻”超過1億畝……中部六省是中國地理和經濟腹地,黨的十八大啟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以來,一大批領跑全國乃至全球的創新成果從這裏噴涌。

  創新,已成為這裏的“潛能激發器”和“崛起動力源”。創新戰略改變中部傳統的糧食産區、能源和勞動力輸出地角色,使其躍升為重要的科技創新策源地和新興産業基地。

  科技創新引領,打出改革發展“組合拳”

  去年8月,全球首顆量子通信衛星“墨子號”成功在我國發射升空。今年,“墨子號”又先後在國際上首次成功實現千公裏量子糾纏分發、星地量子密鑰分發和地星量子隱形傳態三大科學目標。

  “這標志著我國在量子通信領域的研究,在國際上達到全面領先的優勢地位。”中科院院長白春禮評價説。

  “墨子號”的核心技術來源于地處安徽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五年來,越來越多的重大原創科技成果從中部地區誕生,走向全國、影響世界。

  2013年6月,超級計算機“天河二號”在國防科技大學研制成功,以峰值計算速度每秒5.49億億次、持續計算速度每秒3.39億億次雙精度浮點運算的優異性能,成為全球最快的超級計算機。

  “天河二號已應用于生物醫藥、新材料等多個領域,還將廣泛應用于大科學、大工程,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支撐。”國家超算長沙中心主任胡慶豐説。

  創新引領全局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中部地區以創新為突破口,打出改革發展的“組合拳”。

  ——瞄準科學技術前沿。高溫超導、透明計算、量子信息、兩係法雜交水稻、甲醇制取低碳烯烴、硅襯底藍色發光二極管……近五年來,中部科研機構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3項,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項,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2項。

  ——打通“科技轉化梗阻”。湖北探索科技成果轉化“三權改革”,湖南構建“1+X”創新政策體係,江西實施創新驅動“5511”工程……中部各省紛紛出臺改革措施,激發全社會創新創業熱情。

  ——打造創新創業平臺。繼北京中關村之後,武漢東湖成為全國第二個自主創新示范區,湖南長株潭、河南鄭洛新、安徽合蕪蚌也相繼成為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繼上海張江之後,安徽合肥成為全國第二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全創新鏈”催生新興産業,轉型升級打造經濟“新底盤”

  佔地1968畝、一期總投資1600億元……位于武漢東湖高新區的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建設工地上一片繁忙。這個中國集成電路行業單體投資最大的項目,計劃于明年底建成投産。

  在300多公裏外的安徽合肥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494億元的長鑫存儲器晶圓制造基地項目也正在建設中,投資約128億元的合肥晶合12吋晶圓制造項目已竣工試産。

  江西LED技術、湖南磁懸浮列車、湖北光通信、安徽智能語音……近年來,中部地區著力構建“源頭創新—成果轉化—新興産業”的“全創新鏈”,在全國新興産業格局中,越來越多的中部企業成為行業引領者。

  今年初,山西太原鋼鐵集團宣布由其研發生産的圓珠筆筆頭用不銹鋼新型材料實現了批量生産,並成功應用于國內制筆廠家。作為不銹鋼産能全球第一的鋼鐵企業,太鋼于去年底成功生産出第一批直徑2.3毫米的不銹鋼鋼絲材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筆尖鋼的研制成功,只是我們轉型升級的第一步。”太鋼集團副總經理高建兵表示,創新技術、升級産品結構是未來方向。

  山西省科技廳政策法規處處長蔡穎鑫説,作為傳統的能源重化工基地,山西通過煤制油和超低排放的循環硫化床等技術提升煤炭、焦化等傳統産業,未來將以創新驅動新産業,實現“從煤老大到能源革命排頭兵”的目標。

  引入新技術、新業態升級傳統産業,中部經濟的“新底盤”更堅實。

  經濟“新引擎”仍需以改革驅動創新發展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自2006年中央提出中部崛起戰略以來,中部地區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經濟總量佔全國的比重由18.8%提高到21.3%。今年上半年,六省經濟增速全部超過或達到全國平均水平,成為拉動經濟上行的“新引擎”。

  去年底,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促進中部地區崛起規劃(2016至2025年)》,對中部提出“開創全面崛起新局面”的新目標,核心要義是以全面深化改革為動力,堅持創新驅動發展。

  “新的中部崛起規劃提出“一中心、四區”,這表明中部地區的發展定位提升了。”湖北省社科院副院長秦尊文説。

  專家指出,中部創新發展與東部沿海相比,仍存在科技成果轉化率較低、領軍型科技型企業較少等突出問題。

  武漢大學經管學院教授張建清認為,中部地區應發揮科教優勢,進一步釋放科研人員的積極性,成為創新的重要源頭。另外,中部大部分省份的經濟主體仍是國企,缺乏民營龍頭企業支撐,應該更多地鼓勵民營企業在創新方面有所作為。(記者:徐海濤、廖君、劉揚濤、謝櫻、陳毓珊、付昊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1711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