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今年養老金平均漲幅5.5% 實現“十三連漲”
2017-03-31 08:05:5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養老金繼續上調,將實現“十三連漲”。昨日,財政部網站公布《關于2017年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預算的説明》,其中提出從2017年1月1日起,按照平均5.5%的幅度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標準。

  中央支付養老金增預算

  昨日,財政部網站公布的《2017年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預算表》和《關于2017年中央對地方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預算的説明》兩份文件中,提到了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情況。預算表顯示,今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的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預算數為5666.17億元。

  預算説明中指出,該數據比2016年執行數增加691.47億元,增長13.9%。

  公開報道顯示,我國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標準在經歷了11年連續以10%左右的幅度上漲以來,從2016年起漲幅下降至6.5%,且將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與企業退休職工並軌上調。而今年的漲幅進一步下調至5.5%。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何文炯在《中國養老保險發展報告(2016)》中表示,財政收入增幅放緩也是導致基金壓力增大的原因。2012年至2015年,全國財政收入增長率分別為12.9%、10.2%、8.6%、8.4%,可謂連年下降,2015年的財政收入增速創1988年來財政收入增長率的新低。

  同時,按照昨日財政部公布的這兩份文件,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預算仍然較2016年的執行數增加了13.9%。這是在財政收入放緩的過程中,繼續增加財政對基本養老金的轉移支付。“經濟和財政收入由高速增長轉為中低速增長,用于基本養老保險的補助將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何文炯表示。

  “養老保險不存在缺口”

  一方面是財政對基本養老金的補助受到限制;另一方面,養老基金本身的壓力也在增大。據中國社會保障學會編寫的《中國社會保險發展年度報告(2016)》顯示,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基金在2014年支付月數在5個月以下的地區包括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和黑龍江,這兩個地區分別可支付3個月和3.5個月。報告認為,未來基金缺口的風險增大。

  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副司長賈江介紹,截至2016年底,我國60歲以上人口已達2.3億人,佔總人口的16.7%,65歲以上人口達1.5億人,佔10.8%。據預測,我國老年“撫養比”(即參保職工人數與領取養老保險待遇人數的比值)將由目前的2.8:1下降到2050年的4:3。也就是説,到2050年,平均1.3個參保人就要供養一個老人。

  不過,針對社會和學界議論的“養老金缺口”問題,人社部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金維剛表示,政府的補助是法定的基金籌資來源,財政可以通過每年在做預算的時候,根據基金當期的徵繳情況和基金的支付情況,來安排預算資金確保養老金的發放。

  “從這個意義上説,養老保險不存在缺口的問題。《社會保險法》明確了政府在養老保險基金中所承擔的責任,在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文件中也都是明確的。”金維剛説,雖然有個別地方存在當期徵繳和當期支出的收支差,但支付的缺口並不存在,養老保險是以政府信譽擔保的。

  ■ 應對

  人社部:將嚴控提前退休

  人社部養老保險司副司長賈江介紹,我國人口老齡化呈現的人口規模大、速度快、高峰持續時間長等特點,對經濟社會發展具有全方位和極其深刻的影響,並直接對養老、醫療保險制度的可持續發展帶來重大挑戰。

  在養老保險方面,賈江表示,將繼續在基金“增收”上下工夫。抓住城鎮化快速推進帶來的紅利,實行全民參保登記計劃,加大擴面徵繳力度,實現應保盡保、應收盡收。通過劃撥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會保障基金、做大全國社會保障戰略儲備、加大財政投入等措施,多渠道籌集資金。

  此外,在基金支出方面,賈江表示,在確保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的基礎上,嚴格控制提前退休,防止基金跑冒滴漏;建立基本養老金合理調整機制,保持適度待遇水平。

  ■ 釋疑

  1 養老金漲幅如何確定?

  人社部相關負責人表示,養老金漲幅確定要考慮基金可負擔等三個原則

  人社部相關部門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調整養老金的漲幅是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水平,兼顧各方的承受能力,合理確定的。

  “養老金調整幅度的確定,需要考慮保障基本生活、分享發展成果、基金可負擔三個原則。通常而言,養老金上調幅度不低于物價上漲、不高于在崗職工工資增長幅度,都屬于合理區間。”這位負責人説。

  對于具體調整養老金漲幅的參考因素,人社部原副部長胡曉義曾表示,主要是考慮到我國去年的經濟發展水平、財政的支付能力、物價水平、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以及社保基金等五個方面的因素。

  “養老基金本身的承受能力,近幾年雖然總收入額還大于支出額,但是已經出現了收入增幅低于支付增幅的現象,何況企業還在強烈呼吁要降低稅費。”胡曉義在去年政協會議記者會上曾表示。

  2 平均漲幅是否“一刀切”?

  人社部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繳費年限或工作年限不同,實際調整水平會有差距

  今年,我國將繼續同步調整機關事業單位和企業退休人員的養老金。人社部明確表示,平均漲幅是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待遇調整的總體水平,而不是説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分別以各自養老金水平為基數,都按同一比例調整,更不是簡單的對每個退休人員都按固定比例增加養老金。

  對于調整“體制內”和“體制外”兩種人的養老金水平,人社部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各地的經濟發展水平有差異,將充分考慮地區之間的平衡,同時也會充分考慮機關事業單位改革前和改革後待遇調整辦法的銜接等因素。

  而對于個人而言,這位負責人則表示,由于繳費年限或者工作年限的不同,養老金水平也不同等因素,實際調整的水平也會存在一定差距。

  記者注意到,在2016年國家宣布養老金上漲6.5%時,各地執行的情況也有不一,高于6.5%水平的城市也有出現。

  2016年6月1日,上海市在全國率先公布其當年的上調方案,粗略計算,該市平均漲幅達到了6.7%。上海市人社局相關工作人員解釋,上海上調養老金的幅度往年都高于全國一般水平,“2016年總體上調水平也略高于6.5%,但不像往年高得很明顯。”

  ■ 觀點

  “應建養老金自動上調機制”

  記者注意到,以往上調養老金通常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的相關報告中明確提出。如2016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6年將繼續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標準。提交審查的預算報告寫明,自2016年1月1日起,按6.5%左右提高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標準。而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對養老金的上調幅度,沒有公開明確的數字。

  對于養老金的上調,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朱俊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我國養老金面臨著參保人員比例下降、收入結構失衡、積累資産不足等問題。隨著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國家養老的負擔較重,未來幾年養老金的調幅或仍將趨緩。

  不過,他也指出,養老金上調是依賴行政手段,具有不可預見性。“養老金的上調應該建立一種制度化、去行政化的機制。”朱俊生表示,自動調整在國外是一種通行經驗,或是跟物價挂鉤,避免養老金由于通貨膨脹購買力下滑;或是跟社會平均工資的增長挂鉤,讓退休人員分享發展成果。

  朱俊生認為,不管是跟哪項指標挂鉤,這些指標都是客觀的,可觀測的。建立養老金自動調整的機制,調整的幅度就可以有明確的計算公式,並將基金平衡的影響考慮進去,這種調整就避免了行政調整的不可預期性和隨機性。(記者吳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韓國法院批準逮捕前總統樸槿惠
    韓國法院批準逮捕前總統樸槿惠
    奇特壯觀的阿廬古洞
    奇特壯觀的阿廬古洞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728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