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蒙冤23載後,陳滿回家這一年
2017-02-23 09:18:4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春節期間,陳滿陪母親王眾一在家附近的公園散步。受訪者提供

  “十八屆四中全會後,冤假錯案不斷平反,這是法治的進步。一些人説,我比呼格、聶樹斌幸運,能活著,能在有生之年走出監獄和家人團聚,他們的艱辛付出沒有白費。誠然,我還活著,但是,失去的東西是難以比較的,那23年的冤獄,對我、對家人都永遠無法用‘幸運’去形容。有些傷痛,只能任它在那裏,不去觸碰。”

  冬天的四川盆地陰霾而濕冷。然而,對于53歲的陳滿來説,這樣的天氣裏卻有一種難言的親切和溫暖。

  從無罪釋放回家已經過去一年,面前的他神情有些疲憊,聲音略顯低沉,比起剛回家時平靜了許多。

  半夜醒來,仍需回想身在何處

  “給我來碗面。”面對這樣的要求,星巴克咖啡裏的服務員有點詫異,不過很快説道:“我們有意面。”

  他並不知道,面前的中年男子曾經是一名意氣風發的文藝青年。

  80年代的陳滿喜歡讀尼採、弗洛伊德,每次到成都,都會帶回許多書。他還喜歡去外文書店買磁帶。《喜多郎》《施特勞斯鋼琴曲》《梁祝》……如今,這些磁帶還靜靜躺在家裏,似乎講述著,如果沒有1992年12月25日的那件殺人焚屍案,它們的主人將會有怎樣的人生。

  29年前,陳滿辭掉了體制內的“鐵飯碗”工作,與友人結伴到海南闖蕩,1992年已在海口擁有一家裝修公司。他心裏還裝著一位非常欣賞的姑娘,尚未向她表達愛慕之心。

  “他們都説意大利面好吃,我從來沒有吃過,試試吧。”陳滿説。

  在蒙冤入獄的23年裏,除了星巴克和意面,他還錯過了太多太多。

  那場兇案發生幾天後,陳滿就被鎖定為嫌疑人,並于1999年二審獲判死緩。

  “過去在監獄裏時,剛開始是做彩燈、節能燈,後來繡花、組裝手機充電器。我常常做著做著就問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裏?為什麼要做這個?”

  23年的冤獄裏,他心裏始終無法接受自己被蓋棺定論為殺人兇手。

  “常常夢見自己在外面,醒來的時候發現在監獄,那種失落和絕望時時刻刻都在,無論休息、出工,還是參加學習,它伴隨了我23年。”

  那些年裏,母親王眾一給陳滿寄出了300多封信,父親陳元成寫下了77封申訴信。“是他們給了我勇氣,在最絕望的時候支撐著自己不去認命,不消沉下去。”

  陳滿在獄中看過許多書,還學過英語。“人要為未來著想,也不知道哪天能出來,一定要有一技之長。”

  2016年2月1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陳滿故意殺人、放火再審案公開宣判,撤銷原審裁判,宣告陳滿無罪。

  當日,陳滿啟程回鄉。

  直到現在,他偶爾在夜裏醒來時,還需要幾秒鐘回神去想想究竟身在何處。

  “十八屆四中全會後,冤假錯案不斷平反,防止冤假錯案的法律制度不斷出臺,司法改革的推進也使很多錯誤得到了糾正,這是法治的進步。一些人説,我比呼格、聶樹斌幸運,能活著,能在有生之年走出監獄和家人團聚,他們的艱辛付出沒有白費。誠然,我還活著,但是,失去的東西是難以比較的,那23年的冤獄,對我、對家人都永遠無法用‘幸運’去形容。有些傷痛,只能任它在那裏,不去觸碰。”

  獲得國家賠償,追責尚無消息

  2016年3月14日,陳滿又去了一趟海南,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申請總額966萬多元。最終賠償的結果是275萬元。

  對此,他説他理解法院,只是有許多因素沒有考慮到,比較遺憾。

  “這些年,家裏所有的積蓄都用于申訴,現在負債累累。親朋好友包括律師雖然不計較,但將來萬一別人有困難的時候,我不能袖手旁觀。”

  問及追責,他表示目前尚未得到啟動的消息,希望盡快看到。

  “在申請國家賠償的時候就提出了追責。我一直想搞清楚,是什麼人出于什麼目的要讓我蒙冤入獄?現場有那麼多證據能夠證明案件與我無關。這已不是辦案水準或觀念的問題,而是道德品行問題。誰掩蓋了事實,誰就要承擔責任。”

  “無論哪個地方,都有好人與壞人,但我相信絕大多數是善良的。就我的案件來説,能得到這麼多人的關心、幫助、呼吁、支援,也恰恰説明瞭人性的美好。”

  “司法部門的職責是維護社會的正義,保護老百姓的安全,這也是積極正面的,只是有人喪失了起碼的道德底線。最終法律還我公道,讓我也看到了社會的進步。”

  父親走了,留下無盡的遺憾

  記者還記得,在2016年2月3日陳滿回家那一天,82歲的老父親陳元成凝視兒子的眼神。

  那一天,陳滿身上戴著一朵大紅花,跨過火盆,踏進了闊別25年的家門。位于綿竹市水電新村的家是“5·12”地震後重建的,父母已經蒼老了許多。他拉著父母的手,説話時數次哽咽。

  2016年8月27日晚,距陳滿回家僅半年,陳元成駕鶴西去。

  老人的身體其實一直不好,他生前曾説過,陳滿一天不平反,自己就“不敢死”。

  “他和母親付出的艱辛努力和承受的悲傷是旁人無法體會的,我出來之後最首要的事就是孝敬父母,讓他們安享晚年。我如今有創業的動力,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他們。可惜他就這麼匆匆走了,不能再盡孝是我最大的遺憾。”

  陳元成去世前曾住院3個月,一度覺得狀態不錯,準備出院,家人都以為他沒事了,他卻忽然病情加重,10多天後,安詳地走了。

  “照顧好母親和家人,記住關心、幫助過自己的人的恩情,要懂得感恩和回報。”這是他留給陳滿最後的囑托。

  “他在彌留之際對母親説‘人總會是有先有後,我走後你不要悲傷’,他一輩子都是在為別人著想……”

  按照陳元成生前遺願,後事一切從簡,沒有設靈堂,也沒有放哀樂,只通知了少部分親屬。

  面對新生活,要把自己當個青年用

  蘋果手機、微信……對于重新歸回社會的陳滿來説,這些都是工具,經過短暫的學習,很快能夠熟練操作。他想學的東西還很多——電腦還不會打拼音,還沒有考駕照。

  “要做的事情太多,更要盡量陪母親。未來的日子,要把自己當成一個青年來用。”

  前來給他説媒的人也很多,但陳滿的要求並不低,他希望能找一位沒有結過婚、能照顧家庭和母親的人。“是傳統還是固執?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沒有結過婚,希望對方和自己一樣。”

  他腦子裏的東西很多,常常告訴自己不要沉寂在悲傷的折磨中,保持輕松的心情。

  創業一直是他的夢想,如今還在考察項目當中。“資訊爆炸的時代更要學習了解新鮮的事物,不能稀裏糊涂,人云亦云。

  他也有壓力。“人們普遍會認為你在裏面那麼多年,對外面的了解太少,家人和朋友都很關心,也很擔憂。真誠的關心實際上也是一種壓力。我總想讓他們少操心,常常要解釋自己在接觸什麼人,以及每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新結交的朋友從不多問他的過去,陳滿説,自己想通過社交去學習。“他們懂得,我更多地關心未來的走向。”

  “每個成功的人付出得都比常人更多,我相信天道酬勤。”對于未來,陳滿有足夠的信心。

  “下一次見面,我要給你講一個故事,也許會得到那些曾讀過的書本的印證。現在它還沒有實現,實現了我一定會告訴你。”(記者吳光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相關新聞
  • 最高檢整治司法不規范“頑癥”
    滑鼠輕點,一份法律文書自動生成,千裏之外的某地檢察機關只需通過本院的彩色印表機,就能將這份蓋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大紅印章的法律文書直接列印出來。2011年10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正式成立案件管理辦公室,對高檢院機關案件流程、案件品質和案件統計資訊等進行集中管理。
    2015-05-10 15:13:00
  • 兩高出手打擊侵犯公民個人資訊犯罪:正制定司法解釋
    李睿懿介紹,這種現象引起中央和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已經並且正在採取各方面措施予以打擊治理。
    2016-12-21 01:25:46
  • 江蘇司法網拍成交額年增八成 網拍公司股份創全國紀錄
    江蘇高院與45家省級機關召開聯合信用懲戒聯席會議,推動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聯合懲戒,推進將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嵌入各領域辦公平臺。目前,“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已同步推送省公用信用信息中心、省住建廳、省工商局、人行南京分行徵信係統,嵌入誠信江蘇網、江蘇招標網。
    2016-11-30 00:51:10
新聞評論
    重慶一村莊現“樹堅強” 根部成空心後依然存活
    重慶一村莊現“樹堅強” 根部成空心後依然存活
    黃土高原降春雪 黑白分明如畫卷
    黃土高原降春雪 黑白分明如畫卷
    天文學家在40光年外發現酷似太陽係的行星係
    天文學家在40光年外發現酷似太陽係的行星係
    救治癌症女童——兒科醫生的愛和守護
    救治癌症女童——兒科醫生的愛和守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330129493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