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投資世界是由心理和經濟兩大因素構建的——讀《股價為什麼會上漲》
2017-03-30 09:14:18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股價為什麼會上漲》

  (美)裏昂·利維

  尤金·林登 著

  蕭 達 譯

  群言出版社

  2016年8月出版

  ⊙嚴傑夫

  許多投資者都知道,個體心理會對市場波動産生影響,但像裏昂·利維這樣,將心理因素視為投資核心因素的投資大師,恐怕就不多見了。

  對我國投資者來説,裏昂·利維的名氣遠不如“股神”沃倫·巴菲特、“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及吉姆·羅傑斯。但在華爾街,裏昂則是與巴菲特齊名的傳奇人物。遺憾的是,裏昂在2003年去世後,並未留下太多關于他的投資理念的文字,唯有一部名為《股價為什麼會上漲》的自傳式作品,成為後來者管窺他投資思想的 “秘籍”。

  想要了解裏昂的投資理念,我們或許該先了解一下他的家庭和出身。1925年,裏昂·利維出生在一個猶太人家庭。與許多美籍猶太裔一樣,利維家族也是個商人家族。裏昂的祖父1865年從波蘭移民到美國,成為商販。剛開始,裏昂的祖父專門給特拉華州和哈德遜公司的平底船提供給養品。但在與著名的伊利鐵路公司的競爭中,利維祖父的公司倒閉了。此後,他又合夥開辦過紡織品批發公司,還有一家批發襪子的企業——利維家族公司。後面這家公司成為利維的家族産業。

  裏昂的父親傑羅姆·利維是長子,自然也就成了家族産業的繼承人。不過,傑羅姆的興趣並不在做生意,而是研究經濟學。傑羅姆研究的是如何同時實現充分就業與政府、企業的收支平衡——一個典型的政治經濟學問題。然而,在研究過程中,傑羅姆學到了預測企業利潤的能力,這使得他在投資上獲得了不少成績。當然,歸根到底,傑羅姆一生的興趣還是在經濟學而非賺錢。用兒子裏昂的話説,投資對傑羅姆來説,“更多的是一種智力體操”。但他確確實實地對裏昂的職業生涯産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

  事實上,裏昂自己也並不避諱這一點。據他回憶,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成了父親投資學思想的“學徒”,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從父親那裏學會了如何在交易中尋找模型。而這一點在裏昂投身于華爾街以後,特別是在成為奧本海默基金公司合夥人之後,便成了他最重要的一項“技能”。憑借這項技能,裏昂領悟到了“如何從內部人員股票交易的月度報告中,尋覓公司正在籌謀事項的預警信號”,這也使得他能從各種公開資訊中判斷出投資機會和投資風險。

  一個有意思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60年代末,彼時裏昂已是奧本海默基金的合夥人,憑借著“公開資訊”,裏昂幫助公司成功地躲過了大股東所挖的“陷阱”。20世紀60年代中期,一位名叫伯尼·科恩菲爾德的投機客創建的基金公司購買了奧本海默基金公司的股份,並成了奧本海默的最大股東。但包括裏昂在內的合夥人,都十分警惕科恩菲爾德會幹預公司對股票的購買選擇。這種擔心很快變成了現實。有一天,科恩菲爾德想給裏昂介紹一位石油大亨,並試圖向裏昂“推銷”這位大亨的油田——這位大亨想向奧本海默出售2萬英畝北極油田,而事實上這些油田也由科恩菲爾德的公司控制。更蹊蹺的是,這位大亨同意,如果奧本海默願意以每英畝8美元的價格收購,那麼八年之內不需要提供任何資金。

  我相信,大部分人在看到大亨提出的交易條件時,一定覺得這是樁只賺不賠的生意。但裏昂偏偏留了個心眼。他在會見大亨之前,就咨詢了標準石油公司的首席地質學家。這位學者告訴裏昂,北極油田的價值應在每英畝大約50美分。事先掌握了這一關鍵資訊,裏昂迅速理解了科恩菲爾德和他的大亨朋友的“陰謀”:他們希望借著與奧本海默的交易,將北極油田維持在每英畝8美元的虛高價格上,而這正是科恩菲爾德在購買這些油田時所支付的對價。更進一步,憑著這項交易,科恩菲爾德還能順便抬高旗下基金公司的估值,以誤導投資者!

  在裏昂超過50年(如從上學時投資鐵路債券開始算,則有60年)的投資生涯裏,借助公開資訊的投資決策,可以説已成了他的“套路”。此外,裏昂也十分重視宏觀經濟和全球格局的變化在投資領域的影響。正如他所説的“投注經濟而非股票”。裏昂認為,未來最大的行情很可能會誕生于那些有著巨大增長潛力的國家:如印度、中國或俄羅斯。從這一角度來看,經濟分析在裏昂的投資理念中佔據著重要地位。

  不過,假如只談“經濟學”,那只算理解了裏昂投資理念的一半甚至一小半內容。因為,在裏昂的投資世界裏,位于核心位置的並非“經濟因素”,而是“心理因素”。正是這一點,決定了裏昂投資理念的獨特性和原創性,而並非簡單地繼承和復制他父親的思想。

  裏昂相信,任何事情的發生都起源于人們的各種決策,而在這背後,起著驅動作用的就是投資者個人的心理。所以,忽視投資市場的心理因素,就像忽略“房間裏的大象”一樣可笑。裏昂堅信,“如果不去探究背後驅使人們付諸行動的心理,即便是大泡沫也不值得去探討”。在裏昂看來,正是投資者個體的心理因素匯聚到一起,才形成了股價的上漲或下跌,甚至催生了股價的持續瘋漲,以及隨後而來的“泡沫破滅”和金融海嘯。

  《股價為什麼會上漲》的第11章,小標題是“股票為什麼會下跌”。從字面上看,這一章的內容似乎與全書主題相悖,但其實股票無論上漲還是下跌,其背後都是市場參與者的心態波動在作祟。因此,這實際上是濃縮了裏昂投資理念中最核心一環的章節。

  就在這一章節裏,裏昂大量分析了人們的投資行為背後體現出的投資心理:為何典型的投資者不賣虧損的股票?為何投資者常常會低估所持有的投資組合的下行風險?這些市場上司空見慣的投資行為,背後都有著深刻的心理邏輯。比如,之所以投資者不願意賣出虧損的股票,是因為出售虧損股票意味著承認自己的錯誤,同時人們對虧損的厭惡也使得人們扭曲了對事物發生概率的認知。在這樣的心態下,自然也就會低估自己的持倉風險。

  事實上,這樣的心理不僅影響了普通的投資者,同時也在困擾基金經理等專業投資者。這就難怪我們在市場上會常常看到“助漲殺跌”的現象,反倒是所謂理性投資的行為變得極為罕見。投資市場也就此將“羊群效應”演繹得淋漓盡致。

  或許,用一個古老的命題來闡釋裏昂的“投資心理學”再恰當不過:“繁榮滋生松懈,松懈滋生不可信的數據,最終這些不可信的數據又引發時代的衰敗”。通俗地講,當經濟繁榮、股價高昂時,監管和會計部門在心理上就容易放松警惕,總是以為人們的債務很容易償還,財富也會一直增長而會彌補過去的欠缺。在這種全社會心態都放松的背景下,企業就會偷工減料,盡力鑽制度的漏洞去套取利潤,並形成虛假繁榮的景象。但當其中某個環節(常常是一家或一類企業:1998年是長期資本管理公司,2000年是互聯網企業,2008年則是雷曼兄弟)出了麻煩時,所有這一切就像多米諾骨牌那樣被推倒,局面立刻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音樂總有停止的時候,非理性繁榮也終有退潮的那一刻。

  “心理因素”和“經濟因素”共同構成了裏昂的“投資世界”。這兩個因素互相作用,也使得投資市場無法成為 “絕對有效的市場”,而只能是 “相對有效市場”。因此,處在這個市場裏的人,必須學會在公開資訊裏判斷出其他投資者的心理,推測他們手中的籌碼和底牌,並判斷出他們下一步的行動以及市場未來的方向。正因此,在裏昂看來,投資更像是一門藝術而非精密科學,並且“沒有哪一套理論能夠完美地闡明市場,未來也從來都不是過去的簡單重復”。

  在《股價為什麼會上漲》裏,裏昂將投資的要義簡明地歸納為兩個方面,但我們也會察覺,還有其他因子和觀念在影響著他的決策。我們可以看到,他對歷史和藝術也有極濃厚的興趣,在政治和社會領域也有獨特的想法。在這一點上,裏昂的理念和查理·芒格似乎又有著某種共通之處。查理·芒格將投資的訣竅歸結為“lollapalooza”效應——當一個人掌握思維模型的數量到一定程度時,就能産生一種思維上的奇觀,屆時無論在投資還是其他事業,他都能取得驚人的成果。

  當然,最重要的是,無論是裏昂還是芒格,他們都在教導我們,投資就是一個漫長的資訊積累和分析過程,從來沒有什麼“懸崖深處的秘籍”能讓我們一夜暴富。正如芒格所説:“我們賺錢,靠的是記住淺顯的,而不是掌握深奧的。我們從來不試圖成為非常聰明的人,而是持續地試圖別變成蠢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清明將至 福州殯儀館舉行開放日活動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南京郊外農田“笑臉”綻放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江蘇常州淹城重現上巳節古風 漢服美女“曲水流觴”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湖北75歲老太練習瑜伽14年 創老年瑜伽班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72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