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部分地區“天價煙”悄然重現,反“四風”警鐘須長鳴!

2017年03月23日 20:48:02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3月23日電  題:部分地區“天價煙”悄然重現,反“四風”警鐘須長鳴!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葉建平、胡旭、朱翃

  “天價煙”因代表奢侈、炫耀性消費,並往往與腐敗相聯繫,一直備受社會關注。近日,“新華視點”記者在多個煙草産銷大省採訪時發現,“反四風”及國家煙草專賣局出臺的香煙“限價令”,讓“天價煙”現象整體得到遏制。

  不過,在部分地區,超限價銷售高檔香煙的現象悄然重現。一些“天價煙”雖然在公開市場銷聲匿跡,但在地下渠道卻依然活躍。此外,“白皮煙”“測試煙”等一些不在市面上公開出售的高檔“特種煙”,成為個別黨員幹部消費的新寵。

  公開市場遁形,地下渠道可購

  今年2月中旬,有媒體曝光北京街頭一些煙酒專賣店公然出售超過限價的香煙,有的香煙甚至賣到一條近4000元。隨後,國家煙草專賣局再次發文,要求鞏固“天價煙”專項治理成果,防止“天價煙”問題反彈。各地隨即對市場開展全面檢查。

  記者近日在多地走訪發現,無論大型煙酒專賣店還是小的雜貨店,如今都難以看到銷售每條超過1000元的香煙。問到“天價煙”,商家紛紛表示沒貨,有的甚至稱“連聽都沒聽過”。湖北省一名煙草銷售人員聲稱:“媒體關于‘天價煙’的報道給行業震動很大,大多數廠家都停止銷售這類煙了。”

  然而,通過一些特殊渠道,記者還是找到了“天價煙”。在中部某省,記者聯繫一名煙草行業工作人員,以“送禮”為由,稱希望購買一條與眾不同的好煙。對方爽快地答應:“普通1000多元一條的沒有現貨,不過四五千元的倒是能搞到,你要不要買一條?”

  上海一位回收高檔煙的“黃牛”説:“逢年過節,一些店裏高檔煙就會缺貨。一條高檔煙櫃檯公開只能賣1000元,但私下交易能賣1300元至1500元,所以店裏肯定説沒貨,大多是私下出貨。我們有時收到一些緊俏的高檔煙,回收價都一條接近1000元。我們加價賣給一些店鋪,他們有渠道賣掉。”

  記者調查發現,網上關于“天價煙”的資訊很多。在某煙民交流網站上,參考售價在每條1000元以上的超過10款。記者3月初在網上看到,一家在圈內有影響的自媒體發布的《2017年度超高價茶煙酒品牌發展趨勢報告》,也列出了10款“超高價煙”,上榜品標注的市場流通價每條6000元至10000元不等。

  “無價勝有價”的“特種煙”成個別幹部地位、身份“新標識”

  記者發現,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以及國家對公款消費高檔煙酒的禁令,黨員幹部在公開場合抽高檔香煙越來越少。但一些“白皮煙”“測試煙”等非流通渠道的高檔香煙,成為個別黨員幹部消費的新寵。

  這類“特種煙”的外包裝印刷圖案精美,開啟方式別出心裁,讓人一看就覺得“霸氣外露”,煙盒的側面印著“非賣品”“市場測試”等字樣。

  一名地方幹部在自己的辦公室裏握一包香煙對記者説:“這是從一位朋友那裏拿的,雖然沒有上市,但實際價格2000多元一條。”

  記者採訪發現,這些所謂“非賣品”,實際上是煙草企業處于開發階段、供專家品吸的試驗品。為了體現與市場上正常銷售的卷煙不同,廠商在産品包裝上印刷了特殊標簽。這類卷煙實際上是沒有市場銷售價格的。然而,正是“非賣品”這三個字,因為表明瞭産品的稀缺性而備受青睞。

  煙草行業一名工作人員坦承,由于國家法律有明文規定,煙草的新産品不能打廣告,也不能宣傳報道,于是大多數企業選擇對一些高端新品開展市場測試。而這些“測試煙”流入市場後往往被人為“炒作”,成為特殊地位、身份的象徵。

  莫讓“天價煙”“熏”壞好環境

  “天價煙”一詞最著名的源于周久耕事件。這位南京市江寧區房産局原局長,因一張照片中的高檔香煙被“人肉搜索”,後來查出貪腐問題。

  針對當前部分地區“天價煙”回潮現象,多位專家表示,在加強卷煙市場監管的同時,更要加強對幹部作風的監管,避免“天價煙”“熏”壞這幾年好不容易營造出的良好政治環境。

  中國消費經濟學會會長楊繼瑞説,整治“天價煙”現象,抓住了關鍵細節和問題。要持續良好態勢,必須對這個問題嚴抓不怠、常抓不懈。

  上海市委黨校教授胡偉認為,“天價煙”悄然重現,特別是一些幹部對非流通環節高檔“特種煙”的追捧,折射出部分官員仍存“特權心理”,也警示“反四風”鬥爭的艱巨性。

  上海政法大學教授湯嘯天説,有關部門要加強日常市場監督和管理,嚴查煙草生産流通的各個環節,嚴肅查處違規商家,真正解決好“天價煙”問題。

整合閱讀

熱點推薦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83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