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90後入殮師:與逝者最近不到20厘米 更重要是尊重
2017-04-03 07:23:20 來源: 重慶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與逝者最近不到20厘米,除了技術,更重要的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殯儀館,一個讓人五味雜陳的地方;在殯儀館工作,更算得上是一份特殊的職業。有人對此恐懼,但也有人認為這是一種快樂。

  看多了生離死別,90後入殮師張浩最大的幸福就是給老婆做頓晚餐,餐後與老婆和兒子在小區走走停停,聊聊家常。

  張浩和老婆小余是經朋友介紹認識的。聽説張浩在殯儀館做遺體美容師時,小余心裏比較抵觸,甚至有些反感,直到兩個人正式見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1米75的個子,陽光帥氣,與印象中殯儀館陰冷的形象有著明顯反差。”小余説。

  遺體美容師 習慣説“幹的社保專業”

  淩晨五點,窗外還是漆黑一片。張浩輕輕地從床上下來,先給熟睡的老婆蓋好被子,再給一歲的兒子換好尿布,收拾完東西便直奔單位——石橋鋪殯儀館。張浩是殯儀館殮運科的一名遺體美容師,他每上一個班,就要在殯儀館裏待滿整整24小時。

  2012年,張浩通過考試考到了石橋鋪殯儀館,社保專業的他成為一名遺體美容師。從不適到熱愛這份工作,張浩憑著自己過硬的技術,在這一帶已經是小有名氣。喜歡笑,脾氣好,大家都喜歡和他打交道。

  張浩是墊江澄溪鎮人,1990年11月出生,畢業于貴州民族大學社會保障專業,在殯儀館上班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生活中,張浩更習慣稱自己幹的是社保專業。“從古至今殯葬業都和死亡聯係在一起,旁人恐懼和異樣的眼光在所難免。以前別人在了解到我的工作性質後,經常下意識地後退幾步,然後用一種驚恐的眼神打量我,倣佛我是一個異類。對于陌生人,解釋太多沒有太大必要。對于經常接觸的人,我才更願意直言我的職業。”

  “畢業後,我也曾為做什麼工作迷茫過。”張浩不好意思地説,“當時就想先找個工作做著,再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大學畢業的張浩,本想在殯儀館做個過渡。沒想到後來漸漸喜歡上了這份工作,一做就是四年多。

  美容是一場儀式

  每年經手的遺體超過1000具

  淩晨五點多,天還未亮。與外面的安靜相比,殯儀館內卻已經是燈火通明。走進辦公室,張浩來不及和同事打招呼,便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和橡膠手套,三步並著兩步走進殮屍房。

  重慶有個風俗,趕早不趕晚。

  每天五點半到八點是張浩所在科室最忙的時間。他所在的殮運科殯殮組,主要負責運屍、防腐、整容、整形等工作。從不同地方運來的遺體,首先由他們組運送到停屍房,登記死者信息。對于正常死亡的,家屬辦理完手續後就可以對遺體進行清理。對于非正常死亡的,他還要協助法醫對死因進行鑒定。

  死者為大,家屬們最後的願望是讓親人走得安詳。“是否防腐、整容、整形,這些都要遵從家屬的意願。”張浩説,“我所要做的就是給他們化粧。這個過程與其説是化粧,我更願意把它看作是一個儀式。”

  在張浩眼裏,給死者美容絕不是簡單的涂抹,需要精益求精。在工作室,張浩展示了他的銀色百寶箱。不大的箱子裏,左半邊的藥瓶裏是防腐藥水等。右半邊是不同類型的畫筆,不同顏色的特制油彩。

  “最困難的是,如何根據死者的膚色進行顏料的調配。”張浩説。沒有拿過畫筆沒有調過顏色的張浩最開始是跟著組長學習,然後自己嘗試去調配顏料。從最開始的半個小時到現在的十分鐘,張浩給遺體化粧已經是輕車熟路。根據殯儀館的記錄,每年經過張浩手裏的遺體數量超過1000具。

  與逝者最近不到20厘米

  除了技術,更重要的是尊重

  運過來的遺體,首先要進行面部清潔,然後才可以美容、防腐等。對遺體美容,最重要的是面部顏色的復原。張浩介紹説,對于皮膚蠟黃的死者,一般會選用偏暗的、貼近膚色的油彩與淡黃色、白色的油彩。其次就是嘴唇和眉毛,為了能讓眉毛更自然,張浩與死者最近的距離不到20厘米。

  “遺體美容,除了要掌握化粧技術,更重要的是需要有發自內心的尊重。”對于張浩來説,每個死者都是自己的親人,用心給他們化粧是做晚輩應有的態度。憑著這種工作態度,張浩很快成為小組的骨幹。

  “給遺體做美容,還需要邁過心裏的那道坎。”張浩坦言,剛開始的時候經常會吃不下飯,強迫症一樣的頻繁洗手。他説,正常死亡的遺體就像人睡著一樣,比較好美容。最難的就是非正常死亡遺體,有的是腐屍,甚至是肢體不全的碎屍。經手的遺體多了,張浩慢慢適應了給他們化粧。在殯儀服務科科長易小麗看來,張浩的工作態度刷新了她對90後的認知:“每天與遺體打交道應該是比較枯燥的工作,但是他能始終如一,認真負責,讓這份平凡的工作變得不平凡。”

  在殯儀館,見得最多的就是生離死別,張浩對生命也有了自己的感悟:“每次給遺體化粧,浮現在我眼前的是他們曾經鮮活的生命。死者已去,留給生者的是無盡的悲痛。人難免一死,重要的是不要留下太多遺憾,學會珍惜眼前的一切,珍愛生命。”

  入殮師的幸福生活

  談起自己的工作,張浩倣佛有説不完的話。從不了解到愛上這個工作,遺體美容的工作實現了自己的價值。不僅如此,他還在工作當中收獲了自己的愛情。

  張浩對工作的熱愛感染著身邊的人,他的老婆小余就是其中一位。小余告訴重慶晚報記者:“聽到張浩在殯儀館工作,而且是遺體美容師時,當時心裏比較抵觸,甚至有點反感。”她還記得第一次見面,1米75的個子,長相陽光帥氣,與印象中的殯儀館工作人員截然不同。

  張浩每次與同事談起殯葬方面事時,小余經常會抱怨,“你們莫説這些!”然而,每次看到他們聊得熱火朝天,總是忍不住聽下去。慢慢地,小余也成了殯葬方面的半個專家。小余説:“有些時候,反感起于偏見,源于對它的不了解。”張浩在殯葬方面的知識讓她欽佩,張浩的熱情也俘獲了她的心。

  “她的父母比較開明,對于女兒決定的事,他們還算支持。”張浩不好意思地説。在追小余的過程中,他隔三岔五就去女方家裏找小余父母聊天,帶些小禮物。在雙方父母的見證下,張浩迎娶小余過門。如今,張浩和老婆小余已經有了一個1歲多的兒子。

  早上8點左右,最忙的時間段過去了。張浩和同事們就去吃早飯。吃過早飯,他還要整理檔案,分門歸類。從運屍、登記信息到整容、防腐等,24小時之內重復這個過程,直到第二天早上8點下班。

  下班以後,張浩要回家休息,補充完睡眠以後,他會在老婆下班前做好晚餐。老婆最喜歡的是他做的抄手,皮薄餡多。一家人晚餐後,抱著孩子,陪著老婆在小區內走走。張浩説,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1
【糾錯】 責任編輯: 谷玥
相關新聞
  • 十五年堅守——一位殯葬師的職業經歷
    今年37歲的鄭有平已經在殯葬師崗位上幹了15年。談到緣何做出這一決定,鄭有平説:“21歲那年,我爺爺去世了。當時喪事辦得很倉促。”
    2017-04-02 18:52:40
新聞評論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744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