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介機構“摘帽”後還須強化監管
2017-04-05 08:59:11 來源: 光明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2015年起,湖北省環保廳下屬事業單位環科院將環評業務推向市場,60余名環評技術骨幹從省環科院進入了企業。在經歷了環評業務量斷崖式下跌之後,該企業發揮技術優勢,積極參與市場競爭,最終贏回了更多項目,2016年環評業務合同額攀升到4000余萬元,超出了改制前的業務量。

  作為全國第一個“吃螃蟹”的省級環評機構,湖北省環科院主動切割與“紅頂中介”的關係,讓政府的歸政府、市場的歸市場,這樣的“自改革”走在了環保機構改革的前面。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環保部部長陳吉寧明確表態,從今年開始,“不論是人還是資産,沒有一家環評機構跟環保部有任何關係,我們把這件事情切割得幹幹凈凈。”

  從湖北的改革實踐看,盡管脫鉤後的環評企業也遇到了預料中的困難,但經過更公開、更公平的市場競爭,在激活機構存量優勢的前提下,通過與市場的直接對接,獲得了長足發展。購買服務的企業降低了制度性交易成本,環保廳、環科院和環評中介也擺正了關係和位置,而對于環評從業人員而言,也體現出多勞多得的分配原則。

  這樣的努力呈現出的顯然是多贏格局。這也表明,以往依托于行政權力的“紅頂中介”,一旦“摘帽”,從母體剝離出去,未必就活不好,打破“鐵飯碗”並不可怕。畢竟,市場需求是剛性的,較之憑借公權力或履職便利賺取晦暗不明的利益,從市場上淘金顯然來得清白幹凈。

  只是,“紅頂中介”與行政權力脫鉤,不僅是一個解決相關人員“飯碗”的問題。或者説,就連降低相關企業交易費用,甚至都不是最關鍵的因素。這是因為,一直以來,眾多政府性中介機構承擔的往往是關乎公共利益的事務。以環境評價為例,因其關係到人類活動對環境影響的價值評判及相應對策,結果如何往往直接影響工程是否可行、如何應對環境問題等,絕非一般尋常“生意”。

  環評業務與環保部門脫鉤之前,確實可能會受到來自行政部門的暗示或引導,也不排除會順應權力的意志作出與政府保持一致的評價,從而喪失了環評的獨立與公正。然而,推向市場之後,如何避免獨立與公正的喪失,也並非易事。如果離開了政府的懷抱,轉投市場成為資本的附庸,改革的意義又在哪裏?

  可見,與“去行政化”同步,有必要加強對環評等中介機構的監管,使之真正成為獨立于政府與市場的第三方機構。地方政府應不斷強化行業監管,通過出臺中介服務辦法、常態化檢查等督促環評機構發揮“看門”責任,使其不至于為了追逐利益失去獨立性。與政府部門脫鉤,並不意味著監管的失控與失序。

  同時,要持續擴大公開,接受公眾監督。比如,要切實推動網上競價、網上評價,環評的過程都要上網,對全社會公開,實現可查詢、可質疑。這樣,即便環評機構與企業、政府部門存在“合謀”的主動,也會因為透明公開的制度安排而有所顧忌。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只要有徹底的資訊公開,眾目睽睽之下,中介機構就會逐步規范起來。

  事實上,這也符合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宗旨。做減法不是目的,而是路徑,最終要落到公共利益的實現上。(作者:胡印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可
相關新聞
  • 摘掉“紅頂”光環 高價環評還能持續嗎?
    有一年,湖北省環保廳通過的環評審批項目中,31.7%都由一家環評機構承辦,其他機構單獨份額都沒超過5%;而沒過多久,這家機構的環評業務量卻斷崖式下跌。
    2017-03-31 07:33:03
新聞評論
    座頭鯨擱淺海灘
    座頭鯨擱淺海灘
    開羅大餅
    開羅大餅
    春花爛漫
    春花爛漫
    野鴨媽媽和它的孩子
    野鴨媽媽和它的孩子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4112075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