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中大同呂梁
首頁 要聞 政情 産經 醫衛 房産 教育 旅遊 體育 融媒體
晉中·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

減稅降費,真金白銀助“山西制造”挺腰桿

2019年07月24日 07:56:43 來源: 山西日報

  原標題:真金白銀助“山西制造”挺腰桿

  年初,個人所得稅專項扣除政策落地,我省“6稅2費”等地方稅種率先出臺優惠政策;4月1日,深化增值稅改革全面鋪開;5月1日,中國社保費率大幅下降……制造業是經濟發展的基礎、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經濟轉型升級、新舊動能轉化的關鍵和重點。從全國層面上講,深化增值稅改革,也以制造業為減稅重點。那麼,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實施後,我省制造業企業感受如何?在“山西制造”轉型升級路上,減稅降費又能發揮怎樣的作用?稅費負擔減下來的真金白銀,為企業發展注入了哪些新動能,又給行業發展帶來了什麼思考?近日,記者對此進行了進一步採訪。

  減負賬本,多數制造業企業受益

  統計數字顯示,我省深化增值稅改革減稅效果明顯,截至目前,全省制造業減稅達13.42億元,佔比23.15%。

  7月的汾河南畔綠樹成蔭、生機盎然。在介休市義安鎮安泰工業區的廠房內,各條生産線正在有條不紊地運轉著,工作人員在操作室緊張而有序地忙碌著,廠房外的綠蔭在藍天的映襯下格外清新……這幅畫面是記者在山西宏安焦化科技有限公司這家民營企業捕捉到的。

  宏安焦化成立于2004年,在經濟轉型發展浪潮中,公司成功實現産品升級,目前可年産優質冶金焦110萬噸,並對焦油、粗苯、硫銨、硫膏等焦化副産品進行回收。

  “我們企業目前看來經營狀況還算不錯,卻也時刻面臨著生死存亡的考驗。”説起近年來的企業發展之路,總經理楊錦龍説,“技術水平上不去,産品缺乏競爭力,産業鏈不延伸,轉型升級無從談起。環保設備不更新,可能面臨停産整頓,資金的問題不解決,談發展無異于紙上談兵。”

  “好在自2017年以來,國家陸續出臺了許多稅收優惠政策,大大減輕了企業負擔。這讓我深深感受到國家對民營企業發展的支持,堅定了我們不斷發展壯大的信心。”

  企業財務負責人霍衛勝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增值稅稅率由16%下調到13%,企業每年可少交增值稅約1418萬元;土地使用稅由每平方米6元調整為每平方米4.5元,每年可少交29.35萬元;個人所得稅專項費用扣除後,每年可少交約10萬元。綜合起來,企業全年將少交稅金1460.28萬元。

  同樣,山西惠豐特種汽車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金屬加工、焊接、汽車改裝和産品設計于一體的現代化企業。減稅降費後,同口徑下,公司增值稅減少55萬元,附加稅減少4萬元,養老金減少30萬元,省下的錢相當于給公司增加了經濟效益。

  制造業直接體現了一個國家的生産力水平,更是實體經濟的重要載體。從全局看,無論是防范金融風險、避免“脫實向虛”,還是創造財富、增加就業、改善民生,都離不開制造業的發展。

  前不久,為推動我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打造國內外有影響力的制造業基地,促進全省經濟高質量發展,省工信廳發布了《山西省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行動方案》,敲定了山西制造業高端化、智能化、服務化、品牌化、集群化的“大盤”。

  同樣,深化增值稅改革,將制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的政策,猶如一場酣暢淋漓的“及時雨”,讓我省制造業企業獲得了賬本上的紅利。在我省,無論是傳統的鋼鐵、焦化、建材等傳統制造業,還是新能源汽車産業、先進裝備制造業、現代醫藥産業等戰略性新興産業,均有所受益。統計數字顯示,我省深化增值稅改革減稅效果明顯,截至目前,全省制造業減稅達13.42億元,佔比23.15%。

  稅收加力,助力山西制造走向智造

  稅費負擔減輕之後,不僅可以降低企業生産經營成本,也可以讓企業有更多的資金投入技術升級和擴大再生産,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增強核心競爭力的同時化解産能過剩,助力山西制造走向智造。

  “這次增值稅改革,制造業受益頗豐,大大減輕了企業負擔,增加了企業效益,也增強了我們做大做強的信心。”在一次稅企座談會上,平定瑩玉陶瓷有限公司總經理高秋祥真誠地説。

  瑩玉陶瓷生産的高檔陶瓷有100多個品種,産品遠銷美國、日本、英國等國家,是我省規模較大的外向型陶瓷生産企業。自從被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後,該公司一直享受15%的企業所得稅低稅率優惠,特別是今年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至75%、增值稅稅率下調為13%等一波波的利好,該公司全年可節稅336萬元。談到企業發展,高秋祥説:“我們將進一步加大自主設計、創意開發力度,以普細瓷、高檔骨質瓷、工藝美術瓷、鋰質瓷砂鍋四大係列為主導,加快産品更新步伐,積極打造中國中高端日用品牌形象,提升中國陶瓷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位于晉中開發區的山西德元堂藥業有限公司是以生産心腦血管藥為主的高新技術企業。獲益于減免稅政策扶持,公司將節省的資金用于新藥品研發、擴大産能,生産規模逐年擴大,年度研發支出金額7548萬元,加計扣除金額4445萬元,可享受高新技術企業優惠1233萬元。

  “這是一項普惠性政策,所有行業都會受益,特別是制造業減稅成效明顯。此次增值稅改革措施除了降低稅率、擴大抵扣外,還有制度性期末留抵退稅。降低稅率是直接減少繳稅,增加抵扣項目也是在減少繳稅,期末留抵退稅是增加企業現金流,減少企業財務費用。”國家稅務總局減稅降費辦專職副主任王江霞表示。

  一家新能源汽車制造商透露,增值稅降1個百分點相當于給企業增加了8%左右的科技研發費用投入空間。

  再比如,取得不動産支付的進項稅抵扣改為一次性全額抵扣後,也可進一步減輕制造業負擔。山西建龍實業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燒結、煉鐵、煉鋼、軋鋼為一體的鋼鐵制造長流程企業,是運城市“龍騰虎躍”轉型發展計劃“龍榜”的企業。其中因稅率降低減少增值稅稅額2768.48萬元,因不動産一次性抵扣政策減少增值稅額2383.86萬元。

  國家稅務總局山西省稅務局副局長牛新文表示,大規模減稅降費是制造業企業賬本上的紅利,也是長遠的發展紅利。稅費負擔減輕之後,不僅可以降低企業生産經營成本,也可以讓企業有更多的資金投入技術升級和擴大再生産,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增強核心競爭力的同時化解産能過剩,助力山西制造走向智造。

  克服障礙,好政策要落實到位

  事實上,作為高度競爭行業,近幾年我省制造業企業成本高企而利潤率低下的情況普遍存在。在各項成本中,除了融資成本、用人成本、用地成本、物流成本等,稅負成本也是其中之一。

  幸運的是,減稅降費政策的出臺,制造行業總體産品價格有所下調,對市場産品需求産生正面效應,市場需求量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企業規模加大,提升了企業總體經營質量,對企業現金流産生正面影響,員工福利待遇也會隨之提升。

  稅費改革整體上是所有行業都獲益,但也倒逼一些落後産能換代升級。改革的過程,可能會不同程度地出現技術含量低且沒有競爭優勢的企業重新調整産業結構,甚至被淘汰。同時,政策在落實過程中,還會出現一些新的障礙和個性問題。比如山西振東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等股息紅利個稅因身份證號位問題,在目前的自然人個稅申報係統中無法進行申報;財務會計人員不熟悉新規,導致一些申報稅費有所偏差等。

  此次大規模減稅降費,就是著眼“放水養魚”、增強發展後勁並考慮財政可持續,是減輕企業負擔、激發市場活力的重大舉措,是完善稅制、優化收入分配格局的重要改革,是宏觀政策支持穩增長、保就業、調結構的重大抉擇。改革過程中出現新的問題是正常的,只要合理解決就好。中國注冊稅務師行業繼續教育特聘講師武曉紅表示,從政府和稅務機關來講,未來還應持續關注減稅政策實施的落地效果,特別要重點關注中小微企業的減稅效果,切實保障中小微企業的稅負在只減不增的基礎上力爭有明顯下降,讓中小微企業通過國家減稅政策真正有獲得感和持續性。同時,要加強監測和服務,及時收集問題,尋求解決方案,引導企業合理轉型升級,確保好政策要落實好。從企業自身發展而言,要把減稅降費之後增加的政策紅利切實用于研發等,提升企業競爭力,積極主動基于自身産業布局的需要,擴大生産和投資,適當的時候增加就業崗位,穩定和擴大就業。(記者 任志霞)

[編輯: 王俊玲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9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