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糾紛連年增幅20%:高利貸的罪與罰
2017-06-09 09:24:55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作為一部現象級反腐題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引發了全民熱議。在劇情中,圍繞“大風廠股權糾紛”,“高利貸”背後的一係列官場權力鬥爭、貪腐案件等次第展開。追劇之余,人們不禁追問:現實中,高利貸究竟造成了多少罪惡?這顆“毒瘤”為何長久難消?

  復盤高利貸背後的金融真相

  在《人民的名義》劇情中,大風廠老板蔡成功的噩夢始于高利貸。先是因為借了8000萬元的高利貸,無力償還,蔡成功將工廠股權以5000萬元的價格通過京州城市銀行質押給山水集團以獲得“過橋貸款”。結果銀行斷貸,過橋貸款到期之後變成了高利貸,大風廠的資金鏈因此斷掉,最終爆發了“一一六”事件。

  在現實中,所謂過橋貸款,也被稱為“倒貸款”,是一種特殊的短期貸款,用于彌補借款人短時間內的資金缺口,通過過橋資金達到與長期資金對接。當企業歸還了上一筆貸款,又遇到下一筆貸款資金還沒發放的情況,就會需要借入短期資金維持運營。這筆短期資金就像一座過渡的橋一樣,因此被稱為“過橋”資金。

  “融資難”導致蔡成功不得不鋌而走險尋求過橋貸款,但過橋貸款風險很高,本質上是“拆東墻補西墻”,一旦銀行後續貸款沒跟上或者抽貸,企業資金鏈就會斷裂。近些年,在泛亞、e租寶等P2P網貸平臺中不乏企業過橋、周轉類借款的身影。由于一些借款人是從銀行貸不來款的次級借款人,償貸能力較差、信用等級低、資金鏈脆弱,平臺倒閉、老板卷款跑路等事件屢有發生。

  過橋貸款最怕的是“橋”斷了,也就是説好的銀行貸款沒有接上。按照蔡成功的説法,過橋貸款本是三方獲利:放貸方收取大部分利息,銀行收取小部分利息,貸款方獲得資金。京州城市銀行若能像往常一樣正常放貸,蔡成功就能順利還上過橋貸款。

  都説抽貸猛于虎,現實中,因銀行抽貸、斷貸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的例子並不罕見。尤其是面對經濟下行壓力,資金鏈緊張的企業不斷出現,銀行一旦抽貸,必然讓這些企業雪上加霜,有的不得不借高利貸。

  高利貸有多可怕

  高利貸,是指索取高額利息的貸款。因為一些高利貸“利滾利”孳息,老百姓將其形象地稱作“驢打滾”。根據央行規定:民間個人借貸利率由借貸雙方協商確定,但雙方協商的利率不得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金融機構同期、同檔次貸款利率(不含浮動)的4倍。超過上述標準的,應界定為高利借貸行為。目前,這個4倍利率一般是指年化利率24%。

  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24%至36%作為一個自然債務區,法院尊重既成事實。

  在電視劇中,蔡成功以日息4‰獲得山水集團的過橋貸款,折算成年化利率是146%,遠遠超過了國家規定,無疑是高利貸。蔡成功因為銀行斷貸,償還不上本金5000萬元,利滾利滾到了6000萬元、7000萬元、8000萬元,3個月後京州中級人民法院根據股權質押協議把大風廠判給了山水集團。而在此之前,蔡成功也借過8000萬元的高利貸,利息就達到7000萬元,一共1.5億元。因無力償還,他被人追殺、綁架、關狗籠子,差點兒一命嗚呼。

  高利貸往往與暴力催債相伴而生。現實中,一些急需用錢的人跟蔡成功一樣不得不染指高利貸,一旦還不上就可能被暴力催收,嚴重者甚至發生血案。前不久,發生在山東聊城的“辱母案”,就是由高利貸暴力催收引發的。

  公開資料顯示,自2011年至今,全國各級法院審結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以20%左右的增幅逐年攀升,2016年達142萬件,標的額高達8207.5億元。

  源頭治理,全方位打擊

  大風廠的遭遇,反映出民間融資市場混亂、高利貸猖獗等問題。

  “民間借貸是市場活動、民事活動,但市場也有失靈的時候,民間借貸的風險,甚至會威脅金融安全和穩定。”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説。

  我國對高利貸一直實行從嚴治理的政策,逐步形成了在經濟層面疏導、行政層面規制以及利用刑事手段打擊的分層治理、從嚴打擊的理念,並在此理念指導下,出臺了一係列措施。但受訪專家指出,由于這些治理措施集中于限定借貸行為本身、強調對高利貸進行打擊,而未真正觸及高利貸核心基礎——資金供需雙方借貸意願的自然結合,導致治理效果並不理想。

  治理高利貸,關鍵在源頭。高利貸的産生與諸多因素有關。部分專家認為,解決高利貸問題,根本在于解決社會融資難與閒余資金缺乏穩健投資出路並存的問題。但也有專家指出,高利貸問題的根源不是融資難,而是融資太容易。在央行銀根寬鬆之時,銀行熱衷于向企業貸款,造成企業盲目擴大生産或是投資非實業賺快錢,不斷加杠桿,最後導致企業過度負債、銀行信貸過度。一旦銀根緊縮,即“澇旱急轉”,就表現為企業融資難、銀行抽貸,為高利貸提供了土壤。此外,銀行因種種原因,傾向發放短期貸款,形成嚴重扭曲的信貸期限結構,使企業每年需要“倒貸款”,為高利貸滋生提供了空間。

  治理高利貸,應綜合施策。當下,對于高利貸,有人認為,一個人信用不足或急需資金救急時,銀行不借、親友不理,此時有人肯借你錢,哪怕利息高些,至少也是一條路子。也有人認為,高利貸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必須用最嚴厲的刑事手段予以懲處。相對中立客觀的觀點認為,市場的問題應靠市場解決,民間借貸有其合理性,關鍵是要厘清借貸和催收行為合理合法的邊界。對于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金融領域出現的新問題和新矛盾,應綜合運用經濟、行政、刑事打擊等手段解決。

  治理高利貸,應納入法治軌道。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萬喆説,目前社會信用體係不完善、處罰和強制手段有限、破産及其處置機制仍落後等,使許多債務糾紛解決起來特別困難。他認為,治理高利貸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相關監管措施和法律法規沒有跟上,導致一些經濟行為失序,這一問題亟待解決。(記者 潘曄)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上海:變電站裏來了機器人“同事”
    上海:變電站裏來了機器人“同事”
    中國海洋探索走向縱深
    中國海洋探索走向縱深
    全國部分地區2017年高考結束
    全國部分地區2017年高考結束
    騎馬巡邏守邊關
    騎馬巡邏守邊關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76501121113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