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某縣縣長:曾一天接待9撥領導 結果誰都沒陪好
2017-04-03 07:34:2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來了領導,不陪同行不行(微調查)

    中央八項規定實施以來,“輕車簡從”“減少陪同”“簡化接待”已經成為地方黨委政府的常態。但是,“層層陪同”的困局,仍在上演。在一些基層幹部的觀念裏,“不把領導陪好,頂上烏紗不保”。而很多可有可無的陪同,擠佔了基層幹部本就緊張的時間,佔用了大量的精力,影響了工作。

  陪同,有多累

  説起陪同,中部某縣的王縣長有過記錄,曾經“一天接待九撥領導”。“有督查組、調研組、檢查組、考察組、採訪組……各級來的都有,縣委書記又趕巧外出開會,我不得不陪。”王縣長説。

  九撥領導怎麼陪?王縣長坦言:“哪撥都要陪,其實哪撥都沒陪好。有的吃飯陪,有的穿插陪,有的只能打個照面,還有的深夜前往匯報工作。”

  作為一縣之長,王縣長經常是“5+2”“白+黑”,但説實話,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時間是耗在各種可有可無的陪同上。“如果能把陪同的時間省下來,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我們也能多一些陪家人的時間。”

  級別對等是陪同的老規矩,然而,這不僅讓陪同者感到身累,更讓被陪同者感到“心累”。中部某省省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就表示,在一些場合,“當地領導陪同,反倒聽不到實話、查不到實情,失去了調研的意義。”

  不陪,有多難

  今年春節剛過,王縣長所在的省出臺了新規,提出要“減少調研陪同”,其中還特別明確,省長到基層調研,省轄市主要負責同志不陪同。

  王縣長剛獲悉這個規定的時候,不禁拍手稱讚。但冷靜下來後,他又有些擔心:“有些來調研的領導不看重這個,不陪也就不陪了;但有些領導還是很在意的,如果因為一次的‘禮數不周’,給以後的合作埋下隱患,那就得不償失了。”

  王縣長的擔憂,正是許多基層領導幹部的擔憂。在西部某縣常年負責接待工作的老許坦言,不陪確實有壓力,因為自己的領導明令要陪而且“必須陪好”。所以,老許在接待上級領導調研時,一般都會以高規格先“試探”一下。多數情況下,上級領導會明確提出接待從簡,“但有時候他們也會默許,我們就只能高規格接待了。”

  “市裏的主要負責同志不陪同”,在一些幹部看來,也並不全然都是好處。中部某市市委的一位幹部表示:“如果市委書記、市長不陪同,只讓縣裏或部門負責人來接待和介紹工作,視野會比較局限。”

  規矩,咋落地

  “問題出在下面,根子還在上面,還有舊觀念作祟的原因。”老許特別提到,一些幹部陪了累且煩,不陪又怕怠慢,左右為難,“有時候你去向領導請示是否按規定陪同從簡,領導話裏話外還會嫌你不通人情。”

  在西部某縣挂職任縣委常委的老李也認為,要讓規矩落地,被陪同者是“主要矛盾”,“如果上級領導能嚴格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誰還會上趕著去殷勤陪同?”

  除了上級領導要嚴于律己、從我做起,在王縣長看來,剛性制度的保證必不可少,“必須要將陪同的前提和規格進行清單化、透明化管理,對搞特殊、要例外者嚴肅問責。”

  河南省委黨校教授、公管教研部副主任董立人認為,各級領導幹部都應該更新觀念,把輕車簡從作為一種新常態,並納入領導幹部的考核內容。一方面,領導幹部要進一步提高執政文化的自覺力,自覺抵制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另一方面,監察機構、社會媒體也可以積極監督和曝光,為領導幹部營造輕車簡從的有利環境。

  《 人民日報 》( 2017年04月03日 01 版)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744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