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慰安婦”黃有良至死沒等到一句道歉
2017-08-15 08:10:3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8月2日,黃有良生前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乙堆村的家中。新華社記者 楊冠宇攝

  姓名:黃有良

  性別:女

  終年:90歲

  去世時間:2017年8月12日

  去世原因:病逝

  生前經歷:中國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幸存者

  8月12日,第5個全球“慰安婦”紀念日前兩天,大陸最後一個起訴日本政府的“慰安婦”、90歲的黃有良去世。

  14歲遭日軍強暴,15歲被抓去慰安所,17歲以父親去世名義回家後逃亡。抗戰勝利後,她又遭受村民議論,丈夫打罵,孩子不理解……“這不是我的錯啊,我是苦命的人!”她控訴。

  和黃有良一樣,在抗戰期間被欺淩的中國婦女,共計20萬左右。

  70多年過去,幸存者的數字不斷減少。如今,登記在冊的大陸“慰安婦”,幸存者僅14人。

  她們老了。身體飽受摧殘,世俗的嘲諷伴隨左右,屈辱又通過子宮蔓延至兒孫兩代,從未間斷。

  最大的敵人,是歲月。

  皺紋爬滿全身,器官生了銹,在走不出小屋的最後時光,她們答非所問,記憶錯亂,直到老去,死掉。

  那一句道歉,至今也沒人等到。

  噩夢

  八月的海南乙堆村,35℃,烈日炎炎。黃有良被安葬在距家200米的土坡上。

  正是椰子成熟的季節,兩排椰子樹林立,茂盛的樹葉從頂部“炸”出來,像濃綠色的禮花。

  75年前,她被日軍抓去的慰安所附近,也是種了一片小椰樹。不遠處,一人多高的木樁還在,是“日軍抓了人,綁在上面打人用的”。

  日子再往前數,就來到那個讓她“恨”的年頭。

  1941年農歷十月,14歲的黃有良幫著父親種田。那天,她挑著稻籠,到村外的水田去做活。

  “忽然聽到幾聲喝叫,抬頭一看,前面不遠處站著一群日軍士兵。嚇得我扔下稻籠,轉身就往山裏跑。”2000年,她曾對志願者陳麗菲回憶,日本兵緊追不舍,自己逃得沒了力氣,被抓住。

  一個滿臉胡茬的日本兵抱住她,另一人剝開她衣裙……其他日本兵在一旁發狂大笑。

  黃有良抓起一只手,狠咬。日本兵大叫一聲,松開手,發怒地拿起刺刀向她砍劈,被一軍官大聲喝住。

  “姑娘別怕”。軍官“九壯”(音)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安慰她。將幾人遣走後,他反過來摟抱黃有良。“我用力掙扎,他並不強迫。我以為沒事了,便到田裏把稻籠挑回家。”黃有良提到,但不知“九壯”什麼時候,對方跟到家門口,攔住並把她抱進臥室……

  黃有良偷哭、忍。但第二天,日本兵又來找,她嚇得躲起來。

  找不到她,日本兵就把她的父母推在地上,毒打,做四腳牛(當地方言,四肢趴在地上)。黃有良得知後,連忙回來看父母,再次被強姦。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探訪長城下的在建高鐵站
    探訪長城下的在建高鐵站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走進最早的“紫禁城” 發現“最早的中國”
    酷暑練兵
    酷暑練兵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鏡泊湖出現壯觀瀑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482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