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救援日記】四川廣元市第一人民醫院趙英明:待春暖花開疫情消散,我們笑臉再相見

2020-02-05 13:27

  作者:四川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隊員、廣元市第一人民醫院 趙英明

  時間:2020年2月2日

  地點: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

  余暉中的武漢天河機場。

  打開手機,計算時日,才知道自己來武漢已經5天了。從接到通知馳援武漢起就收到了很多朋友、親人們的關心和祝福,説實在的我的內心有一點惶恐,我覺得我只是做了一件醫務工作者本應做的事。1月28日早晨六點過,我隊集結完畢,下午1點鐘到達雙流國際機場與其他隊員會師,組成四川省第二批馳援武漢分隊。

  下午三點三十起飛,五點十分飛機即將落地時,我從空中俯瞰了這座城市,落日余暉灑在了天河機場,既不明亮刺眼,也不漆黑一片。當我還沉浸在天邊那一縷縷斜陽的時候,隊友打斷了我的思緒:“下飛機了,把你的包背好,檢查一下口罩戴好了沒有?”我緩過神來,看著大家嚴陣以待。我的神經立刻緊繃起來,想起了朋友們的囑托,家人的期盼,大步向前走著。

  進入酒店後,我們與駐地方醫院進行了對接,緊接著與四川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進行了對接,並進行了相關培訓。

  工作中的趙英明。

  第一次到疫區病房工作那天,我早上六點起床,洗漱完畢,準備好當天病房需要的防護用品和生活用品,進入醫院後需要穿防護服和戴防護用品。六點半來到酒店食堂,為避免反復穿脫防護服、隔離衣,出門前我穿了尿不濕。七點鐘酒店安排的公交車早已在門口等候。七點二十我們到達此次工作的目的地——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做好“嚴密”防護後我們進入了7樓陽性重症病房,我緊繃著神經與當班老師進行了交接,由于裏三層外三層,説話聲音小了根本聽不見,我們提高了自己的分貝,我分管的三名患者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重症患者……更換床單被套、擦洗身體、傾倒大小便、更換護理墊、翻身、口腔護理、更換氧氣筒,這些平時在普通病房做起來得心應手的事,卻在這“裏三層,外三層”的影響下顯得格外緩慢和笨拙。

  我們護理上是4個小時輪班制,但由于icu病人病情危重,我們每次都要認真仔細交接,生怕遺漏了治療和護理。中午12點40分終于交接完畢,我與搭班同事一起下樓準備卸下這些“笨重的家夥”。

  為預防交叉感染,我們回酒店都是單間隔離,有事情會用手機或者對講機聯係,醫院酒店兩點一線,人在一個密閉的環境下久了就會産生焦慮、壓抑的情緒,隊友們時不時在對講機裏吆喝兩聲,講講笑話,分散下注意力。

  工作中的趙英明。

  在武漢的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都會被周圍的人和事感動著:眼裏流露著滿是疲憊卻依然和我們並肩作戰的紅十字戰友,淩晨五點等候在醫院門口接送我們回酒店的公交師傅,戰友之間的相互鼓勵,各級黨委政府、醫院領導同事們的慰問和關心……讓我始終堅信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武漢不是一座孤城!

  武漢,答應我,待春暖花開,疫情消散,我們笑臉再相見,好嗎?

責任編輯:徐夢帆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34028