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頻道 > > 正文

公共産品吃香社會資本搶灘 山東PPP蓬勃發展

2019年10月09日 09:29:24 來源: 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正在山東蓬勃發展。截至8月底,全省共有PPP項目1038個,概算總投資額1.14萬億元。

  近年來,山東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加快轉變政府職能,為PPP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如今,PPP改革已成為推動山東公共服務供給側改革的新抓手,不斷釋放強大的生命力和創造力,推動著經濟社會平穩健康高質量發展。

  山東濟南西南,大學城僅剩的一片“黃金空位”內,工程機械“吱嘎”作響,為這個名為“創新谷”的新區加緊趕工。

  “之前,這裏是預留區,市政基礎薄弱、生活配套缺失,更別提産業發展了。”濟南高新區創新谷街道辦事處鄉村規劃建設監督管理辦公室副主任時聖金説,如今,創新谷背靠濟南優質人才資源集中片區,順應山東新舊動能轉換趨勢,迎來了高質量發展的機遇。

  為此,高新區引入了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打造創新谷,建設高科技園區,其中,社會資本出資佔95%。

  像創新谷這樣的基礎設施投融資和公共服務供給項目,正是PPP大展身手的舞臺,也是對政府綜合執政能力的考驗。截至8月底,山東納入財政部PPP綜合信息平臺的項目有1038個,概算總投資額1.14萬億元,覆蓋市政工程、教育、養老等18個行業領域。財政部PPP中心的《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項目管理庫2019年一季度報》顯示,山東PPP管理庫項目總數、落地項目數、開工項目數位列全國第一。

  財政四兩撥千斤,社會資本帶來效率提升

  9個月!

  山東臨沂,雙嶺高架路的建設速度讓人們目瞪口呆,還榮獲了2018年度“魯班獎”。

  這是臨沂市首個PPP項目,社會資本方是臨沂民營企業天元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與政府方出資代表組成PPP項目公司,作為獨立法人,與金融、設計、施工等單位開展合作。2017年元旦當天,臨沂市民迎來了這條期盼已久的高架路。

  臨沂商貿物流發達,原先東西向的雙嶺路是橫穿整個西部商城的交通要道,兩側物流公司林立。但近年來,隨著商貿物流的迅猛發展、私家車保有量的增加,雙向十車道的雙嶺路已難負荷,群眾要求改造的呼聲日益強烈。

  事實證明,臨沂初試成功。市民劉女士對此深有體會:“以前不到10公裏的路程,最少要走半小時,還要跟大車擠道,現在走高架只需要五六分鐘,而且私家車與物流車輛分流,出行更安全了。”

  臨沂市財政局副局長徐慶軍説,社會資本參與市政基礎設施項目,有很強的靈活性,決策迅速,建設效率大大提高,只要甄選到優質的資本,品質也能有保證。“雙嶺高架路招標時,其實我們要求兩年建成通車,但天元9個月就完成了,而且質量過硬,出乎意料!”

  天元集團戰略投資部總經理殷正強説:“市政道路、公共交通、地下綜合管廊、污水和垃圾處理等基礎設施投資建設將成為建築市場新的發展方向。按照PPP項目採購額不超過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來測算,市場前景廣闊。”

  在臨沂,截至今年8月底,全市共有80個項目納入財政部PPP綜合信息平臺係統管理庫,總投資642.28億元,涉及市政道路、交通運輸、城鎮綜合開發、生態環保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

  PPP項目集中在區縣,民營資本參與度高

  “我國的PPP項目多是綜合性項目,覆蓋了經濟社會各種民生工程和細分行業。”山東省政府投融資(PPP)管理中心副主任王文勝説,“這對企業的社會責任和建設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山東,民營資本參與PPP的熱情很高,他們的管理、效率也讓地方政府刮目相看。”

  截至目前,山東以民營資本為主要社會資本方的項目有251個,佔落地項目的47.7%,總投資額1795億元。王文勝説,這個比例在全國名列前茅。

  山東禹城是德州下轄的縣級市。3年前,全市大部分農村學校辦學條件簡陋,改建、新建需求迫切,而當時禹城市財力緊張,PPP模式解了禹城的燃眉之急。政府出資3600萬元,引導撬動優質社會資本投資3.4億元,1年間實現了14所學校的教學樓、實驗樓、宿舍、餐廳及配套設施的建設及運營,當年讓3萬名學生享受到公共教學資源。

  在山東菏澤,曹縣利用807個行政村的閒置地塊,採用使用者付費的方式,實施了總規模10.91億元的光伏發電扶貧項目。在25年合作期內,縣、鄉、村三級不需承擔任何投資及運營費用。項目全部竣工後,前15年每年可向各村集體貢獻扶貧資金共7000萬元,後10年發電收入除用于基本運維外,全部歸村集體所有,能夠實現2萬貧困戶全部“摘帽”。

  “山東的PPP項目集中在市縣,尤其是區縣級,投資額小、更注重運營,像幼兒園、養老機構以及綠化養護、污水垃圾處理等有穩定的收益,所以民營資本積極性和參與度都比較高。”王文勝説,“政府雖然出資,但不參與經營,民營資本的專業優勢、創新優勢更容易發揮,這也是吸引民營資本的重要原因。PPP在民營資本的助力下,實現了‘小步快跑’。”

  制度保駕護航,轉變政府職能促共贏

  在産出績效相同的前提下,山東全省採用PPP模式能比政府傳統投資方式節省投入1338億元。“與傳統政府投融資項目相比,PPP不僅是融資方式的轉變,更是政府管理體制的創新。”徐慶軍説。

  政府和社會資本“聯姻”,如何將喜事好上加好?山東省財政廳副廳長李峰説,PPP涉及領域廣,通過建立健全制度規范、明晰雙方的權責利關係才能共贏。

  按照規定,PPP項目政府出資不能超過50%,且不參與經營,就是讓社會資本佔主導,在建設經營過程中有話語權。不但如此,PPP合同中涉及的政府支付義務必須納入同級財政預算。“這加強了對社會資本方投資權益的保護力度,讓我們深刻感受到PPP投資風險相對可控,進而增強了投資信心。”殷正強説。

  但是,政府不參與經營,並不意味著撒手不管。在王文勝看來,規范是PPP項目運作的靈魂,也是確保項目質量和效益的關鍵。

  在山東,省委、省政府進行頂層設計,並在財政部門設立了專門的管理機構,強化建章立制,按照規范嚴把入庫關、過程關、更新關、退庫關,依托山東PPP綜合信息係統進行動態管理,加快PPP改革向縱深推進,形成了一套完整而詳細的操作規范。

  2015—2018年,山東連續4年每年安排1億元PPP獎補資金,對工作基礎好、項目落地率高的市縣及示范項目、落地項目和存量債務轉化項目等加大獎補力度,對民營資本參與度高的再進行獎勵。

  山東省財政廳廳長劉興雲説,經過近5年的探索實踐,PPP改革已經成為推動山東公共服務供給側改革的新抓手,擴大有效投資的新渠道,推進民生改善和保障的新舉措,越來越釋放出強大的生命力和創造力。

[ 責任編輯:呂放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508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