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唯有初心不忘——追記心繫群眾的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
2017-06-07 19:15:0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肝膽”——他的農民朋友

  “肝膽”一詞,福建人常用來稱呼最知心、最可敬的朋友,近乎大家常説的“鐵哥們”。

  廖俊波的“肝膽”很多,一位叫刁桂華,農民企業家。

  幾年前,拍下了新廠房土地後,因遭人構陷,她被異地拘押,土地出讓金交不了,後來光滯納金就需要上百萬元,企業陷入生死之劫。

  僅有小學文化的她,幾年來到處陳情、哭訴,甚至“攔轎喊冤”“見官下跪”……

  去年4月,一位政府工作人員悄悄指點她,等廖副市長接訪那天,你再來。

  刁桂華將信將疑,如期來到接訪地點,第一次見到了廖俊波。

  廖俊波聽完情況後,微笑著説:“今天後面還有人等著。這樣,你留下材料和聯繫電話,咱們改天詳細談。”

  一個星期過去,刁桂華以為,這次又是一場空。

  然而,周六早上7點,手機鈴聲響了。

  “刁總,請問你今天有空嗎?能不能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手機那頭,傳來廖俊波的聲音。

  路上堵車,車又壞了,刁桂華遲到了,下午1點多才趕到。

  由于心急,加上虛弱,她在市政府辦公樓的樓道裏摔了一跤,小腿上蹭出幾道血印子。

  廖俊波聞聲出門,把她扶進辦公室坐下。然後,拿毛巾蘸上熱水,為她擦拭傷口。

  “不要急,辦法總比困難多。”

  看著彎腰低頭的副市長,刁桂華眼淚奪眶而出。

  “真是老天開眼啊,讓我碰上了好官!”刁桂華説,“我這些年被欺負、被冷落、被歧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終于有人聽了。”

  刁桂華一邊哭一邊説,廖俊波一邊問一邊記,滿滿寫了三頁紙。最後,廖俊波遞給她一張名片説:“再苦的經歷,都會翻過去。你現在要專心把企業做好,把自己變強,以後的日子還很長。你的困難,咱一起想辦法解決。”

  幾天後,刁桂華正在舊廠房裏忙碌,廖俊波又打來電話,説要過來看看。

  那天正好是“五一”假期,下著大雨。廖俊波一個人打車找了過來。沒帶傘,下車後用手遮著頭,一溜小跑,進了車間。

  他把工廠轉了個遍,像兄長一樣,和刁桂華談起了辦廠之道。

  “你做麥芽汁飲料,芽的根部可以留長一點”“生産線離鍋爐太近”“這廠房確實小了”……

  “我知道有家飲料企業,設備是新的,但沒有訂單,你們合作好不好?”廖俊波立即打電話聯繫。

  刁桂華告訴員工:“這是咱們市裏的副市長,我們的事有救了!”

  等廖俊波一走,員工就説:“你唬人吧!哪有這樣的市長,連個車和跟班的都沒有?”

  再過幾天,刁桂華又接到電話:“桂華,新廠房滯納金不用繳了。”廖俊波的聲音,興高採烈。

  “俊波市長可是我的貴人啊!我聽他的話,不糾結過去,努力做到格局要大。”刁桂華説,她的産品現在賣到了南非、東南亞,年銷售額3億元,下一個主攻市場是美國。

  冤情洗清了,新廠也有著落了,今年春節,刁桂華想給廖俊波送一只土番鴨,表表心意。但廖俊波笑著謝絕了:“桂華,等你新廠開工,舀一瓢熱的麥芽汁給我嘗嘗就行了。”

  天不遂人願,廖俊波沒有等到這一天。如今留給刁桂華的,是無盡的懷念……

  另一位“肝膽”叫袁雲機,也是農村婦女。

  政和縣石圳自然村,明清時是內河碼頭,舟楫往來,商客雲集。雖然從一些老房子上,依稀還能看出點當年的風光,但頹敗之態,連村民自己都覺得抬不起頭。

  2013年,袁雲機帶著村裏9位姐妹,在家人和村裏老黨員的支援下,花了三個多月,清走500多車垃圾,開始改變“垃圾村”的環境。

  這事傳到縣委書記廖俊波耳朵裏,他立即趕來調查。然後,對著袁雲機她們豎起大拇指:“你們這幫姐妹,了不起啊!幹了一件大好事。”

  他接著説,村子幹凈只是第一步,還要“綠起來、活起來、遊起來”。“到那時,男人們就都跑回來了。”大家哄堂大笑。

  “縣裏支援你們,咱把旅遊經濟搞起來。”廖俊波説,“賺錢的事你們幹,不賺錢的事政府幹。”

  很快,石圳村完善了基礎設施,房子翻修一新,引進了3家旅遊企業。古樟古巷,小橋流水,成了遠近聞名的“白茶小鎮”。作為政和縣首批“國家3A級旅遊景區”,最多的時候,一天接待遊客3萬多人次。

  廖俊波經常來,有時會帶客商來,並拿著話筒,當起導遊。見到袁雲機,老是開玩笑:“雲機啊,又變漂亮了!”

  “他不是官,他是我老大哥,是和我們農民坐一條板凳的人。”袁雲機説。

  林小華,曾任邵武市委書記,如今已退休。他是廖俊波從中學教師成為政府工作人員,後來成為鎮長、鎮黨委書記的引路人。聽説記者在南平採訪,專程從上海趕回,找到記者。

  “現在人們總説政治資源,電視裏這麼演,現實中也有人在苦心經營。我很清楚,俊波沒有。”林小華説,“如果説有,他的政治資源就是老百姓,是群眾的口碑!他對老百姓的愛,那是真愛。”

  廖俊波出殯那天,送別的人群,將前後數十裏的街道,擠得水泄不通。告別儀式上,吊唁的人從四面八方趕來,絡繹不絕,許多人情難自抑,淚如雨下。“花圈就擺了1500多個。這些花圈,大多是人們自發送的啊。”林小華説。

  老百姓的淚水和懷念,是對一位好幹部的最好祭奠。

  是清水,就是透亮的

  廖俊波之所以急著在南平買房,是因為他在市裏的第一個職務,是政府副秘書長,負責協調、聯繫城建工作。

  他跟妻子林莉説,這工作有風險,會有開發商來“圍獵”。“咱有房,就可以一句話打發他們,也不會招人議論。”

  錢不夠,就買套二手舊房吧。還是不夠,把邵武的房子賣了,再找家人湊了些錢。

  廖俊波多次和林莉説,咱清清白白做人,就可以安安穩穩睡覺。

  榮華山産業組團,一開始就有4000畝土地“三通一平”,工程很多,建設方負責人鄭建華説,廖俊波沒有介紹過一個熟人或親戚來承包。

  “誰要打著我的旗號拉關係、搞工程,你們馬上拒絕,我沒有這樣的親戚朋友。”廖俊波走到哪裏,都這樣強調。

  他和客商之間很“清”,到什麼程度呢?南平市政府辦工作人員吳慧強説,曾有一位很熟的外地客商,拎了一盒海産品來看他,廖俊波一直追到電梯口,堅決退回,並説“你來找我,咱是朋友;你提著東西來,咱倆就不是朋友關係了,而是利益關係,這就把朋友看輕了”。

  廖俊波相貌俊朗,注重儀表,整齊幹凈,給人的印象清清爽爽、精神抖擻。到政和上任時,帶了兩樣東西,一個行李箱,一塊熨衣板。

  當選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後,廖俊波想穿上新皮鞋,去北京接受表彰。在網上找到一雙浙江産的鞋後,就把連結發給一位做電商的“80後”客商張斌,請他代買,因為沒有支付寶。

  幾天後貨到了,張斌給他送過去。廖俊波説:“電商真是好啊,哪裏的東西都能買到。”説完,把368元塞到張斌手裏。

  “廖書記,我經濟條件還可以,不就一雙皮鞋嘛,我本來就想送您的。”張斌説。

  “這怎麼可以?收了鞋,咱就不像朋友了。”廖俊波調侃道,“辛苦費我就賴了啊。”

  他也不是什麼禮都不收,得分人。

  一次,政和街頭一位賣小吃的老人,找到廖俊波辦公室,手裏提著一籃“東平小饹”,正冒著熱氣。“廖書記啊,這是我們這兒有名的小吃,您工作辛苦了,嘗嘗吧!”

  “這我得收下!謝謝老人家了!”説完,當著同事的面,帶頭吃了起來。

  回點什麼禮呢?調離政和前,他在辦公室裏尋來尋去,眼睛掃到了一雙雨鞋,自己只穿過一兩次,覺得比較合適,就跑到街上送給了老人。

  南平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武勇,過去在邵武市當過書記,是廖俊波的老上級。今年春,廖俊波有次開會,約摸10點鐘的樣子會就散了。他闖進老上級的辦公室,看到武勇吃剩的幾塊餅幹,撕開就往嘴裏塞。“老哥,早上太忙,還沒吃早飯呢。”

  後來武勇拿了兩盒餅幹,讓人送了過去。廖俊波收下了。吃了一大半,剩下的,至今還放在新區辦公室的書櫃裏。

  武勇介紹,南平搞“百日攻堅”,廖俊波挂帥的項目有幾十項,想想都受不了。他心疼廖俊波,後來答應挂帥養老項目,想為廖俊波分擔一點點。

  記者問武勇:“依你看,廖俊波是不是不近人情呢?是不是得罪過很多人?”

  “大家都知道他是這種人,從不拉拉扯扯,三句話不離工作。”武勇説,“連我找他辦點事,他都會拿原則直截了當拒絕,別人的面子更別談了。時間一長,大家也就理解他了,會覺得自己境界不如他。”

  羅志堅是南平市委常委、組織部長,此前曾任省委組織部二處處長,對全省的縣委書記都比較熟。廖俊波是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兩人自然更熟。

  羅志堅説:“我幹組織工作多年,人見多了,像廖俊波這樣坦坦蕩蕩、光明磊落的幹部,不多見。他稱得上是‘陽光幹部’,通體透亮,沒有雜質。”

  遠方,有更美的風景

  微笑是廖俊波的招牌。但有一次,他收起了慣常的笑容。

  那是2014年,去福建東山,學習谷文昌事跡回來。

  他跟政和的同志説:“一名縣委書記,身後能受到一方百姓如此愛戴!我問自己,能不能做得到?”

  他的日記裏,記下了那次參觀的感受——“當地百姓‘先祭谷公,後祭祖宗’的習俗,確實在心靈上受到震撼。”“如果把我放到東山那麼艱苦的條件下,我有沒有毅力堅持14年?”

  廖俊波的表情,還嚴肅過一回。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曉朋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守候
    守候
    傳統文化潤童心
    傳統文化潤童心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81121104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