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起底日本研修生制度
2017-03-04 13:58:0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名為“幫助他國”,實為盤剝“外勞”

起底日本研修生制度

  ▲研修生簡易房內狹窄的樓梯。本報記者藍建中攝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日本媒體揭露出中國在日研修生存在的各種問題,中國駐日大使館領事部也專門就如何保護研修生權益發聲。記者2月26日趕赴廣島,實地調查了當地研修生的生活,低廉的薪水、高昂的房租、惡劣的居住條件、時常挨罵、孤獨寂寞,研修生的生存狀態令人觸目驚心。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制度?日本推出這種制度背後的目的是什麼,為何屢被輿論甚至國際社會揭露批評仍“一如既往”?中國在日研修生權益到底該如何維護?

  扭曲的技能實習生制度

  研修生從事的勞動也多是日本人不願幹的低薪的“3K工作”(危險kiken,臟kitanai,累kitsui)

  據日本法務省統計,2016年共有8.5萬名中國研修生在日本工作。研修生能夠進入日本工作,正是由于日本實施的“技能實習制度”,即發展中國家的人才可以在最長3年時間內在日本邊勞動邊學習技術的制度。

  日本1981年建立“研修生”的在留資格,不能排除當時確實有為發展中國家培訓人才的用意。但是,隨著日本社會逐漸老齡化而導致勞動力缺乏,而日本又沒有開放勞動力市場,研修生制度成了變相引進勞動力的方式。1993年日本推出“技能實習生”的在留資格,但是從事的勞動也多是日本人不願幹的低薪的“3K工作”(危險kiken,臟kitanai,累kitsui),這與培訓技術的目標日漸背離。

  可以説,外國人研修生制度的最大問題,還是日本政府制定了技能實習生制度導致的,這一制度本身就是一個剝削外國人廉價勞動力的制度。明明是引進國外的勞動力,卻偏偏要弄一個“研修生”和“技能實習生”的名義,使得雇傭外國研修生的日本企業和雇主,可以逃避勞動法所規定的企業雇傭義務,比如工傷保險、雇傭保險、男女同工同酬等。

  聯合國人權組織曾多次對日本政府提出批評,日本媒體也多次曝光研修生受虐待的情形,甚至有勞工團體指責日本政府是變相推行一種奴隸勞動制度,但是這一問題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解決。

  今非昔比,勿對日本過度憧憬

  中國人是非常能忍耐的,但很多研修生因工作中的各種原因還是忍受不了

  研修生制度推出初期,由于當時中日經濟差距巨大,甚至要找關係才能到日本做研修生。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一些中國城市居民都樂于到日本做研修生,月薪8萬日元都搶著去。而隨著中國國內經濟的發展,到日本做研修生就變得不再那麼實惠了。

  如今,被招集人員絕大多數來自中國經濟發展相對比較落後的地區,這些研修生屬于低學歷、低收入、無特長的三弱群體。對于他們來説,能出國顯得很有吸引力,而再被忽悠能夠每月掙到比國內多兩三倍的錢,就更抵制不住誘惑了。而這種認識上的誤區很大一部分來自資訊不對稱,需要研修生的企業都是經營困難的企業,想從這種公司掙大錢一開始就錯了。

  但真實情況只有到日本後才知道,對很多人來説悔之晚矣。如果回國等于不遵守合同,國內的押金、保證金(大都是借的湊的錢)一分不退,本來就沒錢才出來的,所以大多不敢回去,況且也沒辦法和家裏人交代,只能咬牙堅持,堅持不了的也就逃跑了,找個地方打黑工去了,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失蹤”的人員。

  本來,中國人是非常能忍耐的,但現實情況是,很多研修生因工作中的各種原因忍受不了了,所以才有這麼多人逃跑(日本法務省的數據顯示,2015年研修生失蹤5803人,其中3116人是中國人),這正好説明瞭問題的嚴重性,如果能夠湊合還用冒著被遣返的風險逃跑嗎?

  研修生工作中很多條款是規范勞務人員的,是單方面的要求,這根本無法做到平等,好多都是侵犯人權的行為。比如:統一收存護照、不得私自外出、不得使用手機、沒收手機、斷掉網線、安裝攝像頭(包括女生宿舍裏)、工作中上廁所規定時間和次數、不按時發放工資,貪扣加班費,過年過節沒人問候,孤獨地在宿舍一呆幾天等等。

  三重甚至四重壓榨

  研修生要交中介費和保證金、押金,日本工廠還要付兩頭的管理費和中介費,而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還是研修生“買單”

  日本接收研修生的“某某組合”或者“某某協會”以及中國的中介其實知道這些情況,但是無人關注,也無人解決問題。研修生幾乎都不會日語,所以大家也難以集體或單獨行動。

  研修生一直受著三重甚至四重壓榨。首先,到日本工作,需要給國內中介中介費和保證金、押金等。這些錢往往是借來的。而到了日本之後,工廠還要按月給中介管理費。日方的“組合”相當于日本接收研修生的窗口,負責將研修生分配到各個工廠,工廠每月還要按人頭給“組合”同樣的管理費。“組合”收了管理費,再有研修生找他們反映問題,他們根本不管。

  據熟悉研修生情況的在日華人魯蓬人介紹,一般情況下,企業每月要給中介和組合各3萬至5萬日元/人,即使收入不好,也要給2萬至3萬日元。工廠繳納了管理費後,就盡量克扣研修生的待遇。魯蓬人介紹,目前,如果某人給中國國內的中介介紹日本某地有引進研修生的需求,研修生到日本後,就能按人頭獲得每月5000至1萬日元的好處費。

  羊毛出在羊身上,工廠交了所謂的管理費和好處費,自然要從研修生身上找回來,最終就是研修生待遇大幅降低。層層扒皮越多,研修生受的壓榨也就越多。本來,如果沒有中間利益鏈條,沒有中介費和管理費,研修生的待遇能翻番。

  對我們弊多利少

  日本這個制度設計得很巧妙,好處都是自己的,負擔都推給了外國人和外國政府

  熟悉研修生狀況的在日華人姜先生指出,即使中國勞動力過剩,日本這種嚴重侵犯研修生權益的制度對中國也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例如,按日本的法律這些人肯定繳納了厚生年金(養老金)的費用,但三年就被日本趕走了,實際上享受不了將來的年金待遇,基本算是白交了。一些研修生並不知道如何取回繳納的厚生年金,而且即使要求退回,有時也要給行政書士提供高昂的手續費。

  這些人在國外留下的空白,將來只有其母國來承擔。日本三五年趕走一些人,同時又會補充新人,也可以這麼算賬,就是每年有大批外國勞工在白白地為日本嚴重赤字的年金做貢獻。這是赤裸裸的國家盤剝,是對人權赤裸裸的侵害。所以,日本這個制度設計得很巧妙,好處都是自己的,負擔都推給了外國人和外國政府。

  姜先生認為,應該把所謂的研修生制度定性為侵犯人權,同時現實中到處存在日本勞動法所不能容忍的行為,包括中國研修生在內的外國研修生在日本受到的壓榨太厲害了。而這些研修生在日期間並沒有給中國創造一分錢的稅收,只是肥了那些黑中介。

  姜先生説,中國現在勞動力嚴重不足,卻有大量的年輕壯勞力到日本做苦工,簡直不可思議。這還只是經濟賬和社會賬。如果算上侵犯人權帶來的政治及心理傷害,那就更得不償失了。那些逾期不歸的、傷殘的、欠一屁股債的、坐牢的、既沒學到技能又沒學會語言的大齡歸國者等,都要研修生流入國政府來善後。這個賬怎麼算都是虧。

  日本社會歧視研修生

  日本農林牧漁等離不開研修生的支撐,但日本社會對研修生卻非常歧視

  日本厚生勞動省1月2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0月底,在日本的外國人研修生超過21萬人,同比增長25%。如今,日本農林牧漁等離不開研修生的支撐,一些工廠如果全部用日本人工作,早就倒閉了。但是日本社會對研修生卻是非常歧視的,甚至視其為罪犯的淵藪,觀感基本是負面的。有日本律師指出,日本政府有把國內選民的不滿轉嫁到外國研修生身上的嫌疑。

  而出來做研修生本來是想賺點錢,有人覺得反正賺不到錢,不如冒險一搏,就逃出去打黑工,抓住被遣返也認了。不可否認,其中一些人走上犯罪道路,日本媒體為此會大肆炒作。進一步影響了研修生在日本的觀感。

  日前成立的極右的“日本第一黨”,已喊出廢除技能實習生制度的口號。在極右分子眼中,技能實習生制度儼然是令日本吃虧的制度。

  姜先生認為,如果完全按照日本的勞動法來做,目前的所謂研修生制度根本不可能存在,其之所以能延續到今日,完全是在嚴重侵犯人權的基礎上取得的。

  不可否認,不少人在認識上存在誤區,即認為研修生就該低日本人一等,待遇不如日本人是應該的,所以從一開始就失去了維權意識。而這種認識上的誤區,在研修生及中方派出單位都普遍存在。如果了解日本的勞動法,平時注意學習,具備基本的人權常識,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受到了侵權,就不會吃這些虧。(本報記者藍建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相關新聞
  • 中國在日研修生境況:來之前以為是天堂,來之後發現是牢房
    有人非常節約,有一名研修生每月只花5000日元(約300元人民幣)吃飯,為此多次昏厥,臉和手都是紫色的,把大家嚇壞了,但是醒來後依然堅持上班。
    2017-03-01 07:32:04
  • 在日研修生為何淪為廉價勞動力
    近日,日本東京電視臺制作的一期披露中國研修生(即“外國人技能實習生”)在日本遭受惡劣勞動環境、高強度工作、不公正對待及待遇低于最低社會工資的節目,大量研修生因工傷乃至不堪沉重勞動而紛紛逃跑。
    2017-02-22 08:41:44
新聞評論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摩蘇爾西城一重要據點
    伊拉克政府軍收復摩蘇爾西城一重要據點
    “2017致敬經典”車展
    “2017致敬經典”車展
    法國足球名宿科帕離世
    法國足球名宿科帕離世
    雪茄工廠
    雪茄工廠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056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