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遺屬舉行“清明祭”
2017-04-04 18:10:38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4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岑洪桂在祭奠儀式上為當年遇難親人獻花。當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及遇難者遺屬代表50余人,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的遇難者名單墻前舉行清明家祭活動,祭奠被侵華日軍殺害的親人。來自日本的友人、澳大利亞青年代表等一同參加了祭奠活動。新華社記者 韓瑜慶 攝

  新華社南京4月4日電(記者 蔣芳)“親愛的父親,我們兄弟倆來看你啦!您安息吧!”83歲的馬庭祿、81歲的馬庭寶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哭墻”前一邊鞠躬一邊向父親告慰。4日上午,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和遇難者遺屬50余人在這裏舉行清明祭掃儀式。據統計,登記在冊的幸存者僅剩100人。

  小提琴演奏著悠揚的樂曲《辛德勒的名單》,琴聲哀婉憂傷,靜靜流淌,葛道榮、濮業良、劉民生、佘子清、王秀英、常志強、阮定東、岑洪桂、馬庭祿、馬庭寶、陳德壽等11位幸存者陸續到達,依次在“哭墻”前焚起香燭、獻上花圈,還有人制作了小小的白花,貼在親人的名字旁……9時祭掃儀式開始,人們在低沉的音樂聲中向遇難同胞默哀1分鐘。

  90歲高齡的幸存者葛道榮在兒子的攙扶下找到了“哭墻”上親人的名字,一遍遍摩挲著,長時間的凝視著,思緒倣佛回到了那個寒冷的冬天。1937年日本人打進南京,葛道榮家中男丁幾乎被殺光,年僅10歲的他逃進安全區卻被日本兵用刺刀刺傷右腿。“親人們受害已經80年了,我也痛苦懷念了80年。今天我們在此家祭,是為了紀念親人,也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和平可貴。”

  位于紀念館南面的遇難者名單墻俗稱“哭墻”,上面鐫刻著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經歷五次增刻後,目前“哭墻”上共刻有10615個遇難者姓名。截至目前,在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登記在冊在世的幸存者僅剩100人。

  馬庭祿和馬庭寶是一對親兄弟,對于他們來説,家一半在身邊,一半就刻在了“哭墻”上。他們的父親馬玉良、姑父楊守林、舅舅溫志學都在安全區被日本兵抓走,拉到下關江邊用機槍屠殺後澆上汽油毀屍滅跡了。“親人們沒有留下屍骨,這裏就成了我和哥哥唯一能祭祖的地方。這段歷史,我會一遍遍地講給下一代聽。”

  已多次參加“清明祭”的日本友人松岡環在儀式後與幾位老人擁抱、告別。“我理解清明節對于中國人的意義,所以每年這個時候都會來。眼看著老人們一天天老去、逝去,我很心痛。這些年我採訪了三百多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和二百多名日本老兵,把他們的證言寫成文章、拍成紀錄片陸續出版和上映,就是希望日本政府能端正歷史觀,早日作出真誠的道歉。”

  “花的種子喲,來自大海的彼岸,帶著期待喲,在這裏生根開花。和平的花,紫金草……”日本紫金草合唱團和南京小銀星合唱團共同唱起了《和平的花紫金草》。紀念館館長張建軍説:“和平是寶貴的,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一刻,願和平的種子在每個人的心中生根、發芽、開花。”

  清明節期間,紀念館接待參觀人數超過10萬人次。不少遊客涌到了“哭墻”邊,自發地獻上菊花寄托哀思。當日,南京商業學校學生胡敏儀把一支菊花輕輕地放到墻根下,她曾報名參加了春節慰問幸存者的活動,今天又特意趕來悼念。“這是南京的傷痛,也是民族的記憶,我們這一代不會遺忘。”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清明時節農事忙
    清明時節農事忙
    清明時節祭英烈
    清明時節祭英烈
    最美人間四月天 航拍鄱陽湖畔花紅草綠
    最美人間四月天 航拍鄱陽湖畔花紅草綠
    直擊湖南郴州市蘇仙區翻車事故現場
    直擊湖南郴州市蘇仙區翻車事故現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24031120749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