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冷熱之間的農産品地標保護:如何喚醒老味道的價值
2017-08-04 13:53:02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上海8月4日電(記者周琳)一斤馬陸葡萄50元,一斤莊行蜜梨卻只能賣12元,差別在哪裏?主要就是商標和品牌的知名度。記者近日走訪上海多個郊區發現,農産品地理標志已經成為向精品農業轉型的可行之路,但由于惡意搶注、意識不足等原因,仍然有大量傳統“好味道”被時間湮沒,亟待喚醒其價值。

  自從2014年“馬陸葡萄”在國家工商總局成功注冊為地理標志商標後,這顆葡萄的身價倍增:馬陸葡萄的價格是市面上普通葡萄的5倍之多,優質品種平均每串50元,而且供不應求,儼然成為上海市嘉定區的一張“活名片”。

  從毫無商標意識到誕生一張“地域名片”,馬陸葡萄走過了36年的探索道路。最初馬陸葡萄追求的是量産效益,但很快碰到了市場的天花板,“1989年,馬陸葡萄第一次出現賣不掉的局面,每斤0.2元都無人問津,陷入了‘大年虧,小年賺’的怪圈。”現年73歲的馬陸葡萄創始人單傳倫説。

  隨後,上海成立馬陸葡萄研究所,進行技術攻關,控制産量,調整品種結構,轉變為質量為上。2014年,馬陸葡萄申請農産品地理標志,著重打造品牌,創造“優質優價”氛圍,延伸農家樂、採摘等文化屬性,將這一品牌的價值最大化。

  “最多的時候馬陸有8000多畝葡萄種植,卻只有3000多萬元的産值;現在只有4500畝,産值卻在1億元左右。”單傳倫説,馬陸是一個工業重鎮,隨著産業結構的調整,葡萄種植的面積肯定在逐步縮小,但只要老百姓口袋的鈔票在增加,這個産業就是成功的。

  其實,像馬陸葡萄這樣與地理位置息息相關的“老味道”,上海還有大量農産品可供挖掘。楓涇丁蹄已經擁有200多年歷史,亭林月餅用豬油和白糖所調配出的上海老味道歷久彌新,吃上去苦苦的嘉定羅漢菜,100多年前就有記載的金山亭林雪瓜……這些食品或農産品,一些已經岌岌可危、即將消失,一些面臨保護不到位、品牌不響亮的尷尬局面。

  從商標到地理標志的躍升,並非易事。上海市嘉定市場監管局副局長陸海英告訴記者,症結卡在地標商標是集體擁有,必須要從商標持有人手中拿出來,這個轉讓過程並不容易。從研究所手中轉讓給馬陸鎮農業服務中心,許可給葡萄農民專業合作社和農戶專用,再到申報地標,馬陸葡萄花了十年時間。

  上海市奉賢區市場監管局副局長曹棟説,早些年莊行蜜梨的種植戶也流行“自建品牌”,各個品牌山頭林立,盡管有一定知名度,但難以形成合力,“這幾年,政府牽頭把散小農戶聚集在一起,許多原本擁有個人品牌的農戶逐漸意識到集體商標的優勢,慢慢投入了集體的懷抱。”

  即便已經從“個人名片”聚攏成一張“集體名片”,最後變成地標,過程也十分曲折。“2016年,我們啟動地理商標注冊工作時,就發現商標已經被武漢一家企業惡意搶注了。”曹棟説,目前,作為地理標志商標主體的上海市奉賢區莊行鎮農業服務中心已經提出異議,根據史料記載及一級政府名稱,啟動了駁回程序,但這會大大延遲地理標志商標的注冊進度。

  上海市工商局商標處處長林海涵説,由于前期商標保護法律意識不強,確實發生過地標商標被惡意搶注的現象,但更多的是意識不足。比如,南翔小籠的地標商標遲遲難以注冊,就是商標所有者的意識問題。

  “對于農産品的供給側改革,地標名片是一條被證明可以走通的路。”林海涵説,從已經成功注冊使用的地標商標發展情況來看,品牌市場影響力不斷增強,“馬陸葡萄”比市面上的普通葡萄身價翻了5倍,還供不應求;“嘉定白蒜”種子的市場收購價從過去的每千克4.6元躍升至現在的10元以上。上海應多一些地標名片,真正成為精品農業的“代名詞”。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432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