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緝毒警:踩在刀尖上的人
2017-06-24 09:04:07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根據公安部公布的《2016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全國登記吸毒人員250.5萬名,每年消耗的毒品總量近400噸,因毒品而消耗的社會財富超過5000億元,毒品形勢依然嚴峻。

  這幾天,四川涼山布拖縣緝毒民警賈巴伍各讓無數人落下眼淚。6月14日,賈巴伍各在搜捕嫌疑人時遭遇伏擊,最終嫌疑人落網,但年僅34歲的賈巴伍各卻不幸犧牲。

  真實的對峙是殘酷的,千鈞一發、生死一瞬。和平時期,歲月靜好,總要有人為萬家燈火負重前行。在“6·26”國際禁毒日到來之際,《工人日報》記者走進重慶緝毒警營,聽緝毒警講述那些驚心動魄的抓捕故事。

  重慶涪陵刑警荔枝責任大隊輔警周小濤至今傷未痊愈,回想起10余天前那驚心動魄的抓捕經歷,才開始感到有些後怕。

  當時,周小濤飛身躍上毒販所駕駛的越野車,搶奪方向盤,在被高速拖行一公里後,成功將其逼停。最終毒販被抓,自己渾身多處軟組織挫傷,下頜被縫了14針。在這次行動中,警方共查獲毒品1000克。

  幾天後,重慶萬州警方對外公布成功搗毀一個跨川、渝兩地的特大運輸、販賣毒品網絡,抓獲犯罪嫌疑人9名,繳獲冰毒5公斤。

  這些案件成功偵破的背後,是緝毒民警把生死置之度外,打擊毒品違法犯罪,用生命譜寫的禁毒之歌。

  為逼停毒販被車拖行1公里

  6月10日18時許,涪陵警方獲悉,販毒嫌疑人劉某將于當日19時左右在涪陵區馬武鎮進行毒品交易,遂當即決定前往抓捕。確認嫌疑人車輛後,周小濤乘坐的敞篷車開到嫌疑人汽車前方進行阻擋,另一輛警方車輛緊逼其後,前後夾擊進行抓捕。

  當對方察覺到敞篷車靠近時,猛踩油門驅車逃跑。周小濤瞅準時機,就在敞篷車與毒販所駕車輛並行的剎那,從敞篷車裏一躍而出,從駕駛室窗口死死抓住毒販車輛的方向盤,向左猛打方向,整個身體懸吊在車門外。一心逃跑的嫌疑人拼命反抗,左右猛打方向盤,試圖把周小濤甩下車去。周小濤一邊拼命往駕駛室鑽,一邊奮力搶奪方向盤。

  就這樣,周小濤被毒販車輛持續拖行了1公里左右,才迫使毒販所駕汽車衝向陡坡撞上路沿石停了下來。他也被強大的慣性甩到了路邊,下顎被摔傷,血流如注。但他又爬起來再次撲向車內的毒販。這時,尾隨追擊的民警趕至,合力將毒販控制住,周小濤在毒販被成功制服後昏迷了過去。

  毒販被抓住了,周小濤渾身多處軟組織挫傷,下頜被縫了14針。

  “我本來想抱住民警直接從山頂跳下去”

  “砂石老板”“包工頭”“房産公司總經理”……這些曾是蔡季的“職業”。從事禁毒工作近20年,重慶市公安局禁毒總隊二支隊探長蔡季已數十次喬裝深入虎穴,與毒販鬥智鬥勇。

  走進蔡季的辦公室,記者發現房間裏最多的便是書,有禁毒法、刑法和犯罪心理學等。他説:“有空時,我就翻翻這些書,當臥底的不掌握這些知識,很容易露餡。”

  1999年,從警校畢業後,蔡季成為了一名緝毒警察。他接到的第一項專案任務,就是去扮演夜場裏的搖頭丸買家。

  “要成功臥底,就得過他們的生活,混他們的圈子。”經過1個多月的臥底摸排,蔡季和其他臥底終于等到了與搖頭丸大賣家直接交易的機會。就在販毒人員顏某剛拿出幾百顆搖頭丸準備交易時,早已布控在四周的同事,立即將幾人控制住。

  蔡季説,從警前10年,他幾乎每個月都會接到臥底任務,少則十幾天,多則一兩個月。時間一長,他就不適宜在臥底一線工作了。

  前年6月,蔡季和同事在去四川對販毒人員陳某進行抓捕時,遭到對方極力反抗。事發時正值淩晨,蔡季和同事駕駛的四輛車與陳某駕駛的車輛在高速路上一路狂飆,大家決定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對陳某進行合圍。

  喪心病狂的陳某狗急跳墻,駕車不停地進行撞擊,車尾不斷傳來“咚咚咚”的聲音。最後,四輛車將陳某的車困住,陳某最終束手就擒。

  “在每一次重大的緝毒行動中,幹警隨時處于生死一線。之前在雲南的一次緝毒過程中,我們的兩輛車在山上圍堵犯罪嫌疑人的車輛,不到5分鐘就將嫌疑人抓獲。”蔡季向記者講述緝毒經歷,“事後審訊犯罪嫌疑人時,對方説了一句‘我本來想抱住民警直接從山頂跳下去的’。後來又通過對地形的勘察,這時我們才意識到當時的驚險。”

  蔡季所在的重慶市公安局禁毒總隊二支隊,曾榮獲全國禁毒工作先進集體榮譽稱號,這是全國禁毒戰線的最高榮譽。

  “沒時間怕,只能比快”

  盡管時間已過去一年,但從緝毒民警的講述中,記者依稀可見當時驚心動魄的緝毒瞬間。

  2016年4月23日早上8點,萬州緝毒民警葉開接到資訊,犯罪嫌疑人一夥人攜帶大量冰毒、麻古,已從成都彭州出發,來萬州銷貨,本地有大買家李曉峰接應。對方有槍,人數不明,槍數不明,線路不明。

  作為該專案的主辦偵查員,此前的半年時間,葉開帶著兩個協警從最底層的零包販毒摸起,摸到上家,再摸上家的上家,一直追到李曉峰這條大宗交易的線。這是一條完整的制作、運輸、銷售鏈,成都彭州制作,銷往萬州、開州、雲陽,以及雲南、重慶主城等地。

  臨近中午12點,葉開在距離收費站幾公里的地方,發現一輛疑似犯罪嫌疑人的四川牌照白色現代車開過去了。通過車窗觀察了一小段,葉開覺得有70%的把握,便跟了上去。

  到收費站的時候,意外出現。原本布控的5臺車,都陸續去跟蹤其他疑似目標車輛,整個收費站,只剩下過了閘桿的路邊的一臺指揮車。

  白色現代車已經在排隊交費了。葉開直接從車上跳下來,跑向指揮車。此時,已經來不及調動和調整。閘口有太多的社會車輛,對方還有槍。

  葉開繼續跟蹤。路上依舊沒有機會,眼看嫌疑車開進了城區。按照經驗,進入城區後抓捕難度倍增。群眾多,散貨機會多。一旦人貨分離,抓捕就失去意義。

  進城後不久,白色現代車在一個公交站停下,一個男子鑽進後排。葉開確認,那就是李曉峰。嫌疑人接頭了。

  人、貨,都齊了,剩下的問題就是怎麼抓。葉開他們跟到一條車少的上坡支路,現代車停了,但沒熄火。停了10多秒,對方又啟動了。隨後,在一個小區門口停下。當時對方四個毒販,三男一女,有槍,數量不明。而這邊,三個協警,兩個民警,只有葉開手裏有一支槍。

  打不打?拔槍前葉開問了現場指揮一句。對方回答:打!

  幾乎同時,葉開已經拔出槍,子彈上膛。一支槍對四支槍。

  葉開一秒都沒停,拉開車的左後門,拿槍的右手背在身後,離對方下車的第一人還有1米多的時候,他喊了一聲對方的名字。對方愣了。利用這1秒的時間,葉開撲了上去,將犯罪嫌疑人李曉峰撲倒在地。由于一切發生得太快,車裏沒有人動。

  有人問葉開:一個人一把槍,對方情況不明就往上衝,不怕嗎?“沒時間怕。只能比快。”他説。(記者 李國 實習生 陳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山東煙臺:“準海員”登輪體驗
    山東煙臺:“準海員”登輪體驗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漲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漲
    江蘇盱眙方形西瓜上市
    江蘇盱眙方形西瓜上市
    隴中梯田美如畫
    隴中梯田美如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1202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