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我在北極圈教漢語
2017-04-02 17:45:4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赫爾辛基4月2日電 通訊:我在北極圈教漢語

  新華社記者蔣國鵬 黃尹甲子 李驥志

  “馬老師不僅教我們漢語,而且教我們漢語背後的中國文化。我們非常喜歡馬老師。”芬蘭姑娘梅麗·羅科寧操著還不熟練的漢語對記者説,但“馬老師”3個字發音非常清晰。

  學習漢語才3個月的羅科寧有個大氣的中文名字:龍海魅。“我喜歡馬老師給我起的這個名字。”

  羅科寧口中的“馬老師”就是來自遼寧師范大學國際教育學院的教師馬宇菁。

  去年12月,經國家漢辦選派,馬宇菁來到拉普蘭大學語言中心教授漢語。

  拉普蘭大學位于芬蘭北部城市羅瓦涅米,地處北極圈。馬宇菁目前是唯一一名在芬蘭北部教授漢語的中國教師,“在北極圈教漢語”也注定會成為她此生難忘的教學經歷。

  初春的羅瓦涅米,空氣清冽,白雪皚皚,氣溫仍可以探至零下16攝氏度。

  談到是否適應北極圈的生活和工作節奏時,馬宇菁笑著説:“我來自大連,這裏的溫度對我來説還沒有達到不能忍受的程度。而且來這裏之前,我在國家漢辦接受了係統培訓,應該説從業務上到心理上都做好了充分準備。所以,目前還沒有出現任何不適應。”

  馬宇菁在北極圈度過了今年的春節。“我並沒有覺得孤獨寂寞,因為和20多名中國留學生一起組織了每年例行的春節中國文化推廣活動,每天都非常熱鬧,非常充實。”

  “來芬蘭之前,我在其他國家也教過漢語。對芬蘭最大的感受是,這裏非常重視教育,基礎教育非常發達,國民整體素質很高,對其他文化的開放包容令人印象深刻。”

  “為什麼申請來芬蘭?很大程度是因為芬蘭在教育領域世界領先,我非常欽佩。我熱愛做老師的生活,教師是我一生的職業,我希望能夠學習芬蘭在教育領域先進的做法。”

  馬宇菁在拉普蘭大學語言中心開設基礎漢語、中國文化、了解中國3門課。

  “芬蘭高校給予教師很大自由度,中國文化和了解中國這兩門課的內容都由我來決定,我把中國的文化、歷史、禮儀、地理、建築、音樂甚至電影等元素都整合到授課內容中。”

  “馬老師的課非常受歡迎,每堂課都有新鮮內容,幫助我們了解中國文化,了解中國人,了解中國。”在拉普蘭大學教育學院參加國際交換項目的越南姑娘陳桂如説。

  馬宇菁在開課之初,曾經組織過一次問卷調查,希望了解學生對哪些中國文化內容感興趣,結果幾乎全部學生都選擇了“所有”這個選項。

  “我在街頭、超市、商場、健身房多次遇到當地人主動接近我,向我表達希望了解中國的意向。這種情況發生在普遍內向、不善交際的芬蘭人身上是難以想象的。”馬宇菁説,如今越來越多的芬蘭人希望了解中國,他們不僅受經濟和物質方面的驅動,更有文化和精神方面的需求。

  馬宇菁給記者講了一件令她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一天,我給學生們講‘幫’這個字的時候,我問他們,‘如果馬老師需要你們的幫助,你們……’,我的話還沒説完,一個男孩子就騰地站了起來,大聲喊道‘幫’。我真的很感動,因為你能夠從孩子堅定的聲音中聽到他內心的情感……”

  馬宇菁給外國學生講漢字的故事和淵源,受到學生們的歡迎。陳桂如説:“我期待的就是這種教授方式。感謝馬老師!”

  羅科寧説:“這對我們學漢語尤其重要,聽了這些故事,漢字好記了。感謝馬老師!”

  馬宇菁説:“不要感謝我,要感謝中國古人,漢字凝聚了他們偉大的智慧。”

  “外國學生們對中國語言和中國文化那份強烈的好奇和熱愛,驅動著我們去更加認真、努力地對待教授漢語、傳播中國文化的工作,不敢懈怠,心甘情願。”她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貴州村民敬拜亞洲最大紅豆杉 有千年樹齡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全球千余“鐵人”約戰廣西柳州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霧霾凈化塔亮相天津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潭柘寺“二喬玉蘭”盛放 為北京增春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744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