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錢塘江之源,豬糞為何金貴到必須“搶”
2017-06-30 08:48:0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衢州,是浙西生態屏障和錢塘江之源,生豬存欄量一度超過700萬頭,局部環境問題曾非常突出

  不少大型養豬場,抓住2014年衢州打響鐵腕“治豬”治污的契機,利用科技創新,通過對生豬排泄物的科學化處理生産有機肥,既“把豬屁股擦幹凈”,讓養豬場污水一滴不外流,還在豬價疲軟時,靠賣有機肥賺了錢。如今,賣出了豬肉價的豬糞,成了人見人愛的“金餑餑”,供應甚至出現緊張……

  ▲朱有標(右)介紹處理生豬糞便的迴圈利用係統。受訪者提供

  每天清晨,朱有標的十幾臺吸糞車,陸續駛進浙江省衢州市龍遊縣各個規模養豬場。這個縣至少一半的豬尿豬糞,被“吸”入他創辦的開啟能源公司。

  在6只巨大的發酵罐,以及一連串粗壯的管道中,這些排泄物經歷固液分離、厭氧發酵和脫硫過濾。固體制成有機肥,液體變成沼液,沼氣直接用于發電。沼液繼續濃縮,最後成為液態肥和純凈水。

  介紹完排泄物如何被“吃幹榨凈”,朱有標擰開過濾管的閥門,接出一杯尚帶余溫的水,湊近嘴巴比劃了一下説:“直接喝一點問題沒有”。

  環保的力量讓豬糞成了“金餑餑”

  衢州是浙西生態屏障和錢塘江之源,肩負一江清水送杭城的使命,但這個市生豬存欄量一度超過700萬頭。一頭豬每天的排泄物,按6個成年人計算,等于全市多出4000萬人,局部環境問題突出。

  2014年,衢州開始鐵腕“治豬”,強力推進禁養限養區養殖場(戶)關停退養。生豬飼養量減半,千家規模養殖場全部完成標準化改造。

  為了提升生豬糞便的處理能力,衢州總結推廣各種生態消納模式。朱有標構建了“豬糞收集—沼氣發電—有機肥生産—種植業利用”的“開啟模式”,在一個縣域內實現排泄物統一收集和電熱肥三聯産,成為明星模式。

  距離開啟能源公司不到一個小時車程,養殖戶吳國雄剛剛和朱有標續簽了供糞合同。

  身著棉麻質地的休閒服,氣定神閒地擺上功夫茶,40多歲的吳國雄看上去很放松。

  新修建的高鐵,從豬舍斜上方呼嘯而過,並沒有讓裏面的2000多頭豬躁動不安。

  “蓄糞池裏快滿的時候,我就打7684110這個號碼,他(朱有標)就會派車過來拉。”吳國雄説,政府對糞便處理要求非常嚴格,如果自己投資處理,肯定吃不消,現在他可以一門心思養豬。

  “這種模式特別好,算是資源共用吧,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位養豬場老板補充説。

  把豬屁股擦幹凈,讓養豬場污水一滴不外流,朱有標實現了這個目標。為了配合這個目標,開啟能源已經達到60萬頭生豬的糞便處理能力。

  實際上,衢州很多大型養豬場,通過對生豬排泄物的科學化處理生産有機肥,在豬價疲軟時,靠賣有機肥賺了錢。賣出了豬肉價的豬糞,成了人見人愛的“金餑餑”,甚至出現跨縣購糞的局面。

  “胃口”最大的開啟能源公司,已經感覺有些“吃不飽”。“我已經找到了一部分替代品,具體是什麼,現在可不能説。”在豬糞供貨問題上,競爭日趨激烈。

  和豬糞打了十幾年交道,朱有標嘗到了甜頭,也吃過苦頭。他原本有兩個股東,都逼他回答同一個問題:人和糞,到底選誰?朱有標都選擇了後者。

  第一次是在2006年,豬價一路走高。當時已經開辦了豬場的朱有標,和很多養豬戶一樣,賺得盆滿缽滿,每天有幾撥人來收購種豬。

  看到糞污水橫流,臭氣熏天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朱有標意識到必須開工環保項目。“當時的想法特別簡單,再這麼幹下去,這個行業肯定要完。”

  同行笑話他,他就反駁,“以後不是看誰把豬養好,而是看誰把豬糞處理好”。打完了嘴仗,朱有標開始籌集資金,這個糞便處理項目,保守估算也要投資2000萬元。來自臺灣的股東一聽就放棄了。

  開啟能源公司項目投産後,每天要産生大量沼液。當時沒有其他渠道,就往田地裏流。附近村民看到了投訴,“你朱有標還説要搞環保,現在自己也亂排污。沼液是很好的肥料,但村民一看黑乎乎的液體流進地裏,就擔心有毒,怎麼辦?那就繼續搞沼液濃縮。”

  朱有標首先提出在公司周圍流轉40畝土地建造沼液池,然後再慢慢購置設備進行技術升級,這又是一筆巨大的環保投資。

  “他(第二個股東)對我説,你還要搞這個濃縮,企業遲早會被你搞死。”朱有標回憶説。就這樣,第二個股東也撤走了。

  前後花費上千萬元,現在,開啟能源公司已經把沼液濃縮技術做到了第五代。濃縮液稀釋500倍後,顏色和清水一樣,還可以加入各種配方,供養不同作物。濃縮液還便于運輸,為走出衢州進行銷售打下了基礎。

  環繞公司的生産區,是連片的茶葉、水稻和水果,用自家産的有機肥施肥,用豬糞分離出的純凈水灌溉。滿眼的鬱鬱蔥蔥,將廠區包圍在綠色的海洋中。

  將“有機”進行到底

  為了進一步擴大有機種植規模,朱有標又成立了龍遊豐享家庭農場。流轉土地5000余畝,分別在溪口鎮、詹家鎮、塔石鎮等地設立種植基地,用有機肥種植水稻、果蔬、油菜等十余種作物。他甚至把“有標”注冊成了商標。

  有機肥的銷售,也是朱有標擔心的問題。固體有機肥的銷量還沒達到預期,液態配方肥馬上就要上市,他的眉心擰成了疙瘩。

  向來在微信朋友圈寡言的朱老板,開始頻頻發聲,呼吁提高有機肥的使用量,為子孫後代留下一片凈土。

  遇到來公司視察調研的各級領導,朱有標也會適時提出,希望政府出臺更多政策,推廣有機肥的使用。

  朱有標的心病,龍遊縣最大的種糧大戶董紅專很懂,這也是他的“痛點”。

  兩人的老家在同一個鄉鎮,私下關係也不錯。朱有標的有機肥,已經用在了董紅專400畝的有機水稻田裏。

  老董一共承包了4500畝水稻,種植有機水稻屬于“投石問路”,這條路顯然並不好走。去年産出的有機大米,自己吃了一些,也送了一些,其余就和普通大米一起摻著賣了。

  他細細地算了一筆賬:“在超市裏,普通大米2元錢一斤有的賺,有機大米10元錢一斤只能保本,口感沒差別,你説咋弄?關鍵是大家一看有機兩個字,都會問,是真有機還是假有機?”

  有機大米是蟲子嘴巴裏面剩下的一點糧食,産量不到普通大米的一半。由于不使用化肥,一畝田需要使用300元有機肥,而化肥只用75元……在這位種糧大戶眼裏,有機好是好,就是成本高,市場認可度也不夠,有機種植還要走很長的路。

  盡管如此,依然有很多企業對朱有標的企業産生了濃厚的興趣。來自江西的一家上市公司,甚至拿出5億元和朱有標合作。

  這幾年想找他合作的人很多,有些是想復制“開啟模式”,有些是想合資建廠,有些想直接邀請朱有標去開分公司。

  “我也想走出去開辦河南開啟、福建開啟、江西開啟。”身材消瘦的朱有標,一提到合資合作,兩眼瞪得滾圓,既充滿憧憬,也充滿擔憂,“對于技術標準,我肯定不願意妥協。”

  事實上,開啟模式的推廣,有賴于龍遊全縣域的支援和配套。此外,衢州歷經多年發展生態迴圈農業,大家對環保的自覺,是開啟賴以生存的基礎。離開了配套,離開了環保意識,開啟很難扎根。

  “對于豬糞的處理,我走得太快。正因為這樣,我看到了別人沒看到的問題。”朱有標説,這麼一想,他還是準備做好內功,為走出去繼續蓄力。

  生豬無序養殖的那幾年,朱有標從不吃街上賣的小籠包。他經常回憶小時候的味道,那時糧食是有機的,蔬菜是有機的,沒有大量使用化肥農藥和抗生素,連豬糞都沒那麼臭。

  中午飯時間,食堂師傅特地做了一道紅燒肉。他夾起一塊紅燒肉對員工説,“這個豬肉,就是我小時候嘗到的味道。”(記者方立新、黃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長沙湘江突破36米警戒水位
    長沙湘江突破36米警戒水位
    加州山火肆虐
    加州山火肆虐
    記憶“魔鬼周”|看特戰隊員如何突破敵人封鎖線
    記憶“魔鬼周”|看特戰隊員如何突破敵人封鎖線
    去中國圓空姐夢
    去中國圓空姐夢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238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