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火拼"揚名"賭場發家 無為"黑老大"覆滅始末
2017-02-23 09:34:1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無為邢朝剛黑社會性質組織覆滅始末

  2016年12月29日,“黑老大”邢朝剛第4次站到法院被告人席上接受法律制裁,與他同堂的,還有66名幫他“打天下”的組織成員。

  這起安徽省最大的涉黑案件一審在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大法庭公開宣判,蕪湖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槍支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妨害公務罪等罪名,分別對邢朝剛、丁廣濤、范春生等67名被告人判處20年至拘役5個月不等的刑期和罰金。

  該案也是目前安徽省法院審理的涉案人數最多的涉黑案件,係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廳、安徽省人民檢察院挂牌督辦案件。

  團夥形成

  無為縣地處安徽省中南部,縣名取“思天下安于無事,無為而治”之意。但在這“無為”之地,説起“渣不子”,當地人聞之色變。

  “渣不子”原名邢朝剛,靠逞強鬥狠聞名。

  1999年6月,邢朝剛因犯尋釁滋事罪被判刑。出獄後,又因客運線路一事故意傷害他人被判刑。2011年10月,因為賭場利益與他人爭鬥,夜間駕車追逐對方車輛,致使對方車輛不慎墜河,車內二人死亡,邢朝剛因此“三進宮”。2012年5月出獄後,他又糾集朱克樹(另案處理)及被告人范春生、丁廣濤、李紅軍等十余人,在無為縣開設賭場獲取非法經濟利益,形成以邢朝剛為首的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雛形。

  此後,邢朝剛不斷吸納當地一些刑滿釋放和社會閒散人員加入賭場,並于2013年4月起陸續招募以被告人李喜、李玉剛為首的一批人員組成固定隊伍保護賭場,以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方式維護、擴展該組織所開設賭場的運轉。

  其間,真正奠定其“江湖地位”的,是一次街頭火拼。

  2013年7月28日,以邢朝剛為首的團夥和以當地人陳小二為首的另一團夥為爭當“老大”,攜帶砍刀、矛、槍支等武器,在無為縣繁華地段人民廣場街頭武力械鬥,致使雙方手下數人受傷。此次鬥毆後,邢朝剛組織在無為縣名聲大噪,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無為縣無城鎮的賭博夜場,邢朝剛為首的犯罪集團形成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

  內部控制

  該組織人數眾多,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幹成員基本固定:以邢朝剛為頭目,以朱克樹及被告人范春生、丁廣濤、李玉剛等人為骨幹,以邢斌、楊文、于成龍等人為一般成員的層級。邢朝剛是該組織的組織、領導者。其他被告人明知該組織以實施違法犯罪為主要活動且團夥具有較大規模,仍為了追求經濟利益、獲取黑道名聲或尋求組織保護而先後加入該組織,圍繞地下賭博行業,參與違法犯罪活動。

  在實施違法犯罪過程中,該組織出資購買對講機或制作刀、矛等工具,使用車輛運送人員及工具。組織分工較為明確,團夥成員分別從事內場管理、巡場、護場、雜務等事宜。據丁廣濤供述,每個小頭目都有自己的兵器庫。他自己就有10把矛、兩把砍刀,花費從賬裏走。

  邢朝剛對內設立“幫規”,要求團夥成員惟命是從,絕對不允許背叛。為了賭場能夠很好地經營下去,規定外場的人不允許進入內場,內場管賬的人互相監督,不允許他們吸毒,不在外面惹事,保持手機暢通。如果有不聽話的,就會受到武力懲罰。

  據組織成員交代,邢朝剛脾氣比較大,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火,曾經他的手下有人提出不想幹了,他就動手打人。旁邊人要上前勸,也被打了。但有時候邢朝剛也會拉攏人心,逢年過節會給成員發過節費,成員受傷了也會出醫藥費。

  壟斷賭場

  2012年6月到案發前,邢朝剛多次實施有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運用暴力、威嚇、“談判”等非法手段,在無為縣多個鄉鎮開設賭場或強行入股其他賭場,組織勢力逐步滲透至無為縣偏遠農村,擴張至馬鞍山市含山縣境內。對其控制范圍內的賭場,常以開“工資”、收“讚助費”、約定“架相”等方式變相勒索保護費。經查,該組織通過開設賭場累計抽頭漁利2500萬余元,直接收取保護費27萬余元。

  邢朝剛還用武力給其他賭場定了“規矩”:勒令無城鎮各賭場于淩晨零時停業,賭場老板帶領賭客至其夜場賭博。

  為達到控制無城鎮賭博夜場的目的,邢朝剛組織成員結夥持械衝砸其他賭場,不斷吸納當地一些刑滿釋放和社會閒散人員加入賭場,組成夜場巡場隊“護場”。

  據丁廣濤供述,他們開設夜場的時候,其他小賭場不能營業超過夜間12點,12點之後一搞就被衝場。他們不開設夜場的時候,有些賭場交“讚助費”可以延時,但賭場老板不聽話也要被衝掉。

  2014年下半年,錢某等人合夥開設賭場,每日淩晨後仍繼續開設。邢朝剛得知後決定教訓一下他們,攜帶砍刀等兇器前往錢某的賭場,封堵賭場大門,持兇器威脅、恐嚇參賭人員。

  “今天你們每個人都自己打自己三個嘴巴子才能離開。”邢朝剛喝令場內所有賭客自扇三個耳光後揚長而去,賭場被關停。

  據范春生供述稱,賭場老板、賭客都怕“渣不子”。“渣不子”到別的賭場一坐,賭場上賭錢的人全部自動散了,所以他讓人家場子歇,甚至都不要衝場子,只要自己去人家場子一坐就行了。圈子裏有句話是“渣不子叫搞賭的停,搞賭的就得停”。

  對于邢朝剛組織,當地群眾深受其害。2013年6月,邢朝剛持倣真槍打鳥,散彈飛濺到附近吃飯的周某臉部,周某朋友鐘某便質問邢朝剛。邢朝剛遂持倣真槍朝鐘某打了一梭子彈,致其身體多處受傷流血。鐘某等人指責其行為,邢朝剛隨即從車後備箱取出一桿長矛,持矛頭抵向鐘某頸部威脅。經路人勸拉,鐘某才脫身離開。

  2014年,邢朝剛在一家遊樂城玩遊戲時,因一直輸錢就認為機器有問題。由于服務員稱機器是正常的,邢朝剛就指揮手下打手帶著砍刀、棍棒等武器,來到遊樂城瘋狂打砸,並砍傷服務員多人。

  團夥覆滅

  2015年4月8日,專案組民警將邢朝剛抓獲,並在其住處收繳到大量違禁槍支。從立案到收網,專案組已經對該組織秘密調查了兩年多時間。

  專案組民警稱,該涉黑團夥組織性強,隱蔽性強,反偵查意識強,而且黑惡勢力侵害的對象往往都不敢報案,公安機關不易發現,所以在案件偵查過程中要注意適度經營,來搜集固定他們的違法證據。

  在打擊刑朝剛組織的同時,警方也抓獲了邢朝剛的一眾“對手”,涉及賭場有20多家,對無為縣地下其他黑惡勢力予以全面打擊。

  2016年11月9日,經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蕪湖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邢朝剛等67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槍支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妨害公務罪案件。

  據指控,自2012年6月至案發前,該組織及其組織成員共實施組織性犯罪53起,實施違法行為9起,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由于該案涉案人數多、涉及罪名多、涉案金額巨大,庭審共持續了5天。

  綜合案件性質、情節和各被告人的作用及地位,蕪湖縣法院依法對邢朝剛團夥的67名被告人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邢朝剛獲刑20年,並處沒收財産35萬元,並處罰金35.5萬元。其他66名被告人也分別獲刑拘役至11年3個月不等的刑罰。一審宣判後,少數被告人當庭表示上訴。(記者 范天嬌 實習生 何庭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重慶一村莊現“樹堅強” 根部成空心後依然存活
    重慶一村莊現“樹堅強” 根部成空心後依然存活
    黃土高原降春雪 黑白分明如畫卷
    黃土高原降春雪 黑白分明如畫卷
    天文學家在40光年外發現酷似太陽係的行星係
    天文學家在40光年外發現酷似太陽係的行星係
    救治癌症女童——兒科醫生的愛和守護
    救治癌症女童——兒科醫生的愛和守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513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