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頻道 > > 正文

【湖北救援日記】握住你的手 傳遞心的溫度

2020年02月16日 11:46:37 來源: 新華網

  講述者: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肝病科主治醫師高帥

  地點:湖北武漢人民醫院東院區

  時間:2020年2月14日

  昨天是我第一個夜班,淩晨四點,套上防護服,穿過兩重緩衝區,再次進入了隔離病房。

  這個時間巡視病房,能夠了解患者夜間的整體情況,為交接班做好準備。慶幸的是,多數重症病人病情趨于好轉,內心甚是欣慰。

  她是一位80多歲的老人,蜷縮在床上,瘦弱的身體像一截枯樹枝。我站在床邊時,她正右側臥位,呆呆地望著我。一只沒有輸液的左手,緊緊地抓著床邊護欄。鄰床的患者告訴我,她是被從養老院送來的,剛來的幾天裏,整夜煩躁不安,最近晚上才能安睡一段時間。

  “老人家,您晚上睡得怎樣?有什麼不舒服嗎?”

  我簡單問了幾個問題,她神情淡漠,哼了兩聲,算是作了回復。走上前去,我摸了下老人的手背,冰涼,隔著手套也能清晰地感覺到。一下子,她松開床擋,緊緊地抓住我。

  隔離病房裏,不時響著幾下監護儀的滴鳴聲。防護面罩上的霧氣,幾乎迷住了我的眼睛。突然,我想到了我的奶奶。她也曾有過這樣冰涼的雙手,她也曾抓著我的手久久不願松開。在病痛折磨下,我也見過她同樣絕望的眼神。

  面前的老人,她在想什麼,曾有怎樣的人生,我不得而知。或許在她燦爛的青春裏,曾見識過一個個灑滿櫻花的春天。或許她有繞膝的兒孫,也會坐在南墻下的陽光裏,慈愛而又陶醉的,看著他們嬉鬧玩耍。

  此刻的她,會有怎樣的孤獨和淒涼,我能深深的體會到。我想,我的手,應該能帶給她一絲的安慰和溫暖吧。

  從醫後,見慣了太多的生離死別。有時候,真的恨自己能做的太少。

  現代醫學發展迅速,讓大眾對醫生充滿了無限的期待。甚至有人會産生一種錯覺,醫生是無所不能的。可是我想告訴你的是,現實很殘酷,醫生沒有天使的能力,在很多疾病面前,我們能做的真得很少。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或許,很多時候,我真的沒有特效的辦法去治愈你。或許,我能做的,只是握一下你的手,用幾句鼓勵的話語,讓你增添一些面對疾病甚至死亡的勇氣。

  醫療隊進駐之初,著力制定各項核心制度。其中,反復強調的一點,便是加強對患者的關懷和心理疏導。按照甲類傳染病進行隔離治療的患者,每天能見到的只是厚厚防護服下的醫護人員,很容易産生孤立無助、絕望的情緒。持續的應激狀態不僅會降低患者的免疫力,甚至擊碎他們戰勝疾病的勇氣。安撫患者的緊張情緒,緩解患者對疾病的恐懼,甚至採用適當的方式活躍病房緊張的氣氛,都是人文關懷的體現。

  “白衣天使”的稱號,讓我們無比自豪,也感受到沉甸甸的責任。我們熱愛這份利益眾生的事業,為了對得起這一襲白衣,實踐曾經的誓言,甘願披星戴月,舍棄自己的休息和家人的團聚。在需要我們的時刻,即使自己生命受到威脅,也必然義無反顧地衝上去。或許,在很多人眼裏,這是一群看淡生死的人,一群堅強的“超人”。可是,你並不知道的是,醫生也只是普通人,他們不是冷血的,也遠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堅強。

  記得從醫之初,每次看到生離死別的場面,都會忍不住淚流滿面。漸漸的,我學會了壓制自己的感情。醫生的職業,要求我們在最危急的時刻,保持冷靜的頭腦。我們不能失控,更不能被情緒左右,我們要處亂不驚,保證每一個決定都出于理智。因為每個決定,都可能決定一個患者的生死。我要學著堅強地,去面對一個個彌留之際絕望的眼神,去安慰一次次生死離別時的哭嚎。這個群體的堅強,也希望得到大家的體諒。這個堅強的群體,更需要多一些的關愛和安慰。這群人,體會到了生命中所有的至悲和至喜。只有他們自己了解,每天都在經歷著什麼。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夜深人靜時,心底的傷疤下,又多了幾道嶄新的傷口。

  嚴密的防護服包裹下,很容易體力透支。出病房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七點半多了,汗水濕透了防護服內的手術衣。人在經歷中成長,真得很慶幸能投身到這場偉大的“戰疫”行動中,它讓我深刻體會到這份職業的崇高感,也實踐了對職責的堅守。事實證明,災難從來沒有打垮過我們,它會讓我們更加堅強和團結。我相信,經過這場洗禮,這裏的每個人,都會擁有蕩滌過的靈魂。我們國家,也一定會在眾志成城中,變得更加強大。

[ 責任編輯:朱津明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5579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