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文物會説話 考古蠻刺激
2017-06-07 10:44:07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6月10日中國文化遺産日即將到來之際,北京晨報記者獨家探訪存放副中心出土文物的庫房。這裏有哪些重要文物?文物背後隱藏著哪些資訊?發掘過程中又有哪些“刺激”的遭遇?考古專家一一揭曉了答案。

  關于過去 文物是古人給今人的留言

  多年的考古發掘經歷,讓副中心考古領隊尚珩感到,文物是會説話的。那是古人留給現代人的話。“你可以從文物背後發現很多故事,這也是考古工作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尚珩説,考古其實是一個綜合的學科,要解讀文物存儲的故事,需要多個學科的知識。比如歷史、政治、經濟、動植物學、人體解剖學等等。

  每開啟一個墓葬,都會感到一種莫名的“刺激”。尚珩説,在副中心考古發掘中,便時時會有這種“刺激”人神經的事情發生。還記得今年開啟一座元代墓葬時,清理完封土後,發現墓室是完好的,墓門還用磚封著,這讓尚珩心裏一動。“我用手拿掉幾塊墓磚,趴過去,把手電筒伸進去慢慢照,這時特別緊張興奮。”尚珩説,因為是平民墓葬,沒有奇跡發生,但還是有收獲,在手電筒的照射下,看到裏面擺放著大量瓷碗等隨葬品。

  還有一次,尚珩跳進一座遼代墓室,在棺床上方,他發現了一面嵌在墓室頂部的銅鏡。“當時很興奮,就用手慢慢把銅鏡取下來了。”尚珩説,銅鏡上有花卉等圖案,非常精美。

  煮飯陶缶臨時變成甕棺

  在副中心考古過程中,發現了50多處甕棺葬。據尚珩介紹,甕棺葬多見于戰國至漢代,環渤海地區都比較多,但在通州發現如此大量甕棺尚屬首次。

  其中一個裝殮孩子屍體的甕棺引起了尚珩的注意。這個甕棺是由兩件陶缶扣在一起形成的。其中一件陶缶底部有些發黑。尚珩説,這説明甕棺所用的甕並不是專用的喪葬器具,在裝殮屍體前,它可能就是一件實用器。“陶缶是古代煮飯的一種炊具,底部發黑説明曾經被使用過。而在孩子夭折後,這件煮過飯的陶缶臨時被拿來裝殮屍體了。”

  據尚珩介紹,使用甕棺除了是一種喪葬習俗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貧困。甕棺是用兩個陶罐把遺體扣在中間,這種喪葬形式是非常節省開支的。

  尚珩説,此次出土的甕棺,分離出的屍骨已全部運到實驗室,進行多種檢測,從而對遺體主人所處時代的經濟自然情況等進行分析。

  原來漢代就有喪葬産業

  在副中心考古現場發掘出的漢墓中,發現了大量隨葬的陶倉、陶灶、陶壺、陶豬、陶雞等器物。尚珩説,古人視死如視生,陪葬各種陶具模型,是想讓逝者在另一個世界仍然過上生前一樣的生活。

  漢墓中的這些發現,説明副中心所在地區早在漢代便已非常富足,另外還可以看出,早在漢代,就有了喪葬産業服務。“這些隨葬品是用統一模具制造出來的,已有了規范化生産。”尚珩説,可以想見,2000年前的通州地區,就已經有了喪葬“一條龍”服務。

  尚珩認為墓葬其實不是給死人建造的,而是留給活人的。這一點漢代墓葬最明顯,在墓室裏分有前後室,後室是死者安息的處所,而前室則是供後人祭拜的。後來,人們逐漸將墓室裏面的祭祀場所轉移到了墓室外面。

  唐代縣丞墓志確定古潞城

  副中心考古現場發掘的墓葬中,多為平民墓葬,目前發現的最高級別官員墓葬,屬于一位唐代的幽州路縣縣丞。尚珩説,縣丞相當于副縣長,是當時路縣的第第二號人物。這位“副縣長”的墓中沒有特殊的隨葬品,可見其很清廉,但墓葬的墓志卻讓考古人員欣喜異常,因為上面的文字記載非常有價值。

  尚珩説,墓志的開頭是死者生平介紹,他姓艾名演,其祖上曾官居高位,到了他這一代已經沒落了。最關鍵的詞語出現在墓志臨近結尾處,稱其墓所在位置為古潞城南1裏。“這裏透露了兩個重要資訊。一是在唐代的時候,路縣故城遺址已被稱為古潞城。二是確定了路縣遺址的位置,在縣丞墓葬的北面1裏處。”尚珩説,這也是漢代路縣遺址的直接物證,在參與2016年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時,這方墓志銘也作為遺址方位的重要物證,進行了圖片展示。

  遼金人生活考究元人粗獷

  在4000多件套出土文物中,有不少是遼金時期和元代的瓷器。雖然歷史時期相近,但把這些瓷器擺在一起,可以明顯發現兩者的區別。

  尚珩説,遼金墓葬出土的瓷器,都是精美的白瓷,非常薄,做工考究。在一些盤子邊緣,還有精美的紋飾。而元代墓葬出土的大量瓷碗,從釉色上可以看出屬于鈞瓷係列,但應出自民窯,有點像大海碗,粗瓷厚釉,不僅與官窯無法比擬,與同樣是出自民窯的遼金白瓷也不在一個檔次。“從這些日常用具就可以看出,遼金時期,一般人的生活還是比較講究的,不像元代蒙古人那般粗枝大葉。”

  清代土豪女下葬穿金戴銀

  在副中心發掘了一座清代墓葬, 尚珩説,這座墓葬下葬時間應該不長,出土時棺木都是完好的。打開棺蓋時,裏面女性逝者的頭髮和衣著都還完好,兩個手腕上都戴著幾個手鐲。長長的指甲套,純金的耳環,在頭髮下面還有一根黃金扁方。

  尚珩表示,雖然墓葬中出土了不少金器飾品,但可以看出,這些金器的做工相對粗糙,紋飾不太精美。就此可推斷墓主人肯定是當地的大戶人家,而且是旗人,但絕不屬于貴族。“用現在的話説,就算是土豪女吧。”

  ■記者手記

  知道過去才能更好迎接未來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李白《把酒問月》裏的名句充滿了哲理。其實,我們身邊還有很多這樣的事物,它們見證著歷史的更疊,默默無語。比如博物館裏的文物,哪一件沒有百年滄桑。在這些文物面前,我們就是一群幼稚的孩子。

  文物又不同于自然界裏那些亙古不變的事物,它不是造物主的傑作,而是人類智慧的産品。我們的祖先想把他們對宇宙的感悟告訴我們,可有些感受又不能用文字去書寫,就一絲一毫地浸潤到了這些文物之中。

  周口店龍骨山上幾十萬前的灰燼化石,長溝大墓裏的壁畫,水泉溝的煉鐵遺跡,副中心工地出土的甕棺,它們都是文物,也是先人用生命譜寫的密碼,裏面藏著對世界的認知。考古就是要解開這些密碼,了解那些前世的故事。知道過去的人,才能更好地迎接未來。

  考古人員每次打開一座墓葬,都像是打開了一扇時空之門。古墓裏的一切都來自于另外一個時空。即使是一塊墓磚,也有著不同尋常的經歷。它們穿越幾百年與我們相見,想告訴後人什麼呢?讓我們一起慢慢尋找答案吧。

  撰文 北京晨報記者 王歧豐

  攝影 北京晨報記者 李木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拇指西瓜”
    “拇指西瓜”
    雨霧慕田峪
    雨霧慕田峪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820112110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