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産後抑鬱症引多起悲劇 “為母則剛” 憑什麼?
2017-02-28 18:20:03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本月中旬,一名女子懷抱嬰兒墜落,兩人不幸身亡。據媒體報道,跳樓女子正是嬰兒的母親。

  無獨有偶,四天後,又有媒體曝出有“新晉媽媽”服毒自殺,所幸搶救及時。兩起事件均直指同一問題——産後抑鬱症。

  事實上,自2015年起,由于産後抑鬱症發生的悲劇,就時常出現在公眾視野中,但仍未得到公眾的足夠關注。為數不少患上産後抑鬱症的新晉媽媽,只靠“硬撐”度過病程。

  案例

  “心情無比低落,家人卻認為我矯情”

  “回想那一切,又真實又虛幻,至今都會覺得,那是我嗎?”兩年前,孫敏(化名)的孩子呱呱落地。然而孩子給孫敏一家人帶來的不僅是歡樂,還有突如其來的苦澀,“説是陰雲籠罩比較合適,黑壓壓的氣氛,在家裏持續了一年多。”

  也許是孩子帶來的喜悅太過濃烈,也許是疲憊的身體尚未復蘇,剛生完孩子的那幾天,孫敏還未察覺自己的情緒有了什麼樣的變化。直到抱著自己的孩子回到家中,她突然覺得,“許多事情都變了。”

  首當其衝的是焦慮不安,雖然母親就在身邊,家中還請了月嫂。孫敏還是止不住地擔心,睡覺怕壓到孩子,醒著又擔心月嫂不盡職:“感覺沒有一分鐘能合眼,就算睡著,也會突然驚醒。”

  “活了28歲,我從來沒體驗過,這麼多負面情緒一股腦都出來了。”24小時連軸轉的育兒生活,讓孫敏的精力迅速耗竭,也讓她的情緒在失落與激動之間來回反覆,常常前一秒還在為一點小事生氣,後一秒就開始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坐在家中,孫敏頭腦中出現的畫面,卻不是孩子帶來的甜蜜生活,而是帶娃的辛苦,給工作帶來的影響,乃至于未來的生活:“剛帶孩子一個月都那麼難,今後還有幾十年,覺得日子很難過下去。”

  更讓孫敏意志消沉的,是家人的不理解。“剛説幾句,他們就説我想太多。”尤其是孫敏出了“月子”後,還每天掙扎于負面情緒中:“我心情無比低落,覺得幹一點活都累,家人卻認為我是矯情。”

  孫敏心情最糟的時候,發生在産假即將結束時,想到要拖著疲憊的身體上班,回家後又要面對喂奶、抱娃、哄睡的迴圈,孫敏第一次想到了“死”,她不止一次抱著孩子站在家中的陽臺上,“就想著能不能這麼解脫了,好在理智還是把我拽了回來。”

  “比較幸運的是,家裏人看我這麼長時間還緩不過來,終于開始關注起來。我自己也有改變的想法,所以去看了醫生。”生娃後第六個月,孫敏生平第一次走進心理咨詢室,聽到的則是一個並不陌生的詞匯——産後抑鬱症。“早就聽説過,但從來沒有往自己身上想。”

  實際上,産後抑鬱症的發生並不鮮見。據中國精神科醫師協會統計,出現諸如情緒低落、悲觀絕望、煩躁不安等産後抑鬱症狀的産婦,比例高達50%至70%,其中發展到産後抑鬱症的産婦約有10%至15%,這一比例遠高于正常人群的抑鬱症患病比,且仍有逐年上升的趨勢。

  探究

  “産婦自我覺察較低,家人需注意細節”

  經過數次心理咨詢後,孫敏的狀態明顯好了很多。雖然時不時仍會陷入低迷,但了解問題根源的她,“覺得心態輕松了”。情緒激動發生爭吵時,家人也會選擇忍讓和安慰,這讓孫敏頗為感動:“咨詢師也説過,問題不會一天就解決,但至少我們走對了路。這樣又過了半年多,我覺得真的走出來了。”

  然而在現實中,如孫敏般選擇正規途徑求助的産後抑鬱症患者少之又少。更多産後抑鬱症患者選擇在家“硬扛”,乃至于沒有意識到問題所在。

  “我們往往忽視媽媽的需求,來咨詢的也常是産婦不正常的狀態已經影響到孩子,家裏才重視。”好安心媽媽心理學院創始人、資深心理咨詢師沈薈馨介紹,産後抑鬱症的産生原因多種多樣,産婦內分泌環境迅速變化,社會角色轉變,均會對産婦的心理産生影響。

  醫學統計顯示,産後抑鬱常出現在産後6周內,隨著産婦體內激素水準的逐漸恢復,抑鬱症狀有可能自行消失,但仍有部分産婦深陷其中:“如果得不到正確的引導,就有可能發生惡性事故,也會影響孩子的成長。”

  “産婦自我覺察較低,家人需要注意細節。例如産婦出現一些平時沒有的情緒狀態,情緒煩躁或是低落,覺得自己很糟糕等,都應及時幹預。”資深心理咨詢師沈薈馨介紹,産後抑鬱症的治療多採用心理咨詢的方式。而家人的理解與支援尤為重要。産婦向身邊人傾訴自己的情緒狀態、適當的運動,也能緩解産後抑鬱症狀。如症狀嚴重,産婦也可以考慮服用抗抑鬱藥物。

  沈薈馨坦言,中國特殊的社會文化環境,也讓産後抑鬱症有了肥沃的“土壤”,例如孩子的性別偏好、照顧孩子的責任分配與婆媳關係等,都會對産婦造成更大的壓力:“我們總説做媽媽要堅強,‘為母則剛’,但産婦並不是超人。産婦已經出現了情緒問題,我們還在説‘你得為了孩子’,忽略了産婦是人不是機器,會生病,也會脆弱。”

  與此同時,隨著生育政策的改變,近兩年來高齡産婦明顯增多,也成為産婦心理問題的“推手”。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産醫院圍産醫學部副主任劉曉巍介紹,據該院統計,2016年院內分娩産婦約為14300人,其中35歲以上便超過3300人:“隨著年齡的增大,産婦的身體,家庭的期待,都會帶來更大的壓力。因此産婦心理問題的産生也明顯地增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焦慮和抑鬱。”

  在劉曉巍眼中,産婦的心理問題並非沒有預兆,只是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有的孕婦每次門診都舉著個小本,把要問的一條條寫上,生怕漏掉一條,這就是過度焦慮。”

  破解

  建議從孕後20周就開始心理建設

  “産婦和家人需要正視孕産期間的心理問題,選擇正確的應對方式。”劉曉巍坦言,由于社會文化和家庭傳統等因素,産婦出現心理問題後,夫婦間常缺少直接交流,反而各自找父母、朋友傾訴,形成對立的局面,無助于問題的解決。

  劉曉巍介紹,針對孕産婦心理問題,目前北京婦産醫院已開展相關的公益講座及無償心理咨詢,但限于條件和資質問題,仍不能滿足逐漸增長的心理咨詢需求。2017年,北京婦産醫院將聯合專科醫院,開設孕産婦心理門診,為有困擾的來訪者提供幫助:“我們的社會也應該轉變觀念,不要有看心理科丟人的想法,心理疾病與其他疾病一樣,應及時就診。”

  “我們建議從孕後20周,就開始心理建設。”沈薈馨介紹,國內外研究證明,提前進行心理建設,能有效預防孕期、孕後心理問題的産生,例如進行“正念”訓練,提高自我覺察情緒的能力,能幫助産婦更加自如地應對負面情緒:“完全消除負面情緒是不可能的,但我們可以學會應對,提升我們的心理靈活性。如果沒有提前的重視和準備,發現問題再臨時抱佛腳,效果肯定會差很多。”

  “有一個問題我們常常忽視。雖然産後抑鬱症有生理因素,但産婦的心理問題,並非都是産後才出現的。只不過我們生活中一些細小的矛盾,女性平時得不到滿足的心理需求,在産後産婦最脆弱的時候都爆發出來。”沈薈馨表示,從某種意義上,産後抑鬱症等心理問題的大量産生,也是目前社會和家庭對已婚女性不夠重視的縮影。“母親”這一角色被賦予過多偉大的含義和責任,脆弱、辛苦的一面被淡化,這也導致諸多女性“求關注而不可得”:“她們內心裏本來以為這是自己該得到關愛的時刻,卻又扛上了媽媽的重擔,這種矛盾的現狀很尷尬,也需要反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新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百花爭艷校園春
    百花爭艷校園春
    校園景觀湖撈出1000公斤“野生大魚” 學校請師生免費品嘗
    校園景觀湖撈出1000公斤“野生大魚” 學校請師生免費品嘗
    裏約狂歡節花車失控 至少8人受傷
    裏約狂歡節花車失控 至少8人受傷
    河北衡水二中舉行高考百日誓師大會
    河北衡水二中舉行高考百日誓師大會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81120545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